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清欢看着霍君山手里提着的烤鸭说道:“爸爸,你们今天去吃烤鸭了吗?怎么不把我叫上,我都很久没吃了。”

“这不是打包了两只回来了吗?今晚你舅舅舅妈外公外婆他们都会过来,你姑姑他们一家也会过来。”

“那好吧,那我晚上吃。”

一进大厅,霍清辞把手里的东西一股脑堆在桌上,拉着林蔓就往厢房那边走。

林蔓吓了一大跳,问道:“你干嘛?”

这大白天的,霍清辞这厮该不会想跟她洞房吧?

“带你去见爷爷。”

林蔓这才发现想歪了,脸不由地一红,“我空手到你们家,是不是不太好。”

“既然嫁给我了,就别想那么多 爷爷不是势利的人。”

林蔓始终感觉有些憋屈,按照正常的礼仪,她应该给霍清辞的父母和爷爷准备衣服和鞋子。

可是以她现在这种情况,就算空间有亿万物资,也不敢把那些东西拿出来用。

不过以后有机会,她一定给霍家人都补上一份礼物。

霍清辞松开林蔓的手,轻轻地敲了敲门,声音温和而有礼貌,“爷爷,方便吗?我们来看望您了。”

房间里传来一声苍老而亲切的回应,“进来吧!门没锁。”

霍清辞推开门,牵着林蔓的手,小心翼翼地走进了房间。林蔓紧紧地握住霍清辞的手,心里有些紧张。她不知道这位老人会对她这个新媳妇有何看法,也不知道自己是否能够赢得他的喜爱和认可。

霍清辞拉着林蔓走到霍礼的面前,微笑着向他介绍道,“爷爷,这是我妻子林蔓。”

他的声音充满了自豪和喜悦,林蔓微微欠身,微笑着向霍礼打招呼,“爷爷好,我是林蔓。”

霍礼放下手里的报纸,慢慢地站起身来。

他的眼神充满了慈爱和温暖,他仔细地打量着林蔓,然后,微笑着对林蔓说道,“好孩子,让你受委屈了。你们林家的事,我也已经知道了。

以后你就是我们霍家人,以后谁要是欺负你,你告诉爷爷,爷爷帮你去教训他。”

林蔓感动地望着霍礼,泪水在眼眶中打转。她没有想到,这位初次见面的老人竟然会如此关心和体贴她。

她心里涌起一股暖流,觉得自己找到了一个真正的家。

“谢谢爷爷。”林蔓哽咽道。

霍清辞说:“爷爷,我们今天去蔓蔓家提亲,供销社王主任为他的傻儿子去提亲,蔓蔓就跟家人断绝关系。”

霍礼脸色一下沉了下去,“真是岂有此理,哪有这样的父母,把自己的闺女卖个一个傻子。

小蔓啊,下个月清辞调去海南岛,你跟她一起过去。欢欢现在停课,可能要拜托你照顾他一段时间。

等君山和她媳妇手上的项目完成,再去海岛接欢欢回来。”

“知道了爷爷。”

九岁的孩子又不是九个月大的孩子,除了给他饭吃,帮他洗下衣服还能干什么。

霍礼露出满意的笑容,从抽屉里拿出一个大红包,还有一只红翡手镯递给林蔓。

“这红包是我给你的见面礼,你嫁给给了清辞,你们俩就好好过日子。等过几年情况好转,我会想办法把他调回京市。

那只镯子是清辞奶奶,留给清辞娶媳妇的,我老伴没戴过,你收好。”

长者赐不可辞,林蔓双手接过红包和红翡手镯,“谢谢爷爷。”

“好了,你们先出去吧!”

林蔓见爷爷情绪不对,可能想起了早已逝世的奶奶了吧?

林蔓跟着霍清辞从房间走了出来,霍清辞对霍君山和萧雅说:“爸,妈,你们先休息一会,我带林蔓回房了。”

萧雅一听儿子要带儿媳妇回房,很有眼色地拉着霍君山和霍清欢走开。

“你们也休息一下,等你外公他们过来,我再来叫你们。”

霍清辞拉着林蔓的手,走进了东院的一间房。林蔓有些恍惚,还未缓过神来,就被他拉进了这个贴满喜字的房间。

房间里弥漫着喜庆的气息,衣柜门上贴着大大的喜字,搪瓷脸盆和热水壶也贴上了喜字,毛巾和枕巾上更是印满了喜字。

这些红色的喜字让整个房间都变得温馨起来,林蔓突然有了一种家的感觉。

她回头看了看霍清辞,他的脸上也洋溢着笑容。林蔓心里一暖,她知道,这个男人将会是她一生的伴侣。

霍清辞把东西整理好,拉着林蔓走到了床边,轻轻地为她脱下凉鞋,然后扶着她坐在了床上。

接着又从床头柜,拿出一本存折几张存款单,递给林蔓。

林蔓翻看一下存折大吃一惊,“你怎么存了这么多钱?”

霍清辞笑了笑,“这个是秘密以后再告诉你。”

每个人都有秘密,霍清辞不说,林蔓自然不会问,她把存折和存款单还给霍清辞。

“你的钱还是自己保管吧!”

“我们家都是女人管钱,难道你想让我把钱交给我妈管?”

霍清辞说完似笑非笑看着林蔓,林蔓反问:“我把你的存折捏在手里,你要用钱问我拿吗?”

霍清辞直接说好,林蔓把存折和存款单放在一边,从绿色书包拿出那两个用红纸包的大红包。

拆掉红纸,把钱数了数,说道:“城里娶个媳妇一般给个两三百彩礼,你妈怎么给我这么多钱?”

“我爸妈工资都不低,这钱你就拿着吧,我爷爷应该也给了五百块。

我姑姑和叔叔还有舅舅他们都会过来,应该还有几个红包,不过肯定不会超过一百块。”

林蔓想,霍清辞那些亲戚就算不给红包也没什么,给个一二十块就不错了,|天才一秒记住 言情小说 s23us.c o m一百块这么多她可不敢想。

“霍清辞,这么多钱你拿去存起来吧!”

“等会我带你去银行开个户,存到你账户里,你就当私房钱好了,想怎么用就怎么用。”

霍清辞的声音低沉而坚定,仿佛在向她承诺着什么。

林蔓从未想过,他会说出这样的话。

她惊讶地抬起头,看着他的眼睛,试图从他的眼神中找到一丝开玩笑的痕迹。然而,她看到的只有真诚和温柔。

林蔓的眼眶有些湿润,她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是呆呆地看着他,心中涌起一阵感动。

霍清辞看着林蔓感动的样子,心中也涌起了一股柔情。

他拉起她的手,轻轻地说道:“这是我应该做的,你是我的妻子,我想让你过得幸福。”

林蔓感受着霍清辞手心的温度,眼泪终于忍不住流了下来。

她扑进他的怀里,紧紧地抱住了他,说道:“谢谢你,霍清辞,你真的对我太好了。谢谢你给我一个家!”

霍清辞轻轻地拍了拍林蔓的后背,说道:“不要哭了,这只是一件小事。你是我的妻子,我想让你知道,我会一直在你身边,照顾你,爱护你。”

林蔓听着霍清辞的话,心中充满了幸福和感激。她知道,自己找到了一个好男人,这个婚她抢得真妙,直接躺赢。

“我能叫你清辞吗?”

“好,你叫我清辞,我叫你蔓蔓。好了,别哭了,我们以后好好过日子。”

“清辞,你是我从王艳同志手里抢来的,要是没有我,你会娶她吗?”

霍清辞直接摇头道:“不会,我对她好像没有那种,想要照顾她一生的感觉。

而你不同,我想照顾你,想给你一个温暖的家。”

林蔓又问:“你是因为同情我,才娶我的吗?”

霍清辞笑着摇了摇头,“不是,我是一名军人,也是一名医生,见过比你苦的女人多得去了,就算我同情她们我也没想娶她们。

当你过来拼桌要跟我相亲,我就只有一个想法,娶你,给你幸福!”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s23us.co 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2.s23us.co 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