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 枪声一响震众人

楚辰也没在意,明日就是除夕了,既然这蓝天磊喜欢那高脚杯。

那么明天拿两个新的,当作新年礼物咯。

反正空间里面多得要死,最没用的就是这玻璃杯了,那么多小区高楼,哪家哪户没有。

正当两人闲聊着的时候,此刻城主府门口,突然出现了一群人。

每个人手上都提着礼物,聚集到城主府门口。

“老爷,门外刚才那些公子们的家主求见。”

一个管家模样的人走进来对着蓝道。

“来得倒挺快,让他们进来吧。”蓝天磊吩咐管家去传。

不一会儿,几人就都走到了蓝天磊和楚辰的前面。

“拜见蓝城主......”一行人纷纷行礼。

“这两位就是楚公子和楚夫人吧,我等犬子有眼不识泰山,冲撞了二位,故特地略备薄礼,前来聊表歉意。”

为首一个长得胖乎乎的中年男人朝着楚辰说道。

楚辰转头看了一眼蓝天磊,好家伙,难怪叫那些公子哥回去通知他们的长辈。

敢情在这儿等着自己呢。|天才一秒记住 言情小说 s23us.c o m

不过看着他们手上的东西,可不是什么破烂玩意儿,既然来了,岂有不收之理。

这时蓝天磊也站出来说道:“楚兄,既然大伙前来赔礼道歉,这礼物,就收下吧。”

“既然蓝城主都这么说,而且我夫人也仅仅是受了点惊吓而已,所以,这件事就过去了。”

楚辰也站起来,对着众人说道。

众人将东西放下,就准备告辞而去。

其实,要不是蓝天磊的暗示,谁特么来给他送个礼,老子管你是谁。

每个人心里,也就将楚辰当做是依附在蓝天磊身边的一个富家公子而已。

楚辰怎么能够看不见他们那卑微的脸上,却带着一丝不屑的意味。

于是又开口对着众人说道:“各位都是大富大贵的人家,我楚辰虽然小门小户,但也不是随意能够拿捏的人。”

“这次就算了,如有下次,犹如此缸。”

说完楚辰抬起手,一枪就将城主府里面摆放的一个大水缸打得稀巴烂。

而手枪与以往一样,收在宽大的袖口里面。

这一声枪响和那被打得四分五裂水花四溅的水缸,却深深的震撼了众人。

就连蓝天磊,今日,也是第一次见到楚辰这神乎其技的手段。

良久,众人才反应过来,要是之前眼睛里还有着一丝不屑的话,那么现在,全部都变成了惊恐。

这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存在。

“楚公子,我等再不敢让这样的事情有下次,放心,我等可以用性命担保。”

楚辰没有理会众人,带着李清莲,拜别了蓝天磊。

拿起那一堆的礼物,走出了城主府。

随着面包车的轰鸣,在众人惊恐的眼神中,一溜烟的朝着自家驶去。

楚辰走后,众人才反应过来,纷纷朝着蓝道。

“城主大人,敢问这位楚公子........”

“也就你们清高,你以为楚公子看不出你们眼中的不屑。”

“这就告诉你们,楚公子,与上面那位,交情可不浅呐,好了,水缸你们赔啊,都回去吧。”

话已至此,要是谁还头铁想去碰碰,那他就管不了了。

要不是看在他们年年对自己进贡的话,蓝天磊还真没必要帮他们。

看着蓝天磊没有搭理大家的意思,众人也纷纷的离去。

楚辰载着李清莲来到了宅子门前,楚辰掏出钥匙,顺利的打开了那扇大门。

“相公,这是.........”李清莲惊讶得张大了嘴巴。

相公什么时候在这青云城有这么大的宅子,自己却毫不知情。

“好了,别惊讶,这里也是你的家,我之前买下来的。”楚辰解释到。

带着李清莲就走进了里面。

李清莲到底是见过楚辰别墅的人,虽然这城里的大房子,想起来也是价值不菲。

但是对于别墅来说,那就看起来没那么舒适了。

所以她也就知趣的不再追问。

当她看到房间里摆放着女人衣物的时候,她就想到了。

“罗伊和小芳以前就住在这儿吧。”李清莲拿起一件衣服问道。

“是啊,他们以前住在这儿,但是不怎么安全,所以就带回马山村。”

楚辰毫不掩饰的说道,其实经过这么久的相处,李清莲早就知道了罗伊和小芳的身份。

虽然相公说是秘术,但自己又不是傻子不是。

李清莲没有表现出丝毫的不悦,而是将衣服又放进衣柜里面。

开始整理起了床铺,毕竟,今日应该是不会回去,明日直接回马山村过除夕就好。

看着忙碌的李清莲,本来想着下午带着她上街逛逛。

一来自己对于这个青云城也不熟悉,二来今中午的事情,估计是将她吓得不轻。

虽然她没有表现出来,但毕竟是一个普通的农家妇女。

于是自己也就叼着烟,无趣的走到了门外面。

看着繁华的街道,楚辰突然有些想念那些送外卖的日子。

虽然钱不多,但每日黄袍加身,穿梭于人群之中。

辛苦但很充实,而在这古代社会,自己手里的物资,足够让自己躺平。

但却是有些空虚,自己这个现代人,有时候感觉与这闹事格格不入。

丢掉烟头,正欲转身进屋的时候。

突然出现的一个声音打断了他,只见街道对面。

一个大约十几岁的小伙子,正被一群人高马大的汉子拳打脚踢。

小伙子楞是一声不吭,任由拳头雨点般的捶打在自己的身上。

楚辰朝着那边看去,那个小伙子,是越看越熟悉。

不正是那个带他买房子的二狗子是谁。

既然遇见了,就帮上一把,于是朝着对面走去。

“干嘛呢,这大过年的,再打就打坏了。”

楚辰拉开几人说道。

“这位公子,还劝你不要多管闲事,这小子欠我们的钱,赖着不还,打死都不足惜。”

为首的一个男人对着楚辰说道。

看着楚辰的穿着,男人知道这样的,估计是哪个富贵人家的公子,语气比较柔和。

这时小男孩抬头看见楚辰,立马就爬了过来。

“公子救我,再不救我,我就要被他们打死了。”

楚辰看着地上的二狗子:“说一个让我救你的理由。”

sdldwx/xs/21638049/1919185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