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甜甜歪着小脑袋,笑着望着通政司通政使。

哦、不对,现在应该叫他顾风了。

“你……你、不可能、不可能!”

“那件事,当时只有我们两个人,根本不可能有第三个人,你是谁?”

“鬼、你是鬼!你是怪物!”

陈年旧事被人戳破,他知道,慕容夜一定会派人去他房中搜查。

查出那些他埋藏的金砖。

他的身份暴露也是迟早之事。

他顿时面如死灰,指着江甜甜怒骂不止。

“你这畜生、我打死你这个畜生!”

这时,御史大夫张启成身后,一个三品中年男子的官员猛地冲出,朝着顾风就是一顿拳打脚踢。

“我说怎么每每提及家中之事,你就隐晦不谈,亏我以前还以为你是因为家中突逢变故,一时难以走出来。”

“原来、你竟是冒牌货!”

“我养你十四载,为你筹谋规划。”

“可没想到你入朝为官后,便与我分处不同阵营,与我处处作对。”

“曾经,我一度伤心挂怀,不明白为何你会变成这样!”

“可是现在、我明白了,你就是一条冷血自私的冒牌货,你根本不是我那外甥!”

“你害死我亲外甥,看我不打死你!”

中年男人叫陈毅,他不由分说、朝着顾风拳打脚踢,打得顾风抱头鼠窜,哀嚎|天才一秒记住 言情小说 s23us.c o m不止。

众人哗然……

慕容夜点头致意,叶青立刻命人去顾风家中搜查。

“我可怜的外甥啊……原谅舅舅啊,是舅舅对不起你啊。”

陈毅将顾风痛揍一顿,见顾风被人带走,他却只能颓然坐在地上嚎啕大哭。

他的小妹啊,他最宠爱的小妹啊。

他父母早亡,跟妹妹相依为命,后来妹妹嫁给一个庄稼汉,也都是妹妹妹夫一家养着自己。

他立志苦学,妹妹妹夫便一直支持他。

后来,他考中进士,想将妹妹妹夫接来京城。

可她们说习惯了村野生活,不愿离开,他便只能尊重他们的想法。

但他隔三差五都会派人捎去充足的银两,保证他们衣食无忧。

却没想到遇到灾年。

妹妹妹夫有钱、有粮。

可流民众多,人在饿急眼之下,集体冲入他们村,抢光了粮食,更有些无耻汉子,竟当着妹夫的面,玷污了自己的妹妹。

妹妹意识到危险,提前将陈欢藏起来,嘱咐陈欢去京城寻亲……

当年,陈毅得知南方受灾,可能会威胁到妹妹所在的丰源县,他立刻带上人马赶去。

看到的却是满地饿莩,以及妹妹妹夫被流民残忍杀害亵渎的尸体。

那一刻、他又悔又恨,恨自己为何当初不强势一点,将他们留在京城。

他最后找寻许久,才遇到陈欢。

多年未见,陈欢早已大变样,他心中也曾有疑惑。

但当陈欢拿出妹妹的一些旧物,他便红了眸子,对这个外甥的愧疚超过了那仅存一丝的怀疑。

没想到、竟是因此,阴差阳错收养了杀害他亲外甥的凶手,这让他怎么不崩溃呢?

瞧见昔日说一不二的三品大员,此刻宛如一个小孩儿般跪地痛哭,众人不禁唏嘘不已。

惨、真惨啊!

“爷爷、你……你别哭呀。”

江甜甜见状,上前几步,软乎乎的小手帮陈毅擦了擦眼泪。

陈毅见到如此软萌可爱的江甜甜,瞬间想到自己曾离家前的小外甥,那时,他也是这般娇憨可爱,一时间,不由得哭得更凶了。

“……”江甜甜。

这咋还越哭越厉害了呢?

“爷爷、那个坏叔叔当年的确是想要将你外甥害死。”

“但他当年也是孩子,所以,你外甥并没有死,只是重伤昏迷,失去了小时候的记忆。”

“你们有祖上的福泽庇佑,他当年被逃难的一户难民救下,这些年一直住在巫溪县大柳树村,爷爷若是觉得实在心中有愧,可以去寻他呀……”

江甜甜掰了掰手指道。

“此话当真?”陈毅闻言,“噌”得一下自地上站起来,抹了一把眼泪,便飞速朝着宫外跑去。

这一幕,看呆了众人。

尤其、众人看向江甜甜的目光中,带着无限恐惧与后怕。

江甜甜转身,回眸朝着众人甜甜一笑。

那些原本反对恭亲王被抄家处斩的官员顿感脊背发寒,纷纷退避。

“殿下、我、我突然想起,我家中老母病重,我还要为她去寻太医。”有人慌忙道。

“对、我、我、我表弟娶亲,我得马上赶过去……”有人哂笑着。

……

“我、我家母猪要生崽儿了,我,我也得去看着……”

轮到后面,有人实在找不到借口,不由得扯出母猪生崽这等谎言。

很快、原本热闹嘈杂的御书房外,人去楼空。

只剩以御史大夫张启成为首的一众老臣面面相觑,目光震撼地望向场中那个小奶娃。

今日,李尚书等人分明是见殿下年幼,存心起了威胁的心思。

不料,一切却被江甜甜给尽数戳破。

“蒋逍遥这个兔崽子,可真是生了一个好外孙女儿啊……”

张启成捋着花白的胡须,一脸的艳羡。

生!他回去就要督促那群不成器的孙子们给他继续生。

一定要生出来一个这般软萌可爱的重孙女儿才行!

……

事情接连发生,慕容夜派出去搜寻证据的人也纷纷回来,结果与江甜甜所说一般无二。

皇家演武场那边,受害者做好登记,慕容夜见他们其中很多人思亲心切,便同意他们先回家探亲。

当然、即便是回家,也只能是一些离得近的一些人先探亲。

离得远的,一来一回,路上耽搁行程。

毕竟,作为受害者。

她们只有亲眼见到恭亲王这个祸害被万刀砍死,方能慰藉她们伤痕累累的心。

除此之外,对他们的抚恤还没有发放,慕容夜自然不会允许她们就这样走了。

至于抚恤,他早已吩咐户部连夜赶制章程了,以确保每个人都能衣食无忧过往后半生。

……

而此时,京城的大街小巷以及与京城离得近的一些县城,此刻却是喧闹不断。

“滚开!你滚开!你离家数十载,身子早就被玩坏了,谁知道有没有染上脏病,你还回来干什么,你怎么不死在人牙子手中?”

一个不知名的村落中,一个满面沟壑的银丝妇人见到失散多年的女儿回来了。

一听说女儿的遭遇,气得她一盆刷锅水泼了出去。

门外、原本满心欢喜的女人愣住了。

听着耳中的谩骂,感受着周围村民的指指点点,她面色苍白如纸,整个身体也变得摇摇欲坠……

PS:感谢妖月宫主的点赞~

感谢寂止的为爱发电~

麻辣烫决定今晚上熬个夜,把明天的也写出来,帅哥仙女们先晚安呀(づ ̄3 ̄)づ╭?~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s23us.co 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2.s23us.co 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