霍清辞捏了捏林蔓的手心,看着林珲说道:“你有什么证据说我媳妇是你的妹妹,就凭蔓蔓跟你家人,有些相似的长相?”

林珲被说得有些手足无措,“我知道我很冒昧,看到她第一眼我就觉得她很亲切。

她除了跟我奶奶年轻的时候有些相似|天才一秒记住 言情小说 s23us.c o m,眉眼跟我爸以及我们三兄弟都有些相似。

最重要的是她的脸型和唇型跟我妈有些相似,巴掌大的小脸,嘴唇有唇珠,鼻子纤巧挺立。”

霍家众人听得认真,林珲又说:“林薇薇被我爸妈精心呵护了十八年,就算我天天与她相处,我始终对她亲近不来。

就因为我跟她关系不好,小时候爸爸经常说我不懂事,连生病的妹妹都要跟她计较。

我妈明明知道事情真相,也跟着老爸一起批评我,我真是有苦难言啊。

很多次我很想告诉爸爸,告诉他,林薇薇不是你的女儿,你女儿被人偷换了…”

林珲一边说一边流着眼泪好不可怜,快二十四岁的人了,哭得好像个孩子似的。

大家看到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想安慰他又觉得不合适,毕竟受到伤害的不是他,是林蔓。

霍清辞早知道林蔓不是林国盛和周萍的孩子,他看了看林珲的相貌,几乎可以确定,林蔓就是林邵谦和叶云初的孩子。

自己的孩子都看不住,叶云初简直就是个废物。

孩子被偷了不去报案,为了不让自己的丈夫发现她的失职,她与其母亲竟然只想息事宁人掩盖真相,简直不配为人母。

还偷偷养大仇人的孩子不说,全家还当宝贝一样疼,疯子都没她疯。

霍清辞在心里疯狂吐槽,恨不得拿个锤子砸林蔓亲妈的脑袋看看里面有没有屎,不然她怎么会这么蠢。

林邵谦不知道事情真相还情有可原,知道真相还能疼那个病秧子,这个叶云初是脑子有屎是什么?

脑子不好使就算了,这那么有同情心帮别人养孩子,孤儿院那么多孤儿为何不多去领养几个?

这么多年,难道她就没想过自己亲生的孩子去处?

自己孩子丢了整整十八年,她都不去想办法找一找,不闻不问,还辞了工作在家照顾那个病秧子,叶云初的母爱真是感天动地啊!

如果当年叶云初态度强硬一点,求助医院,求助人民公安,她怎么可能找不到自己的孩子?

霍清辞讥讽一笑,“你这意思,我的媳妇像你爸又像你妈,所以你认定她就是你们林家的孩子?

那我问你,你妈在军区医院生孩子,是哪一年哪一月哪一天?”

“我知道我说什么,你们都不信。我妹妹是1948年5月1日中午十二点出生,十二点半从产房抱回来。

我妹妹出生的时候身上干干净净,眼睛一生下来就很大,而且左耳垂有一颗小米大小的红痣,而且右手掌心也有一颗痣。

当时我外婆说,我妹妹痣生得好,这是大富大贵的命。耳垂上有红痣大吉,主富贵,手心的痣也主富贵,女孩子右手心有痣机智聪明能力强。”

在场的众人,听着林珲絮絮叨叨,像个算命先生一样说自己妹妹哪有痣,是大富大贵的命。

萧雅笑着问林蔓,“蔓蔓,你右手心真的有痣吗?”

蔓蔓右手心有没有痣,霍清辞清楚得很,之前他百分之八十确定林蔓就是林珲的妹妹,现在几乎百分百确定了。

就算他知道也会当作不知道,蔓蔓不想认亲,那他就无条件地支持她。

林珲这个人他不是很熟,他们家什么情况他也不是很清楚,因为从小他跟爷爷奶奶生活得比较久。

林蔓死死攥着握拳,她不知道该不该给婆婆看一眼,随后她又释然了。

有什么好怕的呢,林珲知道就知道了,是他妹妹又怎样,难道还怕他看见把她认回去?

林蔓直接摊开右手手心,神色淡淡开口,“我右手手心的确有一颗痣,至于是不是你妹妹这个还真不好说。”

林珲一听林蔓手里真的有痣,上前就要来拉林蔓的手,霍清辞快速上前扯着林蔓后退一步。

“林珲同志,男女有别。”

“她是我妹妹,我只是看一眼她手心的那颗痣。”

林蔓直接把手掌怼在他脸上,“太远了看不清,现在你看清楚了吗?”

林珲看到林蔓手心那颗熟悉的小痣,又笑又哭 ,“原来你真的是我妹妹,妹妹,对不起,如果当初不跟着外婆去打饭,你就不会被人调换了。”

“妹妹,对不起,真的对不起!这几年我每年都会去那家医院打听,有没有1948年5月1日出生的女孩子们的消息。

如果当年我要是哭闹着说,那个红彤彤皱巴巴的林薇薇,她不是我妹妹,我亲妹妹被人偷走了。

把这件事闹大,最好闹到整座医院的人都知道,医院最后肯定会帮忙寻找,找不到也会去报案吧?说不定当年就把你找回来了。

自从我知道林薇薇不是我亲妹妹,我就一直跟她关系不怎样。为了避开她,我一结婚我就从家里搬出来了。

妹妹,我一直在等你回来,没把你找回来我一直很内疚。妹妹,对不起!我也不求你原谅,呜呜呜…你能不能叫我一声哥哥?”

“不能…”

林珲一直絮絮叨叨跟林蔓道歉,林蔓没有应他,就算知道林珲可能是她的亲哥,那又如何,她又没打算认他们。

虽然那个时候他也才五岁半,这件事的确也不怪他,难道他要去怪一个孩子没有主动留在病房守着她?

当年他站在门外偷听到外婆和他妈的聊天,估计他那会吓得不知所措吧,最后又被外婆和亲妈一威胁自然就不敢乱说话。

这事说来说去要怪就她亲妈,生了孩子也不安分,能下地走就跑到隔壁病房聊天,连孩子都不顾,这是人吗?

她自以为是遛开几分钟不碍事,往往是她疏忽的几分钟就害了自己女儿的一生。

她当初要是被人抱去卖了或者扔了,这一生就真的被她亲妈给葬送了。

林珲没想到林蔓会真的拒绝认他,也是,他们林家又没养妹妹一天,她凭什么认他们。

因为老妈的失职害得妹妹被人偷换,又因外婆瞎出主意,害得他们不能及时把妹妹找回来。

也是因为他的软弱无能,没有提前把这件事告诉爷爷奶奶和爸爸,才害得没能及时找回妹妹,他也有罪。

不管怎么样,现在终于找到妹妹了,这个真相也是时候公之于众了。

不管真相带来的后果,是不是会影响老妈和外婆的名声,不管真相会不会伤害到林薇薇,他都无所谓了。

十八年了,他被这个不能说的真相压得喘气不赢,林珲决定等会就回去把这件事告诉老爸,再告诉爷爷奶奶。

“妹妹,你这些年过得怎样?那个家庭的人对你还好吗?”

林蔓面无表情说道:“被人故意换回去,还能怎样?不过就是被人当保姆丫鬟使唤罢了。”

“什么?那人把你抱回去当小丫鬟使唤?”

“这有什么?也算是那人还有一点良知,没有把我淹死或者卖到山旮旯去,不然今天也不可能站你面前了。”

没有被卖已是万幸,她还能说什么?周萍当初偷换别人的孩子回家,肯定也想过把它扔了吧。

估计当时她又担心被人发现她偷了别人孩子,又怕被人问起自己孩子的去处,只能硬着头皮养着她。

养来孩子当小丫鬟使唤,等到了年纪,还能把她嫁出去换礼金,何乐而不为?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s23us.co 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2.s23us.co 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