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历11月14日,霍清宴带着凌菲去扯了结婚证,15日凌家把嫁妆送过来,16日霍君山在院子里给他们摆了四桌酒席,部队的同事都没请,来的自家亲人。

叶老敲打了叶岚几句,叶岚才给凌菲准备了四床棉被,以及热水壶桶子脸盆那些,还有一百块压箱钱。

赵红梅给凌菲送了一台缝纫机,叶老夫妇给凌菲两百块压箱钱,还有一床毛毯。

令凌菲没想到的,她的小姨也给她打了一百块过来,她的两个哥哥一人给了五十块。

凌菲知道她就算再怎么闹,她爸妈也不可能给她更多,闹到最后只会让她难看。

她之前也不是没反抗过,可是钱进了她妈口袋,她自己不拿出来,谁也拿不到,她外公能从她妈那抠出一百块,已经很厉害了。

虽然她不知道,她妈给了她姐多少压箱钱,她猜至少比她多个两三百吧?

手表霍家买的,缝纫机舅妈买的,她姐的手表和缝纫机都是她妈给她买的,霍清宴说怀疑她不是凌家的孩子,这些天,她也一直在想这个问题。

她不是凌家孩子,又是谁家孩子?

她去问她舅妈,她舅妈说她就是凌志高的孩子,问来问去就得到这个答案,她也不想继续追问了。

反正她现在嫁人了,除了过年过节,平常她绝对不会再回那个家,爱咋咋地吧!

领导给霍清宴放了两天婚假,难得有这么长时间可以好好休息一番,霍清宴自然也不会客气,面对亲戚们递过来的酒杯,他是一杯接一杯,来者不拒。

就在这时,霍清宴突然举起手中的酒杯,对着凌菲说道:“媳妇,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的人了,要是以后你们家里人敢再欺负你,不用怕,我会替你出头,帮你狠狠地教训他们一顿!”

听到这话,叶家与凌家两家人顿时面面相觑起来,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还是萧雅反应快,连忙站出来打圆场道:“哎呀,这孩子酒量不行啊,一喝醉就开始满嘴胡言乱语了。大家别在意哈,来来来,我们继续喝酒吃菜!”

凌菲则满脸通红,尴尬无比地看着身边已经喝得晕头转向的男人,轻声问道:“霍清宴,你是不是喝太多了呀?”

只见霍清宴摇了摇头,嘟囔着回答道:“没有啊,我才没醉呢,脑子清楚得很,就是身体有点发软。还有啊,你妈妈…”

然而,他的话还没来得及说完,便被凌菲迅速伸手捂住了嘴巴。

毕竟今天两家的亲戚都在场,有些事情实在不适合当众谈论。

凌菲说:“你别喝了,我先扶你回房休息。”

萧雅也走了过来说:“菲菲啊,他大块头,你一个人搞不定,我跟你一起扶他进去。”

萧雅和凌菲二人合力把霍清宴扶到他们的房间,凌菲对萧雅说:“妈,你去忙吧,我来照看他。”

萧雅笑着退了出去,等萧雅一走,躺在床上如一摊烂泥的霍清宴诈尸似的坐了起来,一把抱住凌菲。

“媳妇,媳妇,我难受。”

凌菲发现霍清宴这个狗男人,力气是真的大,不管她如何挣扎都始终无法脱离他的怀抱。

也不知道是不是喝了酒的缘故,凌菲发现霍清宴眸子里一片腥红,喘着粗气,呼出热气喷洒到她的脸颊,让她不知所措。

“霍清宴,你想干什么?”

霍清宴看着凌菲犹豫了半天说道:“我可以亲你吗?”

凌菲满脸通红,羞涩难当,心中一片慌乱,结结巴巴地问道:“你……你说什么?”声音轻得如同蚊蝇一般。

“我说,我可不可以亲亲你?”霍清宴的目光炽热而坚定,直直地盯着凌菲,仿佛要将她融化。

凌菲当然听清了霍清宴说的话,心里暗自嘀咕:这个男人怎么如此磨蹭,要亲就直接亲嘛,还问个不停。然而,面对这样的情境,她却不知该如何应对。

就在这时,霍清宴见凌菲没有回应,竟毫不犹豫地低下头,猛地吻住了她的唇。

凌菲顿时瞪大了眼睛,脑子里一片空白,直到嗅到他口中那股浓烈的酒味时,她才如梦初醒——自己竟然被他亲吻了!

凌菲用力推开霍清宴,娇嗔道:“有股酒味,快去刷牙!否则别想再亲我。”

霍清宴一脸茫然,疑惑地问:“菲菲,怎么了?”显然对凌菲突如其来的举动感到不解。

“你嘴巴里都是酒味,臭死了!赶紧去刷牙,刷完牙再来找我。”凌菲没好气地回答道。

听到这话,霍清宴的眼神瞬间亮了起来,难不成只要自己刷了牙,就能再次品尝到那份甜蜜?

想到这里,他浑身一震,立刻站起身来,拿起牙膏和牙刷,打开门大步走了出去。

凌菲望着眼前这个身材挺拔、步伐稳健的男人,不禁心生疑惑:他是真的喝醉了吗?还是刚才一直在假装醉酒呢?

这个可恶的家伙,居然借酒发疯,让自己毫无防备地上了当......不仅如此,连她也被蒙在鼓里,酒桌上所有人都被他骗了吧?

既然他没喝醉,她干什么傻乎乎留在房里陪他,这家伙该不会想洞房吧,大白天的想啥呢?

不行,她不能留在这…

霍清宴一连刷了两遍牙,确定嘴里没有酒气了,兴冲冲回到房间,结果发现他的小媳妇跑了。

他又不能跑出去,他要是出去,那些人肯定知道他装醉,算了,今天的确喝得有些多,还是休息一会养精蓄力,晚上好洞房。

有了媳妇,他终于能解放双手了,真是有些期待了,也不知道凌菲那小身板能不能承受他的爱…

萧雅见凌菲又从房间出来了,脸上红扑扑好似她喝多了一样,“菲菲,你怎么出来了?清宴他怎么样了?”

“妈,他喝多了睡着了,我出来看看有什么能帮上忙的不?”

“不用,这些活不用你来干,我跟你婶婶她们一起来干就可以了,你也累了一上午,快去休息吧。”

她能去休息吗?这不是羊入虎口吗?搞不好一进去,就被那头饿狼吃干抹净。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s23us.co 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2.s23us.co 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