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蔓摘了十几颗木瓜,树上剩下的那些小的她就没再摘了,她趁爷爷不注意朝木瓜树又输送了一些异能。

木瓜树的果子还没摘完,树干上又开始结花苞了,树也长高二十厘米。

林蔓把十五颗青木瓜,提去厅堂,坐在小马扎上刨木瓜皮。

霍礼见她一个人忙不赢,就过来帮她挖木瓜子。

他一边挖一边说:“南方的果树在就算在北方种活了,也不会结果。要是我们京市也能种荔枝和龙眼就好了。”

“爷爷,回去的时候我们给带过一些新鲜荔枝和龙眼回去。”

“不用了,坐车不方便带,这段时间还是多吃点吧!来这里好|天才一秒记住 言情小说 s23us.c o m几个月,我还没赶过海,想去海边看看。”

“爷爷,要不我下午带你去赶海吧,我也很久没赶海了。”

霍礼像个老小孩,笑道:“好好好,等会叫清欢一起去。”

整整一个上午,林蔓都在刨木瓜丝,刨完木瓜丝全部倒在大簸箕里晾晒,足足晒了四簸箕。

婆婆和思婕不在,中午林蔓做了四个菜一汤,凉拌木瓜丝,香煎黄鳍棘鲷,长豆角炒茄子,蛤蜊蒸水蛋。

吃完饭后,林蔓转过头来对着霍清辞说道:“等会儿我打算带着爷爷和清欢一起去赶海哦!”

听到这话,霍清辞满脸惊讶地看向一旁的霍礼,开口问道:“爷爷,您真的要去赶海吗?”

霍礼笑了笑,自信满满地回答道:“有何不可呢?别看我现在已经七十多岁了,但身体还算硬朗得很呢!

又不是那种八十九十岁走不动路的老头子,当然可以去赶海啦!”

看着爷爷如此精神矍铄的样子,霍清辞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然后拍起了马屁:

“哈哈,我当然知道爷爷您身强体壮、宝刀未老啦!别说赶海这种小事了,就算让您去战场上打鬼子,说不定一枪就能崩死好几个呢!”

爷爷被他逗得开怀大笑,摆了摆手说:“行了行了,少在这儿拍我马屁了。我啊,就是想去海边看看风景而已。

这次回老家之后,也不晓得将来还有没有机会再来这座美丽的海岛喽。”

霍清辞连忙安慰道:“爷爷,您放心吧,如果您还想来这里住的话,尽管告诉我一声,我一定会请假回去接您过来的。”

爷爷却摇了摇头,表示并不需要这样麻烦,而是笑着说:“其实只要你能把曾孙子带回京市给我瞧瞧,我就已经非常满足咯!”

“明年孩子会走路了,我就请假带他们回去。”

霍清欢得知老妈和爷爷过几天就要回去了,有些着急。

“爷爷,你们这次回去,我是不是也要跟你们一起回去?”

霍礼瞥了一眼小孙子,问道:“你舍得回去吗?”

霍清欢犹豫了一下说道:“我想回去,但是我又想留在海岛。我要留在这带大侄子,还要去赶海捡小海鲜。”

“行吧,那你就继续留在这吧,反正这有吃有住,回去我也看不住你,你爸妈也没时间管你。”

霍礼看着萧孙子还是有些担心,这孩子才上小学,学校停课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复课,要是继续这样下去不会成文盲吧?

“清欢啊,要是有空就多看看书,不懂就问你嫂子,学校虽然停课了,你不能停止学习啊!要想做一个有用的人,还是要多读书知道吧?”

“爷爷,我没有放弃学习,我现在都在学习五年级上册的课本了,不信你问大嫂。”

林蔓点了点头,说道:“爷爷,你不用担心清欢,等学校哪天复课了,直接让他上五年级。”

霍礼叹了叹气,“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复课,要是学校真的复课了,清辞你就把清欢送回来。”

“好,我知道了。”

明年上半年就可以复课了,等霍清欢也走了,家里就只剩下他们一家三口和廖思婕了。

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林蔓习惯了家里人多,突然一个个都要离去,心里多多少少还是有些不舍。

林蔓知道,往往孤独的人其实内心更喜欢热闹,那些表面上喜欢热闹的人反而讨厌家里人多。

她再考虑要不要多上几个孩子,两个三个都少了,至少上四个,两个儿子两个女儿刚刚好。

下午林蔓带着霍礼和霍清欢去赶海,说是去赶海,只有霍清欢一个人提着个桶子,拿着个耙子在沙滩上挖挖挖。

林蔓则陪在霍礼身边,陪他在海滩上走走逛逛,说说话聊聊天,在海边走了一个多小时,霍老爷子就累了。

林蔓只能带着他回去,霍清欢无奈提着桶子跟在他们身后。

早知道爷爷只是出来看海,他就不跟着出来了,今天就捡来几十颗不值钱的蛤蜊,皮皮虾都没抓到一条,唉,惨啊!

晚上,林蔓被霍清辞带进他的空间,霍清辞着急地说道:“蔓蔓,那三头大母猪下午都生产了,我们空间一下多了四十五只小猪仔。”

林蔓调侃道:“那头公猪真是厉害啊,同时让三头母猪都怀孕,它们还同一天产仔,四十五只小猪仔,养在空间的猪产量真高啊。”

霍清辞点头,“这几头母猪吃的比人好,树上掉下来的水果,我全部捡去扔给它们吃,它们吃的比人还好。”

林蔓开玩笑道:“不知道烤乳猪好不好吃。”

“蔓蔓要吃烤乳猪。”

“不了,我开玩笑的,把这四十五只小猪仔都养活,我们以后真的就不缺肉吃了。

你空间那么大,要是再养几头牛几只羊就好了。”

“养羊还是有办法,牛犊一般买不到。”

“算了,以后在想办法。爷爷和婆婆要回去了,我们摘些一些荔枝和龙眼。”

“好,明天我用编织袋运两袋回来。”

林蔓从自己空间拿了两把剪枝条的剪子,带着霍清辞去捡荔枝,他们剪了两箩筐晚熟糯米糍。

第二天中午,萧雅见儿子用自行车拉了两编织袋荔枝回去吓了一大跳。

“你去打劫了吗?去哪买了这么多荔枝?”

“我同事家种了十几棵晚熟荔枝,想着爷爷喜欢吃,就找他买了一些,花不了多钱。”

“这么多一下也吃不完,要不我们晒些荔枝干?”

霍礼见大孙子特意为他弄回这么多新鲜荔枝,又感动又好笑,“留给十几斤慢慢吃,其它的都晒了。”

见爷爷和老妈都这么说,霍清辞自然是点头答应说好。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s23us.co 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2.s23us.co 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