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先存脑子,本故事纯属虚构,无脑爽,请勿考究细节。架空年代!架空年代!架空年代!】

【简介中女主一开始的人设就是先打脸极品家人,然后断亲。不喜有极品勿入,勿差评带节奏,写书不易请高抬贵手,谢谢!】

╭( ′? o ?′ )╭?

【钱难赚,屎难吃,书难写,加个书架行不行】

1966年6月中旬 京市某军区医院

林蔓因失血过多被送进医院抢救,朦朦胧胧苏醒片刻,她发现自己袒胸露乳躺在手术台上。

只看见一双戴着乳胶手套修长的双手,拿着纱布用力按在她高高的胸脯上。

抬眸间,她仿佛看到俊美如斯的谪仙…艹!她的缝合手术竟然是男医生做的?社死现场,让她原地去世,落地成盒吧!

林蔓又昏死了过去…劫后重生末世,23岁被人偷袭意外身亡,临死前抢回敌人亿万物资空间,又带回雷系和木系异能,魂归六零。

一个月后,京市国营饭店

重回六零早已出院的林蔓,她死死地盯着墙上的菜单,仿佛要把它盯出一个洞来。

她舔了舔干燥的嘴唇,对着前台的服务员说:“同志,一个红烧肉,二两米饭,没有粮票。”

服务员看了她一眼,熟练地说道:“好的,一共 6 角 2 分。”

林蔓交完钱找了张桌子坐了下来,突然,饭店的大门被人推开了。她下意识地抬起头…

一个男人走了进来,他身着一袭洁白的衬衫,下身穿着军绿色的长裤,长身玉立,气质如松,清俊贵气,一看就出身非凡。

他的黑发细碎地覆盖在光洁的额头上,剑眉斜飞,高挺的琼鼻上架着一副金丝边框眼镜,透过镜片,林蔓看清了来人的面容。

他的眼睛,一双潋滟的桃花眸,眼尾微微上翘,看似清冷禁欲,又多情妩媚。

他的睫毛浓密似鸦羽,煽动间仿佛能勾人魂魄。他的皮肤如凝脂般白皙,薄唇如绯,这男人称得上是千年难得一遇的绝色。

男人走到前台开始点菜,“一个红烧猪手,一个蛋花汤,一个芹菜炒瘦肉,再来三个馒头,四两米饭。”

“霍医生,你今天怎么点这么多菜?”

霍清辞神色淡淡说道:“嗯,等会相亲请人吃饭。”

林蔓没想到长得这么好看的男人竟然也要相亲,她的未婚夫被林霜那个臭白莲给抢走了,要不?她现在也找人拼个桌抢个婚?

她缓缓抬起头,看了一眼坐下来的男人,这男人怎么越看越有点熟悉呢?好像在哪见过…难道是在末世?

这时,一个长相清秀却打扮时髦的年轻女子,迈着轻快的步子走了进来,她站在那男人的桌前,一脸羞涩地说道:

“霍清辞同志,你好,很高兴认识你!我是百货商店的营业员王艳,你的相亲对象。”

王艳看着眼前俊美绝伦身姿挺拔的男人,心脏不由自主怦怦直跳。

霍清辞淡淡开口:“你好,请坐!”

“霍清辞同志,你的外在条件我很满意,听说你父母都在研究院,你下个月打算调去海南岛?”

霍清辞点了点头,“嗯。”

王艳皱了皱眉,“霍清辞同志,你要是调去海南岛,那我的工作怎么办?”

霍清辞今天原本没打算过来相亲,他爷爷强制他,必须在离开京市之前娶个京市媳妇,他明白家人这是担心他随便在海岛找个土着,没有办法他只能过来看看。

他不明白,他们都还没确定要不要谈,这个女的怎么好意思问他,他去了海南她怎么办?

“王艳同志,我知晓你在京市有工作,你要是舍不得这份工作,我看我们两个还是算了吧!

我不但要调去海岛,而且这次我还要带一个孩子,过去那边一起生活。”

“什么?你竟然还要带着拖油瓶一起过去?你长得人模人样这是想骗婚吗?”

霍清辞很是无语,这个女人怎么这么没素质,一开始什么情况,双方的熟人不是先透露过了吗?

林蔓似笑非笑走到他们桌前,“霍医生,介不介意拼个桌?”

霍清辞一脸错愕看着来人,原来是她,“坐…”

王艳一脸不悦地看着林蔓,“你这个女同志怎么回事,我们在相亲,你怎么凑过来?”

“哦,你们还没相完吗?我是霍医生的第二个相亲对象,要不大家一起坐下来聊聊。”

总之你不尴尬,尴尬的就是别人,林蔓想摆脱那窒息的家庭,当然得找个优质的男人带她逃出生天。

她刚刚可是亲耳听到这个叫霍医生的男人,准备调去海南岛,只要离开京市,要林蔓做什么她都愿意。

末世什么都靠抢,回到六零婚姻自然也靠抢,钱她不缺她只缺德。

王艳攥了攥拳,恨不得把这个狐狸精的脸抓烂,她对着霍清辞说道:“霍医生,她真的是你今天的相亲对象?”

霍清辞原本想否认,看着那张漂亮的小脸蛋又点了点头,“嗯,她是我今天第二个相亲对象。”

王艳看着男人刀削的面容,又看了看女人精致的五官,心里的嫉妒之情油然而生。

林蔓礼貌地笑着对王艳说道:“王同志,你好,我叫小蔓今年十八岁,是霍医生的朋友,也是他的第二个相亲对象。

原本想等你们相完亲再过来,想着人多热闹还是一起拼个桌吧!”

王艳听着林蔓的话,气得脸都绿了,她指着林蔓骂道:“你这个不要脸的女人,明明知道他在相亲还过来打扰,你是不是故意的?”

林蔓假装委屈地看着霍清辞,“霍医生,你看她……”

霍清辞见王艳口出恶言,心下有些不喜,“王同志,请注意你说话的语气。”

王艳不依不饶地骂道:“我看你们两个就是一伙的,你们俩长得人模人样的,怎么这么不要脸,我真是瞎了眼才会来跟你相亲。”

骂完,她气呼呼跑了,林蔓见霍清辞沉着脸,尴尬一笑转身想跑,霍清辞一把拽住她的手:“去哪?”

“那个…”

“林蔓同志,坐吧!你不是要跟我相亲吗?”

“咦,你怎么知道我叫林蔓?”

“半个月前,你的伤口是我亲自缝合。”

林蔓尴尬地想再死一次,霍清辞又说:“我知道你的未婚夫跟你表妹好了,你闹自杀,人生没有过不去的坎,说不定下一个会更好。

你看我怎么样?我叫霍清辞,今年24岁,军校毕业,军区总医院外科医生,之前评的中校军衔。

拿的是行政14级工资,一个月141元。爷爷京市总军区司令,父母是航空研究所的专家,一个弟弟在当兵,小弟今年才九岁…”

24岁的中校?中校级别应该相当于副团级吧?好像今年取消军衔了,没想到他年纪轻轻就拿14级的工资。

林蔓尴尬一笑,这个霍清辞家世真好,父母双王,自己还这么优秀,这样的对象简直打灯笼都难找。

她的父母也是双亡,不过是死亡的亡,他们虽然人没死,不过在她的心里早就死了。

一想起她那糟心的父母,林蔓就忍不住想吐血,她怎么会有那样无脑又可耻的家人…

“林蔓同志?你怎么了?”

“霍医生,我觉得我配不上你,我看我俩还是算了吧!”

霍清辞被气笑了,“你把我的相亲对象赶跑了,就这么走了,难道不应该赔我一个?”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s23us.co 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2.s23us.co 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