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失踪又不是几个小时,而是好几天,霍清辞肯定会被吓得六神无主,可能第一时间他还会去派出所报案。

【主人,你为什么这么在乎霍清辞?】

【因为他对我好啊,我担心他很正常。】

小智左右晃了晃,它那笨重的机械脑袋,【你们人类还真是奇怪,总是喜欢自寻烦恼。】

林蔓躲在空间,她在想,她现在该如何离开林家?

此时,林国盛房间书桌着火,火光冲天,林阳林超和沈敏,被连续的响雷惊醒,出来查看。

林阳一脸郁闷地问道,“小超,你怎么出来了?”

林阳突然失声尖叫,“大哥,快救火,爸妈的房间着火了。”

沈敏大哭,“这是怎么回事?哪里着火了?”

林阳大叫,“不好,爸妈的房间真的着火了。”

“那你们还愣着干什么?赶紧把爸妈叫出来啊。”

林超冲到林国盛的房门前,用力去撞门,只听到扑通一声,林超没能控制住直接摔倒在地。

真是奇怪啊,爸妈今夜怎么不反锁门了?

林超揉了揉屁股从地上爬起来,冲到屋内,见老妈躺地上,快速把她扶起来。

“妈,你怎么睡在地上?”

林超的话刚落下,林阳也冲进屋内,看着着火的书桌,“你还愣着干什么,快把妈带走啊!”

“妈,着火了,你快醒来啊!”林超叫了好几声,见老妈怎么也叫不醒,急了一巴掌呼过去。

周萍这才醒过来,她还没来得及看清眼前的人,嘴里就开始骂骂咧咧,“该死的林国盛,你怎能随便打人?”

“妈,是我啊!我们家着火了,快爬起来逃跑吧!”

周萍一骨碌从地上爬起来,一路跌跌撞撞往外跑,一边跑一边大喊大叫,“啊!着火了?儿子,快跑!”

林超见老妈走了 ,他也快速冲了出去。

林阳老妈和弟弟都走了,伸手一把把他老爸林国盛从床上拽了下来,轻轻拍了拍他的脸颊,“爸,爸,快醒醒!快醒醒!我们的房子着火了。”

林国盛缓缓睁开双眼,“阳儿,你怎么在我们房间?”

“爸,快走,我们家着火了。”

“着火?哪里着火?”

林国盛反应过来时,鞋子都没来得及穿,用力推开林阳就往外冲。

林阳很无语看着老爸离去的背影,他爸怎么这样?好在现在的火势不是很大,不然这不是要他的命么?

等|天才一秒记住 言情小说 s23us.c o m林阳也从房间出来,林国盛提着一桶水又冲了进去。

周萍和沈敏紧随其后也端着一脸盆水往房里冲。“你们几个快打水,灭火!”

林超和林阳自然不会干看着,他们来来回回提快好几次水,终于把着火的书桌上的大火扑灭。

“好好的我们家怎么就着火了呢?”林国盛喃喃自语。

书桌早已碳化看不清原来的样子,连带书桌边上的墙壁也被熏得乌漆麻黑。

林国盛看着被烧得碳化的书桌,气得它拿起桶子就往书桌上用力一砸,黑炭书桌啪嗒一声碎了一地。

“爸,你这是干什么?”

“抽屉里有六百块钱,还有户口证粮食证、相片…估计这下全给烧没了。完了!这下真的全完了。”

林阳被吓得脸上失去了血色,林超唉声叹气道,“唉!”

“钱没了还可以再赚,好在大家都没有事。”沈敏出声安慰道。

周萍没好气地说:“站着说话也不嫌腰疼,又不是一块两块。六百块啊,没有那些钱霜霜该怎么办?”

说完她大腿一拍,躺地上撒起泼来,“天杀的,好端端的我们家怎么会遭雷劈啊!呜呜呜,钱啊,钱都没了。”

林国盛皱着眉头问林阳,“林阳,你来说说这都是怎么回事?”

“爸,我们家遭雷劈了,刚刚电闪雷鸣,我们房间屋顶的瓦都被劈烂好几块。”

林超跟着也附和,“我的房间也是,一开始我还以为下冰雹了。打开灯一看地上到处是瓦片。”

林国盛抬起头,看着自己房间的屋顶,竟然也有好几个大窟窿,这才有些后怕。好好的,他们家竟然遭雷劈了?

“这下好了,给你妹妹买工作的钱没了。”

林超突然来了一句,“该不会爸妈把姐姐赶走,遭老天的报应了。”

“闭嘴,林蔓不是我们林家的种,遭什么报应?”

林超林阳目瞪口呆,“什么?林蔓不是我们林家人?那她是谁?”

林国盛冷冷地说道:“她是你妈从医院抱来的。”

林超有些疑惑地问道:“那我亲姐姐呢?”

“你亲姐姐生下来心脏有些问题,你妈就跟人换了一个。”林国盛眸子闪了闪。

真相是什么,只有他和周萍知道,他们的女儿生下来跟只鸡仔似的,为了让自己的孩子过上好日子,她媳妇鬼迷心窍把自己女儿跟有钱人家的孩子换了。

事后他知道了,找过去也无济于事,因为那户人家用的都是化名,他也不知道去哪里找回自己亲闺女。

沈敏心想,难怪公公婆婆对小姑子那么差,原来林蔓那贱人不是林家人啊!

哈哈哈,婆婆真是阴险啊,把自己生了病没法养大的孩子跟人换个健康的孩子,换来的孩子当作丫鬟保姆使用。

林超没再关心林蔓,反正她也不是林家人,林阳皱了皱眉,转开话题,“爸,我们家不是还有其它存款吗?”

林国盛这才想起,他和周萍把家里的存折、钱和各种票据,全部塞在床底下的坛子里面了。

好在那些东西还在,不然他们家连修房的钱都要拿不出来了。

林蔓对着儿子儿媳妇说道:“你们先出去。时候不早了赶紧睡吧!”

林超林阳和沈敏被赶了出去,林国盛把门一锁,周萍一骨碌从地上爬了起来,“林国盛,你怎么回事?你怎么把那件事跟他们说了。”

“反正林蔓都离开了,说不说又咋样?也不知道我们家闺女是不是还活着。”

看着柔柔弱弱命苦的林霜,他仿佛像是看到自己的亲闺女。他这才把对自己亲闺女的爱,全部转移到林霜身上。

林国盛从床底下,把罐子抱出来,发现那些东西都在,长舒了一口。

“林霜那工作就算了吧,好在我们存款都在。”

周萍唉声叹气,“今晚真是背时鬼找上门,要是没钱买工作,我们霜霜咋办呀?”

“两家婚事已经定下来,大不了我们收了男方彩礼全给霜霜带回去。林蔓要是过来求我们转户口,我们再敲诈她一笔。

我昨天去医院问了,那个姓霍的是军人之家,爷爷是军区司令父母是搞研究的,一家人工资都高。”

“林蔓那个贱人,怎么就找了一个条件这么好的男人,你说我们让霜霜去跟林蔓交好,让她嫁给那个姓霍的怎样?”

“你没见人家霍医生长得丰神俊朗,林霜长得就那样,被雷劈了后头发都没了,人家哪会看上她。

再说了,霍医生马上要去海岛了,你舍得她去那么远的地方吃苦?”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s23us.co 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2.s23us.co 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