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叫爸都不应答,霍清宴皮笑肉不笑对凌志高叫道:“岳父,您可真有福气啊,生了两个儿子和两个女儿。”

凌志高不解,小女婿怎么突然又叫他岳父了,刚刚还不是跟大女婿一样叫他爸吗?

“你爸妈也有福气,你跟你大哥都特别优秀,听说你哥在是军医都是副团级别了。”

“嗯,我哥特别优秀,我爸妈对我们三兄弟都特别好,我哥结婚的聘礼跟我都是一样的。”

凌志高其实不笨,早就听出他的弦外之音,这小子肯定想说他媳妇偏心,两个女儿都是今年结婚,怎么不置办一样的嫁妆?

他刚刚故意转移话题,没想到这小子如此机灵,不仅识破了自己的意图,还巧妙地将话题引回原处。这下子,他不得不表明态度了!

“女婿请放心,悦悦有的,凌菲也会有,她们的嫁妆都是一样的。”凌父说道。

霍清宴微微一笑,表示满意:“岳父,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毕竟手心手背都是肉嘛,我知道你跟我爸妈一样通情达理。

不过,岳母之前不是给姐姐准备了四床棉被吗?那给菲菲也准备四床就够了。”

其实,霍清宴本来并不想与凌家人过于计较。

然而,一想到凌菲受到的不公平待遇,他心中便难以平息怒火。

于是,他顾不得面子,把心里的想法一吐为快,也不在乎是否会冒犯到他们。

凌志高有些尴尬地笑了笑:“小霍啊,你放心吧,我们会尽力想办法在年底给凌菲筹备四床棉被的。”

下午他还要去老丈人家拜年,老丈人偏爱小女儿以及这位姓霍的女婿,这让他感到十分无奈。

老丈人得罪不起,霍家他同样得罪不起,看来只有好好劝劝媳妇把钱拿出来用。

凌悦怎么也想不到霍清宴如此难以对付,丝毫不顾及颜面,竟然当众替凌菲向自己父亲讨要嫁妆。

果然是越富有的人越发吝啬,凡事都要算计得清清楚楚。

相比之下,还是她的未婚夫陈俊更为体贴,从不干涉她的嫁妆事宜,反倒是她自己主动与陈俊商议此事。

陈俊不仅善解人意地宽慰她,表示等将来他们存够了钱,无论是自行车、手表还是缝纫机……只要是她想要的东西都会尽力满足她的需求。

起初,凌悦见到霍清宴身材高挑挺拔,相貌英俊非凡,尤其得知他还是一名飞行员后,不禁心生荡漾。

然而此刻,当她意识到这个男人竟如女子般斤斤计较地索要嫁妆时,心中对他的好感瞬间减半。

“妹夫你别着急,我父母向来行事公道,妹妹的嫁妆定然少不了。”凌悦强颜欢笑道。

霍清宴暗自思忖,如果凌家当真处事公正,又怎会让凌菲那傻乎乎的姑娘跟着岳母下厨做饭,凌悦和何苗则在厅里聊天喝茶。

霍清宴嘴角微扬,不紧不慢地回应道:“嗯,姐姐所言极是,我也深知爸妈为人豁达,定不会做出偏袒之事,否则传扬出去岂不是惹人非议?”

凌志高心中不禁涌起一股怒意,这臭小子难道还真打算蹬鼻子上脸不成?

相比之下,还是自己的大女婿更让人省心些,叫他喝茶便乖乖地喝着,从不多嘴多舌惹人厌烦。

凌菲那张嘴实在是不讨人喜欢,如今连她找的老公也是如此,简直就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正所谓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什么样的女人就会配上怎样的丈夫,真是应了那句话:破锅配烂盖!

陈俊眼见岳父大人脸色阴沉似水,心中暗自思忖道:这个凌菲挑的男人怎会这般愚蠢至极,大过年的也不懂拣些吉利话来说讨好长辈。

这时,只听得陈俊开口对凌悦说道:“悦悦啊,这茶水都凉透了,快去给爸还有妹夫重新沏杯热茶来。”

凌悦乖巧地点头应道:“好嘞,我这就去给你们加点热开水。”说完,她转身朝厨房走去。

凌志高很满意地对陈俊点了点头,又跟他聊起了单位上的一些事情,时不时凌峰也跟着附和两句。

凌希则看向坐姿笔挺的妹夫,跟他打起来招呼。

“小妹夫,你们空军总医院还招不招人?”

“这个我不是很清楚,不过医院的医生大部分是军人,有一部分不是,怎么?你想调去部队医院吗?”

凌希想,空军部队医院的福利待遇那是相当好, 他要是能调去部队医院那简直太好了,可惜没有熟人帮忙。

“我就问问,进空间部队医院要什么条件?”

“这个我还真不知道。”

“你大哥不是军医吗?”

原来在这等着他呀,这个大舅子是想要他帮忙推荐吧?他哪那么大的本事去帮凌希走关系。

他大哥霍清辞的确是军医,而且他还是心血管非常优秀的主治医师,大哥都没来空间医院,凌希一个内科实习医生在想什么呢。

他大哥上过军校,凌希大学应该没读完,也不知道他去年怎么去他们医院实习的。现在还想来托他想办法走关系,他怎么可能去帮他?

别说他现在没那个能力帮忙,就算有,他也是也不会帮。

凌志高听到小儿子跟小女婿的对话,顿时来了兴趣,他笑着讨好霍清宴,“小霍啊,听说你大哥是军医对吧?”

“嗯,我大哥是心血管科的医生。”

“他在哪上班?”

“现在调去海南岛军区总医院工作了。”

“那么远啊,那他什么时候调回京市工作?”

“这个我也不知道…”

爷爷虽然说两年内,想办法把大哥调回来,可是具体什么时候能回来谁也说不清。

“军区医院应该会对外招医生吧?”

“可能吧,不过要招也是招那种经验丰富的老医生。”

凌志高嘿嘿一笑,“我们家凌希虽然最后一年没读完,不过后面又跟着他表叔学了一年医,这才进了医院实习的,五月份可能会转正。

你要是有内部招工消息,可以跟我们说一说。”

“哦?二哥在哪个医院实习呀?”

“在职工医院实习呢。”

原来凌希在职工医院实习啊,他就说,岳父为何要向他了解,部队医院招工的内幕消息。

职工医院的待遇,的确没有部队医院的待遇好。

“原来二哥在职工医院实习啊?等他工作转正了,福利待遇应该会不很错。”霍清宴笑眯眯夸了一句。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s23u|天才一秒记住 言情小说 s23us.c o ms.co 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2.s23us.co 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