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了,各位既然到了我这醉梦酒楼,那就应该醉生梦死,何必动刀动枪呢?”空灵娟秀的画卷发出轻轻的低吟,妖月旁边的少女,露出丝丝涟漪的笑意,让云霄心魂一颤,是如烟?

不,不是,如烟已经死了。死了!

云霄眼中寒光森森发出骇人的目光,王家你们就算逃到天涯海角我也会把你们赶尽杀绝,无关对错,无关生死,只是一个执念,或许他们无辜,或许他们无罪,但是是非因果,从现在开始,不是我的错,而是世界的错。

感受到云霄身上的杀气,虽然比之在场的人来说很淡,但是那惊人的杀心和杀意却是让在场的几位老者感到心惊,这位谜一般的少年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既然叶姑|天才一秒记住 言情小说 s23us.c o m娘就说了我等岂能不尊,不过美酒佳人俱在,难道各位如此良辰美景不赋诗一首?”一位白衣书生笑而不露,袖手一回,三步一闪就是天涯,转身走到场中央,言语之间,带着一股浩然正气一看便是刚直之人,让人好生好感。

“好,我赞成。”坐在连湛身边的一个老者率先举手赞成,其他人也纷纷赞成,至于云霄没有反对的资格,不过云霄也不屑去反对,小样我古华夏五千年的历史长河之中美酒佳人的传说多如牛毛,一直都是文人骚客歌颂的对象,随随便便剽窃一首都是千古名句,还怕斗不过你们几个吗?

“那我就先来赋诗一首!”帝俊率先出口,上前一步,作为下一届的妖帝之位强有力的竞争者,关于文采诗词那是一个信手拈来,五步踏出,便是开口。

且出征

策马逐冷月,醉舞寒沙里

舍琴击青锋,对酒唱佳人

“好,好一首《且出征》,让我等佩服,“策马逐冷月”,策马追逐冰寒的明月,体现了壮士的孤独和寂寞,只能以一人独对寒月之凉,表现了出征人的豪气和孤独;“醉舞寒沙里”,在寒沙之中,把酒言欢,醉舞起剑,表现出出征人的洒脱和离别的愁绪;“舍琴击青锋”,舍去古琴敲响青锋长剑,表现出出征之士,渴望站在沙场为国家出力,建功立业的急迫心情;“对酒唱佳人”看似平淡,却是借酒消解和佳人的离别之情,表现出对佳人的爱意和眷念。”(这个是自己写的,大家随便看看,不要计较)白衣书生也在帝俊出言之后说出了自己心中的想法,和见解,赢得了众人的赞赏。

“公子好文采,五步成诗,小女子佩服不已。”叶灵也是出言轻赞,妖月更是一脸的崇拜和饶有兴趣的看着云霄,期待云霄带给他们惊喜。

“哈哈,霄兄别闷着啊!我想以霄兄的天赋肯定文采斐然,不同凡响!霄兄何不赋诗一首?”帝俊刚出口就引来连湛的不满,在连湛等人看来云霄武道天赋如此妖孽,诗词歌赋的话肯定很少涉猎,否则绝难达到现在的地步,帝俊此言无不是针锋相对,就看云霄这麦芒如何应对了。

“这还是你们先来吧!关于美酒佳人的诗我实在写的太多了,容我好好想一首。”云霄也皱眉不已,好似很为难的样子,让帝俊暗爽不已。

“好,既然霄兄胸有成竹,那等会又何妨,只是……”帝俊后面的话云霄不说也知道,不过小样跟我玩,玩死你!

“既然霄兄需要一点时间,我们继续吧!”白衣书生对于云霄答应下来,而且说诗太多了,也是摇头不已,果然年少轻狂,这么冲动。

连湛也是对着云霄挤眉弄眼的,生怕云霄出丑一样,脑海之中快速的收集关于美酒佳人的诗句。

“你们不来,我来。”海霸恶狠狠的盯了云霄一眼,得意的把自己想了很久的诗开口。

约乾山

饮酒乾山巅,酒尽人将远

舞袖乘浅醉,吟诗因月圆

琴断流水泣,剑抛高山眠

云知玉人意,风转云径散

“我也来。”

寒剑敛清秋,相思玉手扶绣楼,归鸟木笼囚;

美人莲花指,瑶琴一曲抒绵忧,烈酒堪润喉。

;不知什么时候古月也在一个角落,独自品味一杯好酒,幽幽的开口道:“仗剑侠客行,娇娆共苍穹,把酒主沉浮。”

“呵呵,你也来了。”云霄听到古月说的话对着古月笑了笑,把酒而去,举盏更酌。

“你想好了吗?如果没有想到我可以帮你。”古月轻轻的把手中的酒杯摇动,酒水游动,摇晃之间散发出醉人的香气,让人体会到一种难以言表的感情在心里流动。

“不用的,写诗而已,这都不是事。”云霄自信的扫视着周围那些自以为牛叉的人,你们等着小爷一定让你们大吃一惊,不过,你是什么时候来的。

云霄疑惑的望着古月,不过当他回头一看,嘴角抽搐不已,不是古月一个人来了,是大家都来了,昊天以及海皇两人和一个云霄并不认识的年轻人在角落交谈着什么,不时发出欢快的笑意。

“等下的事情都拜托周兄了。”海皇把一枚空间戒指递到周经的手中,一脸的得意,小子敢跟我横,你给我等着。神色飘忽之间与云霄的目光撞在一起,发出激烈的火光。

“海公子放心,我周经修炼虽然不行,但是这对子绝对堪称看家本领,中州对王那可是吹的,若论文采对子当世无人能敌,区区一个乡下的来的野小子能有什么本事,等会看我如何骂的他狗血淋头。

“海兄,这人可靠吗?我怎么感觉不行啊!”看着一脸得意和嚣张的周经,昊天却是警惕起来,如此狂妄自大之人远远不是高手所为,在昊天眼中的高手莫不是普普通通的,就像家族圣地之中的藏书阁扫地的老者,那可是……

想到那个老者,昊天亦是按捺不住内心的激动,手掌微微颤抖。

“昊兄,你这是?”海皇看着昊天的神色不自然上前询问道,现在他们两个可是一条战线的,而且昊天可不是现在这么简单,如果是他全盛时期就连帝俊也是要避其锋芒的,这次要不是为了不引起其他势力的注意没有带多少高手前来,也不至于让云霄现在这样嚣张。

“嚣张?”海皇阴狠的看着云霄,你再嚣张你也是一个人,我打不过你但是你的家族呢?海皇想到刚才奴才禀报的情报,嘴里露出丝丝笑意,我要让你痛苦一生,株连九族。

对付敌人并不是杀了他才是最高的境界,最高的境界是要让他生不如死,有时候活着或许比死了更加难受。

“云兄,你的诗呢?都这么久了,你该不会逃吧!”帝俊委婉的对着云霄说道,语意之中透露着,你实在不会就逃吧,就算不说也没关系,讽刺之味十足,但是帝俊一双温婉的眸子发出真诚的光芒,让人不忍生出好感,如果现在骑上一匹白马,那绝对是童话的王子,相比起来云霄就是一个穷屌丝了。

一身廉价的白衣,虽然看着很是轻松自然,给人一种清爽的感觉,但是帝俊一身紫色的长袍,紫丝缠绕,发出淡淡的紫光,云霄一个鉴定术过去。

“紫衣皇袍“封”,洪级下品,战气之帝,霸之皇袍,取西域极地冰蚕天丝制成,防御力极强,蕴含极冰炎气,可焚万物。”

“妈蛋,这么变态,果然都是高富帅啊!”云霄看着帝俊身上的紫衣皇袍,不由暗骂如果有机会一定夺过来,不过现在是要装逼的时候了,不给你们一点颜色瞧瞧,你们还不知道我们华夏千古文明。

云霄一步举酒,二步成诗。

开口道:“《劝酒》。

昨与美人对尊酒,朱颜如花腰似柳。今与美人倾一杯,

秋风飒飒头上来。年光似水向东去,两鬓不禁白日催。

东邻起楼高百尺,璇题照日光相射。珠翠无非二八人,

盘筵何啻三千客。邻家儒者方下帷,夜诵古书朝忍饥。

身年三十未入仕,仰望东邻安可期。一朝逸翮乘风势,

金榜高张登上第。春闱未了冬登科,九万抟风谁与继。

不逾十稔居台衡,门前车马纷纵横。人人仰望在何处,

造化笔头云雨生。东邻高楼色未改,主人云亡息犹在。

金玉车马一不存,朱门更有何人待。墙垣反锁长安春,

楼台渐渐属西邻。松篁薄暮亦栖鸟,桃李无情还笑人。

忆昔东邻宅初构,云甍彩栋皆非旧。玳瑁筵前翡翠栖,

芙蓉池上鸳鸯斗。日往月来凡几秋,一衰一盛何悠悠。

但教帝里笙歌在,池上年年醉五侯。”

“厉害。”连湛瞠目结舌,跟别提其他人了,二步成诗,竟然还能够有如此的文采虽然之前等待了几分钟,但是物有所值啊!

“没想到公子也是爱国之人。实在让小女子佩服不已。”叶灵看着云霄的眼神开始变得神采飞扬起来,心中升起一丝拉拢的心思,这少年也是好俊,如果推荐给父皇一定能够成为国之栋梁。

想到这里,叶灵开口道:“不知霄公子能否为当朝陛下效力,如果想的话,我保证一定给你高官厚禄,享不尽的荣华富贵和修炼资源。”

“这个我这人懒散惯了,受不得束缚,我还是不去了。”让云霄去当官开玩笑,这是万万不可能的,但是云霄转口道:“其实要我去,也不是不可能,如果姑娘可以嫁给我的话,我倒是可以考虑考虑。”

云霄这话一出那是让所有人都是一惊,万万没想到云霄这个屌丝,要逆袭白富美,这他妈的支持不?

“无耻!”妖月穿的暴露,行事风格,更是暴力无比,直接把酒杯朝着云霄扔了过去,可惜是不可能打到云霄的。

“可恶啊!杂碎,你竟然……”

昊天几人纷纷暴怒无比,身上杀气直冒,恨不得把云霄当场斩杀,但是现在就是一剑杀出,迅猛击杀。

“哼,不要丢人现眼。”

云霄这话一出那是让所有人都是一惊,万万没想到云霄这个屌丝,要逆袭白富美,这他妈的支持不?

“如果霄公子有那个能力,小女子又岂敢不应。”叶灵笑靥如花,一笑倾人城,再笑倾人国,可谓迷倒众生,就算是帝俊也是心动不已,可是眼前有只苍蝇在面前挑衅,嘴上的笑意也是僵硬下来,战机一触即发。

“喂,喂,这是干嘛?我们不是说不打架的吗?来喝酒作诗,喝酒作诗。”连湛看着空气之中弥漫的火药味,连忙出来打圆场,把战局分割开来。

“好,喝酒作诗。”帝俊继续挂起笑意,对着叶灵微微行礼,就退了下去。海皇见到帝俊都退了也只好选择撤退,不过临走之前也是横了云霄一眼,意思不言而喻,你给我等着,你嚣张不了多久了。

“对对子。”白衣书生耳边传来海霸是声音,白衣书生回头望了海霸一眼,点了点头,示好之意明显无疑。

“大家喝酒赏美,吟诗作对,这酒,美,诗三者全了就差一个对,我们来对对子如何?”白衣书生说道。

“好,我们先来。你上!”海皇对着周经暗示了一下,就走了上去。

海皇对着云霄就开嘴说道:“一乡二里共三夫子不识四书五经六义竟敢教七**子十分大胆。”

云霄毫不客气的反击道:“十室九贫凑得八两七钱六分五毫四厘尚且三心二意一等下流。”

海皇感觉被云霄反骂立刻脸色青霜,嘴里随即再次开口:“图画里,龙不吟虎不啸,小小书僮可笑可笑。”

“书童吗?”云霄看了看自己这一身打扮却是很像,不过书童如何?我就算是书童也比你强:“棋盘里,车无轮马无缰,叫声将军提防提防。”

“哼!”海皇听出云霄暗中的讽刺,再次发飙:“莺莺燕燕翠翠红红处处融融洽洽。”

“哼个毛线,小样跟我斗你还嫩了点。”云霄暗道你会发飙我就不会吗?看我如何秀你一脸:“雨雨风风花花叶叶年年暮暮朝朝。”

“好厉害!”妖月几人看着云霄和海皇两人斗得难解难分,纷纷出言,这些对子实属绝对啊!流传出去,今日之对绝对流传千古,不过为啥周经的脸色比之海皇还要苍白无比,那已经不是白了而是雪,白的心寒。

“你还有吗?快说啊!对死他。”海皇用余光注视着周经的脸色,看到那苍白的表情,就知道要遭,赶忙催促道。

“等等,你等等,想到了。”周经忽然灵光一闪,立刻传音给海皇,海皇也是配合的走上三步,开口道:“十口心思,思君思国思社稷。”

“好。”叶灵拍手叫好,可是几个世家子弟却是不屑一顾,社稷算什么,有家族重要吗?世家之中从小灌输的观念就是家族利益为上,国家只是虚设罢了。

“如此风花雪夜,谈国家这么沉重的概念你不嫌累啊!如此美景,好酒美人,我就来个,八目共赏,赏花赏月赏叶灵。如何?”云霄伸出一只手做出抬叶灵的颔首的动作,让海皇抓狂不已,帝俊也是神色一变,不过现在却是难以插手,因为帝俊知道就算自己上去也未必比云霄两个强,不过气势不能输。

“你给我顶着。一定不能败。”帝俊给周经使了一个眼神,那意思让周经冷汗湿了一身,这少年好强啊!

“哼,你是威风啊!不过比之我还是差了一点。”海皇脸色阴郁的快要出水了,如暴风雨前的黑云浓重而深沉。周经也是苍白到了极点,拼了。

“我上等威风,显现一身虎胆。”看你如何接,我比你威风,我是上等的人,而你却是下等的人,我们不是同一个世界的,蝼蚁永远是蝼蚁难道还能翻天不成,感觉到海皇的鄙视,这是在以出身压人,不可谓不毒啊!

不过,我是下等人又如何?就算我是下等人我也比你高贵,云霄暗自冷笑让你看看下等人的力量:“你下流卑贱,露出半个龟头。”

“粗俗。”

“丑陋。”

“不堪入目!”

“真不知道这种下流之人是怎么到这里来的。”海皇含沙影射,抱海霸的一箭之仇,真可谓讽刺了云霄,也骂了连湛。

“小子你想死吗?”连湛身上杀戮之气绽放一时间房间好似寒风刺骨,森森地狱,无尽冤魂在游荡,哭诉。

“哼!”海霸冷哼一声海皇才回过神来,冷汗不止:“你家坟头来种树。”

“小子你真的想死吗?”敢在我家的坟头种树,你小子死定了,就连其他强者也是脸色一变,难道海霸要和连湛开战吗?望着一脸波澜不惊的海霸,却是难辨虚实。

“前辈稍安勿躁,何必跟一群杂鱼见识。”云霄眼中寒光一闪道:“汝家澡盆杂配鱼。”

“你,你,你,你竟敢骂我是杂鱼。”海皇本来被云霄压着就十分不爽,顿时惊吼出声,毫无大家风范。不过换做是任何人都要吐血吧!

“噗!”

sdldtxt/xs/99286756/1919150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