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到村长同意,霍清欢简直乐疯了,挽起裤腿就要往鱼塘冲,鱼塘的水最多一两公分深。

很多妇女和小孩提着桶子,弯着腰在淤泥里捡飘在水面的小鱼小虾米,有两个孩子正在抢一条四指宽的鱼,把人直接推到淤泥里。

霍清辞皱了皱眉,“蔓蔓,我们还是别下去了。”

“哥,我要下去,反正衣服脏了可以洗。”

“那你去吧,你嫂子不去。”

林蔓看了看鱼塘那些泥人,犹豫了一下说道:“好,那我们站在这看一会好了,好久都没有看到这么热闹的场面了。”

虽然霍清辞的空间也有鱼塘,他们根本不缺鱼吃,像小鱼小虾米,想吃他们可以在鱼塘撒细网去捞就可以。

说白了,他们过来就是想凑下热闹感受一下抓鱼的气氛。

“蔓蔓,等去了海岛,我休息了就带你去赶海。池塘淤泥太多,脚容易馅下去。”

“好了,我不会下去了。”

林蔓把桶子递给霍清欢,叮嘱他,“你小心一点,淤泥里可能会有玻璃,千万要注意。”

有些人缺德冒泡,喜欢把打过药的农药瓶,或者家里的烂碗往池塘扔,一弄不好脚就被扎了。

“大嫂,我会注意的。”

霍清欢下了鱼塘也没急着跟他们去抢小鱼小虾,而是一捧一捧捡田螺,脚下要是踩到河蚌也扔进桶子。

林蔓感叹道,“这个池塘这么多田螺都没人捡,小叔子这种捡法,估计没一会就捡满一桶子了。”

“田螺的确有些多,村里的妇人和孩子光顾着捡鱼了。”

霍清欢对着岸边大声喊道:“啊~!大哥救救我,有蛇咬我脚趾头好痛啊…”

霍清辞一听弟弟被蛇咬了,脱了凉鞋就往池塘边冲。

“在哪?蛇在哪?”

“蛇的头咬着我的小脚趾。”

“你把腿抬起来。”

霍清欢扶住大哥的手臂,从淤泥里把腿抽出来,霍清辞看他带出来的东西哭笑不得。

“是黄鳝,我帮你把它掰下来。”

林蔓站在池塘边大声问道:“欢欢现在怎样了?”

“被黄鳝咬住脚趾头了,没事了。”

林蔓也没想到霍清欢这家伙竟然被黄鳝给咬了,这到底是幸运呢还是不幸呢?她只能说,好在不是蛇。

赵栋买完鱼,得知霍清欢被黄鳝给咬了,哈哈大笑,“你小子捡个田螺都被鳝鱼咬脚趾头,这运气也没谁了。”

“表叔,你就别取笑我了。”

“好,不笑你了,等会回去就把那条大黄鳝杀了,炖给你吃。”

霍礼见霍清欢一瘸一拐走回来,问他怎么了,霍清辞跟爷爷解释,“在池塘边上捡田螺,被黄鳝咬了脚趾头。”

“没伤着吧?”

“没有大碍,我帮他看过了。”

他用治愈异能给他治疗了一下,应该没什么大碍了。

霍礼让霍清欢把脚抬起来给他看一下,发现只是有些红肿,就让他不要乱跑。

“你的脚趾头伤了,游泳还是先不要学了。”

霍清欢真是无比的郁闷,就是被鳝鱼咬下脚趾头,咋就不让他学游泳了呢?

第二天上午,张汉江开车来接霍礼他们回家,赵云贵用编织袋摘了一大袋辣椒茄子豆角黄瓜给姐夫带回去吃,赵云川则提了一大袋花生,还有一袋野菜干给姐夫。

霍清辞知道,爷爷昨晚给两个舅爷爷一人塞了一百块钱,让他们平常买点好吃的。

回到家,霍礼让霍清辞先收拾行李,准备等会回军区大院吃中饭。

林蔓问霍清辞,“我们去海岛的行李现在要收拾吗?”

“不用,过几天我们回来,爸妈他们都会来送我们,爷爷应该还会回来一趟。”

“唉,那些田螺我们都还没来得及处理。”

“没事,爸妈家里有厨房。”

“这么多东西,车子怎么塞得下啊?”

“爷爷说让张叔放几天假,让我做他的几天专用司机。”

林蔓想这不是公车私用么,不过爷爷是司令,他们也不敢说爷爷什么。

“既然这样,我们给爸妈多带点水果过去吧?”

“你跟爷爷他们在家等我一下,我开车出去一趟很快回来。”

林蔓大手一挥,先把给四叔家和小叔家的回手礼拿出来,又从自己空间拿了一袋面粉,还有一袋大米,一桶花生油出来。

霍清辞问:“你这是干什么?”

“每个人的粮食都是定量的,我们过去住几天总得吃饭吧?出门我们应该时刻要记得自备口粮。”

“你啊你…”

霍清辞出去一会很快就回来了,霍礼问他:“你去干什么了?”

“爷爷你不是喜欢吃杨梅吗?我找朋友又买了一筐,另外还有一筐荔枝。顺便给爸妈买了些米面油。”

东西都买回来了,霍礼还能说什么,孙子结婚了主意大的很,他说多了也不好。

一行人回到军区大院,到了饭点直接去了食堂吃饭。

吃完饭,他们拿着手礼先去四叔家,后面又去了小叔家。

爷爷把舅爷爷送给他们的各种菜,一户分了十来斤。

拜访完四叔和小叔,霍清辞开着车载着爷爷和妻子还有弟弟一起回空间基地。

原本霍礼不打算过去,想留在军区大院,霍清欢说:“爷爷,人多热闹啊,过几天我们都去海岛了,就算想热闹也热闹不了。”

霍礼也舍不得大孙子和小孙子,所以决定他们去哪,他们就跟着去哪,刚好儿子家是一栋独立的平房,有三间卧室,不够地方睡年轻人就让他们打地铺好了。

萧雅得知儿子和儿媳妇提前一天过来玩,高兴得要命,等车开到他们家院子门口时,赶忙出来迎接。

“蔓蔓,你们来了。”

林蔓提了一袋大米下来,笑着对着萧雅打了声招呼,“妈。”

“哎呀,蔓蔓你怎么还提大米过来?”

这时,霍礼打开副驾驶的门走了下来,很平静地说道:“孩子们不想给你们添麻烦,所以自带口粮。

清宴和君山回来没有,回来了叫他们把车上的东西提下来。”

“爸,您来了,君山在厨房杀鸡,清宴应该快回来了。”

“既然他们都不在,你去把车上水果蔬菜搬下来。”

霍清辞说:“爷爷,你先进去吧,车上的东西我慢慢提。”

霍清欢提着那一尿素袋田螺下了车,“爷爷,还有我呢。妈,你也进去吧,车上东西我跟哥哥拿进去就好了。”

萧雅见儿子很宝贝尿素袋里的东西,于是问道:,“欢欢,这袋子里装的是什么东西?”

“田螺啊,我们在乡下摸的。我们自己都还没吃,这次全部提过来了。”

回答完,霍清欢看向林蔓,“大嫂,今晚能不能做炒螺啊?”

“可以,不过你要拿钳子先把田螺屁股给剪了。”

“大嫂,我拿锤子锤也可以吧?”

“当然可以。”

霍清辞几人来来回回跑了好几趟,终于把车上东西全部拿了下来。

林蔓刚进屋坐下来歇一会,霍家大门被人敲得砰砰作响。

“咚咚咚~!”

林珲想了很久,今晚鼓足勇气,终于趁着下班的空隙,偷偷跑到霍家宅子门口。

“萧阿姨,你在家吗?”

萧雅打开门,一愣,“林珲同志,你怎么来了?”

“萧阿姨,我今天过来特地找你,问你两个问题。”

“什么问题?”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s23us.co 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2.s23us.co 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