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对对对,我一时忘记了。”

男人点点头,幸灾乐祸地看向江淮书。

他们安远侯府,真是没有福气。

前脚刚和离,前夫人就被封了一品诰命。

就连他的女儿,也得到了皇帝的青睐。

江淮书现在,估计都把肠子悔青了!

江淮书的确后悔。

他眉头微皱,双手紧紧地握住衣角。

怎么会这样?

皇帝怎么会这么喜欢那个小野种,还封了云绾柔为一品诰命夫人。

他父亲当年,立下赫赫战功,母亲都没有当上诰命夫人。

云绾柔不过是,他们安远侯府的弃妇。

她凭什么能当诰命夫人?

难道皇上还不知道,他们已经和离了?

皇上想要犒赏侯府,却犒赏错了人?

江淮书正想着,宫女们便端着菜肴,鱼贯而入。

皇帝的目光,在众人的身上扫过。

他已经做好了,偷听泱泱心声的准备。

【呀,大猪蹄子的位置,是谁安排的?安排得挺好,下次继续!】

皇帝嘴角微勾,眼眸里溢着得意。

别的位置,都是宫人安排的。

只有江淮书的位置,是他特意跟宫人,打过招呼的。

知道泱泱不喜欢江淮书,他故意让人,将江淮书安排得远远的。

这个小家伙,果然对他的安排很满意。

【王爷爹爹也来了,可惜他的位置,没能与娘亲挨在一起。】

【丞相大人这张脸啊,真是吃亏。长了一副奸相模样,但为人却是刚正不阿的。】

【周将军骁勇善战,为了江山社稷,可以付出性命,是难得的一员猛将。

只可惜他说话太直了,在朝堂上得罪了不少人,已经有人动了除掉他的念头咯!】

皇帝转头看向周勇,眉头微微一皱。

周将军可是大功臣,是谁要对周将军不利?

皇帝想继续往下听。

然后随着菜肴摆上桌,泱泱的目光,完全被菜肴黏住了。

【哇,好多好吃的!】

【那是海参么?我还没吃过海参呢,那是什么味道的呀?】

【那个黄黄油油的是什么呀,看上去好好吃,好想吃一口哟!】

皇帝已经做好了,拿小本本记下来的打算了。

然而在听见泱泱的心声后,嘴角微微一抽。

别说这些没用的,继续看那些大臣。

“泱泱,那边那个是太傅,跟你外祖父一样,位列三公。”

“那边那个是九驸马,是贤妃的弟弟。”

皇帝抬起手,一一跟泱泱介绍众人。

想要引导她,继续往下想。

然而泱泱的整颗心思,都在吃饭上,压根听不进去一个字。

【猪蹄呢,怎么没有我最爱的猪蹄?】

【宫宴连猪蹄都没有,差评!】

皇帝:“……”

是谁让他们这么早,将菜端上来的?

全都给他撤下去!

皇帝咬了咬牙,气得脸色铁青。

但他也只能在心里想一想。

毕竟今日是中秋宫宴,没酒没菜,算什么宫宴?

见泱泱的注意力,已经被美食勾走。

皇帝便将目光,落在了孟砚尘的身上。

“齐王,你也老大不小了,打算何时娶妻?”

“是啊!”

皇后微微颔首,在皇帝的身边附和。

“尘儿,你可有中意的姑娘?说出来,让你父皇给你赐婚!”

皇后嘴角微扬,笑眯眯地看了看孟砚尘,又转头看向云绾柔。

她儿子的心思,她这个当母后的,最清楚不过。

&nb|天才一秒记住 言情小说 s23us.c o msp; 云绾柔虽然是二嫁妇,但她品性淳厚,仪态举止端庄大气。

最重要的是,尘儿喜欢她!

听见皇帝和皇后,突然提起他的婚姻。

孟砚尘缓缓站起身来,对着二人抱拳。

“回父皇、母后,儿臣已有心仪之人。

不过她尚未接受儿臣,儿臣不想逼她,就不劳烦父皇赐婚了。”

云绾柔还没接受尘儿?

皇后眉头一皱,恨铁不成钢地,睨了孟砚尘一眼。

他平时的魅力,都被他藏哪里去了?

都这么久了,怎么还没搞定绾柔?

“既然她不接受你,你就换一个。堂堂齐王,还能被女人牵绊住?”

皇帝的目光,在女眷中快速一扫。

很快,他便看见了,坐在靠前位置的秦诗宜。

秦诗宜对上皇帝的眼眸,心中一喜。

她敛下眼眸,嘴角噙着一抹羞涩的笑意。

皇帝瞧见她这副表情,眉头顿时皱在了一起。

秦家小女的身份,倒是与齐王相配。

可惜这丫头,不是个善茬。

上次跑到他的跟前,委婉地跟他说了,齐王与云绾柔之间有些暧昧。

今日又当着贤妃的面,为难云绾柔。

像这样无品无德的女子,配不上齐王!

想着,皇帝将目光,移到了秦诗宜身旁的女子身上。

“朕瞧着,太傅的孙女就不错嘛!仪态端庄,举止优雅,是齐王妃的绝佳人选。”

闻言,秦诗宜嘴角噙笑。

她刚离开椅子,还没来得及完全站起身来,突然愣住了。

等会儿,皇帝刚才是的是谁?

太傅的孙女?

他刚才不是在看她么,怎么会突然提起太傅的孙女?

秦诗宜脸上的笑意一僵,又重新坐了回去。

她转头看向,坐在她身旁,一脸惶恐的少女,眼眸里溢满了嫉妒。

不等少女起身,孟砚尘连忙道:“父皇,儿臣心有所属。除了他,儿臣不会娶任何人。”

【王爷爹爹好样的。娘亲知道你对她的真心,一定会被打动的!】

【皇上祖父抱了我一下午,我本来觉得他还不错,没想到他居然想要拆散我们一家三口。】

【不好,我不喜欢皇上祖父了。王爷爹爹是娘亲的,你不可以拆散他们。】

【你若是再想乱点鸳鸯谱,我就要生气了!我生气的样子是很可怕的,像这样!】

泱泱双手叉腰,对着皇帝龇牙。

云绾柔被吓得站起身来,一颗心,也跟着悬了起来。

“泱泱还小,不懂事,不是有意冒犯皇上的,还请皇上恕罪。”

云绾柔的声音,缓缓传入秦诗宜的耳里。

她嘴角一扬,眼眸里多了几分嘲讽。

这个女人的女儿,真是好大的胆子,居然敢对着皇上龇牙。

就算皇上再喜欢小孩子,也绝对不会放纵她的。

将那个小野种处死都是轻的,最好能一人获罪,全家遭殃!

sdldtxt/xs/92565466/4742560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