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蔓跟着霍清辞来到军区医院,霍清辞先把她送到宿舍就去上班了。

走之前他对着林蔓说:“你先睡一会,等我下班回来,中午我们一起去食堂吃饭。你要是觉得无聊,下午就去供销社逛一下。”

“好,那你去上班吧。”

等霍清辞一走,林蔓关上宿舍大门,直接进了空间。

机器人管家小智走了过来,【主人,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吗?】

【我这次收了他们的红包,要给那些长辈们回礼,我不想花钱去买,你帮我整理一些出来。】

【主人,要鲍参翅肚送礼吗?】

【不需要,一家准备两条毛巾,三尺棉布,一斤糖果一斤饼干就可以了。】

【啊?怎么这么少?你们这个年代的人怎么这么小气,送礼就送一斤糖果一斤饼干。

毛巾才值几个钱啊?要不我们换成大浴巾,情侣款的还印着喜字。】

【行吧,糖果和饼干你也挑带喜字的,有生产日期的最好刮掉。】

仓库有个一万平的生活超市,毛巾和浴巾用一辈子都用不完,按道理说女方第一次上门就要给男方的爷爷,和爸爸妈妈准备衣服和鞋子。

她可是什么都没准备,被子都没带过来一床,婆婆是不在意,她得自己给自己准备一些。

【对了,你再给我准备四床棉被,两床毛毯。】

【主人,这三栋别墅只都有鹅绒被和蚕丝被。仓库超市有羽绒被、蚕丝被、大豆纤维被、羊毛被,没有棉被。】

【有个仓库不是有两百吨皮棉么?】

【是啊,不过要把它做成被子才行啊。】

【那我这两天在空间做棉被?】

【不急,现在是夏天呢,主人不是要去海岛生活吗?去那肯定用不上棉被,盖空调被就可以了。】

林蔓想,就算去海岛不用盖棉被,还是要做两三床棉被放家里。

【小智,你帮我准备给长辈的回礼,我拿棉花自己来填被子。】

【那个主人,我觉得你可以拿些棉花出去,找棉匠弹四床。】

【行吧,我今天先去附近问问哪里有棉匠。】

林蔓突然想到,霍清辞要等到文件下来,才能收拾东西坐火车南下,到了花城转车去徐闻,再从徐闻坐船去海岛。

这么远的距离,估计要在路上耽误两三天,海岛非常穷,普通百姓穷得连米饭都吃不起,那个地方驻军却是非常多。

条街非常艰苦,霍清辞爷爷这是想磨练霍清辞的意志吧?

林蔓非常佩服霍清辞,明明家世好,就算留下也没人敢找他麻烦。

但是他还是听从他爷爷的意见,去海岛锻炼几年。好在她空间物资充足,不然去到海岛要天天喝稀饭了。

林蔓不打算在空间继续耗,准备出去逛逛,刚走下楼,就碰到前未婚夫叶辰。

真是撞鬼了,怎么在这碰到他了?

叶辰见苏青羽,皱了皱眉,凶巴巴质问道:“林蔓,是不是你把霜霜给打了?”

“我什么时候打她了?”

不管打还是没打,反正她是不会承认的,那个小白莲本来就是该打,没用雷电多劈她几下算她运气好了。

“你爸妈说了,等我跟霜霜结婚就给霜霜买一份工作。你肯定是我看娶她了,你心里不平衡。”

说完,他上前一把拽住林蔓的手,林蔓直接甩开他的手。

“我呸!我有什么心里不平衡的,你跟林霜不是早就勾搭上了么,听说你们两个还没登记就同房了呢?

林霜还跟大嫂抱怨你不行,上阵之前比猴子急,速度比飞机快…啧啧啧,还是回家叫你妈给你熬点药补补吧!阳伟哥!”

叶辰被林蔓说得恼羞成怒,“你是不是有病啊,我什么时候跟林霜在一起了?”

随即又冷哼一声,“你就是在嫉妒霜霜可以嫁给我,才诋毁我。

你别以为你长得漂亮就骄傲,你们学校都停课了,工作都找不到。”

顿时,林蔓眸子一冷,上前对着叶辰啪啪就是两耳光,“死渣男!”

叶辰懵了,他这是被女人给打了?

等他终于反应过来,正准备来打林蔓,林蔓直接一脚踹在他肚子上。

“别惹我,不然我就去告你们乱搞男女关系。”

不管他有没有跟林霜睡觉,上下嘴皮一翻,反正她说有就有,他们总不可能去医院证明自己是处男处女吧?

叶辰被踹倒在地,一脸不可思议看着林蔓,这个死女人,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凶了?

“你你你…你就是泼妇!你等着王主任把你娶回去,给他儿子传宗接代吧!”

“我是泼妇又怎么样?总比你这只软脚虾强。还有,本姑娘已经嫁人了!

林霜想把我卖了给她换工作,他们做梦去吧!梦里什么都有。哼!”

林蔓冷哼一声直接跑开了,心想,这个死渣男该不会也住宿舍吧?真是晦气!

heitui~!

不管了,先去找棉匠,让他帮忙先帮忙弹两床棉被。

她不知道去哪里找人,直接问坐在院子聊天的大娘,“大娘,请问哪里有棉匠,专门帮人弹棉被的。”

“小同志,你要弹被子啊?棉纺厂附近有一家弹棉花的,你手里棉花有多吗?能退两斤给我不,我给孙子做套棉衣棉裤。”

“抱歉啊大娘,我手里没多少棉花。”

她空间棉花多得是,但是她不可能把空间的棉花现在拿出来卖,卖她两斤棉花,说不定她转身就把你给举报了。

现在是特殊时期,她谁也不去惹,过好自己的日子就可以了。

知道棉纺厂附近有弹棉花的,林蔓坐着公交车就去了棉纺厂,找到弹棉花那户人家,询问了价格后,林蔓决定一次弹四床棉被。

两床六斤的留在四合院,两床四斤的带去海南岛,虽然那边天气炎热,冬天冷得时候也只有十几度,还是要盖薄被子。

而且她要求师傅把被子弹大一点,师傅说是固定尺寸,林蔓只能作罢,交了钱,去外面转了两圈,找个机会从空间弄了二十斤棉花出来。

棉花是没多重,可是它蓬松,足足装了一大袋。

林蔓撒谎说自己要嫁人,急着用被子,棉匠告诉她一个礼拜后来拿。她交了钱拿了条子就走了。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s23us.co 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2.s23us.co 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