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清宴看着白姗姗犹豫不决的样子,心里已经大概明白了几分。

他并不是一个小气的人,如果自家媳妇娘家真的遇到了困难,需要帮忙,他肯定会毫不犹豫地站出来伸出援手。

然而,他也深知世间存在这样一类女人:毫无底线可言,满心满眼只有娘家人,恨不得将所有好东西都搬回娘家去。

即便这种行为可能会对自己的丈夫和孩子产生不良影响,她们也丝毫不以为意。

就拿他所认识的那位机修师来说吧,他娶了个来自乡下的女人。

可谁知这女人成天就只惦记着丈夫那些工资,更过分的是,临近年关,当丈夫拿着辛苦挣来的钱给孩子购置几件新衣过年。

她却为了贴补娘家,愣是将这些新衣服送给了自己哥哥家的孩子们穿!

被发现了还说哥哥家的孩子过年从来没穿过新衣服,自家孩子以后大把机会穿新衣服。

霍清宴实在不愿意看到自己未来的孩子也过上这种生活。

此外,他逐渐察觉到白姗姗这个人似乎有些问题,总是爱在他面前搬弄一些口舌是非,声称文工团里的那些女同志都瞧不起她。

难道这些事情背后真的另有隐情吗?

就在这时,白宇鑫眼见着姐姐被逼迫得面红耳赤,情绪瞬间爆发,怒不可遏地吼道:“姓霍的,你这究竟是什么意思!你难不成不是真心来提亲的吗?竟然如此咄咄逼人地质问我姐姐!

你们俩结婚以后,家里的钱财|天才一秒记住 言情小说 s23us.c o m本就应该交由我姐姐掌管,至于她如何支配那笔钱完全是她个人的自由。”

他还等着她姐的彩礼钱拿来买工作,这个霍清宴这么小气,他肯定会劝他姐把彩礼钱要回去做压箱钱啊?

白华林见状,急忙伸手捂住白宇鑫的嘴巴,呵斥道:“臭小子,不要胡说八道!”

霍清宴万万没有料到,事情尚未发展到那般地步,白姗姗一家人便已如此对待他。倘若将来真的迎娶了白家的女儿,莫非自己还要事事听从他们的摆布不成?

于是,他强压住心中的不满,语气尽量平和地说道:“我不过是询问一下姗姗对于婚后生活的规划罢了。既然这样,提亲的事改日再谈吧!”

白姗姗见霍清宴这么说,一把抓住他的手,“阿宴,你这是想干什么,彩礼这些都谈妥了,难道你不想娶我了?”

霍清宴说:“我大哥结婚的彩礼是五百块,你们家开口就八百八。我想棉纺厂那些人娶媳妇最多一两百彩礼吧?

现在是特殊时期,红白喜事都没有人去办酒席,你们家一来就是十桌,张口就是一头猪,一只羊。

你们有没有想过我的身份,适不适合结婚大办酒席。

还有自行车缝纫机手表这些,以后家里有需要自然会慢慢添购,不一定非得等结婚一起来买。

我算是想明白了,你们家让我准备这些彩礼,该不会全部留下来,你一样都不带回去吧?”

白姗姗看着满脸期盼的父母亲和哥哥嫂嫂,深吸一口气后镇定自若地开口道:“缝纫机就算拿回去也没人会用啊,不过正好我妹妹就是个小裁缝,可以派上用场呢。

至于这手表嘛,本来就是专门买给我的呀,当然得带回去咯!而且你出门根本就用不着自行车嘛。”

霍清宴似笑非笑看着白姗姗,“我出行既然不需要自行车,那我为何要买?”

白灵灵突然插话道,“姐夫,你买自行车这是给自己长脸,谁都知道我们白家找的女婿大气。”

霍清宴冷笑,白家人好大的脸面啊,好在他提前看清了白家人的嘴脸,看来白姗姗这人不能娶。

娶回去,他怕家都会被人搬空,到时候白家人来吸他的血不说 ,还要来吸他父母的血。

现在直接走人肯定有些不妥,他得想想办法让白家自己不满这桩婚事才行。

“我给姗姗买手表,你们白家打算给我买块手表吗?

白姗姗想也没想直接说道:“那怎么行,我爸我哥都没有手表…”

白宇飞听到这话气得攥紧了拳头,心想他和弟弟都还没有手表呢。他爸妈又怎么可能会给霍清宴买手表?

这时,霍清宴也抬眼扫了白家众人一眼,又看了看白姗姗,“哦,既然这样,三转一响我们家也不用准备,猪和羊也不会买。彩礼就五百块 ,你们家要是不愿意…”

邓秋燕说:“你们前面答应了六百六的彩礼,还有猪和羊,你这人怎么出尔反尔呢?别说自行车和缝纫机,连手表也不给我女儿买,那你还想娶我女儿?”

霍清宴看了看白姗姗,谈对象不几个月,他至少在她身上花了两百多块,每次请她出来吃饭,不是请吃烤鸭就是吃老莫,吃完饭还要逛百货大楼。

来来去去也给她买了不少东西,什么呢子大衣,灯芯绒裤子、小皮鞋、围巾、护肤品和化妆品,糖果饼干水果罐头…七七八八加今天的四色礼,花了至少有两百多块。

本着他是奔着结婚去的,他也就没在意那些花销,钱花了就花了呗。

可看白姗姗这一家人的嘴脸,他知道这个家就是无底洞,结个婚他就要花一千几百块,等白姗姗真的给他生了孩子,白家肯定会以各种结果找他们拿钱。

这样的媳妇他不能娶,虽然他跟白姗姗谈了几个月,两人最多也只是一点好感,也没到那种爱的要死要活,非君不娶的地部。

好在一切都还来得及,现在醒悟也不晚,交上的结婚报告,等会回去就让政委拿回来。

霍清宴突然站起身,“既然你们不想我娶白姗姗,那我就不娶了,你们让其他人来娶吧。”

听到霍清宴拒绝,白姗姗脸色顿时变得煞白,“霍清宴,你什么意思?你跟我谈了几个月,突然说不娶了。你想干什么,你想娶谁?”

“我想娶谁,这个你就不用管,我们分手吧!”

霍君山和萧雅早就想走了,见儿子想通了,两人长舒一口气,好在他们今天没带彩礼钱过来,不然他们儿子可能真的要去白姗姗这个女人。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s23us.co 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2.s23us.co 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