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9章 丰安山上见山匪

如果郑文凯没有说话还好,但既然他说陛下都要讨要。

那么自己估计就是过一遍手罢了,最终还得孝敬陛下,只不过,这样一来,自己也算是借楚辰的东西,在陛下面前刷了一波好感。

楚辰如何不知郑文凯的意思,于是在两人交谈的时候,将方云拉到了车前。

指着车里的另一箱酒说道:“既然我把你从一个军士变成县令,那么也就是完全重用你,这个,等会儿益城主离开的时候,你以你的名义送给他。”

方云听完立刻就跪在了楚辰面前:“方云,谢公子栽培。”

说完也不再废话,搂起酒就离开了此地。

楚辰心说如此一来,益正德这儿算是搞定了。

建设之前,还有一事,自己需要去处理,那就是丰安山上的山匪。

丰安县煤矿储量惊人,虽然是以皇家的名义开采,但自己也不可孤身一人。

方云是自己的人,安插在丰安县,但只有一个他远远不够。

所以楚辰首先就想到了当天晚上劫他们的山匪。

这帮人,自己养起来,或许有一天,在丰安县就能够派得上用场。

那么要找到这帮山匪,那么还有一个人可以用,那就是那个墙头草一样的老官差。

郑文凯与益正德寒暄一番之后,就进入了衙门里面,将整个丰安县的基本情况摸排,准备建设方案。

对此,楚辰毫无兴趣,于是让方云将那个老官差和他身边的小官差叫到了自己的房间里面。

“好了,方县令,你先出去吧,我有些话,要对他们说。”

“大人,方云告辞!”

方云识趣的离开,然后顺手带上门。

楚辰看着跪在地上的两人,开口说道:“起来吧!都说说,你们都叫个什么。”

老官差和小官差一时间有些懵逼又有一些害怕,老县令已经被斩|天才一秒记住 言情小说 s23us.c o m首,按照益正德的话,他们这群人,参与了的,该追究的还得追究。

所以被眼前这位看起来年轻,可手段通天的大人叫来,不知是福是祸。

于是老官差赶紧磕头说道:“回大人,小人常基伯,这是我远房侄儿常鲁,见过大人,如有过错,还请大人恕罪。”

楚辰端起一杯茶刚喝了一口,听到他们报出名字,瞬间就喷了出来。

特么这一家子,都是人才啊,不知道是不是人如其名。

于是顿了顿神,强忍着笑意说道:“好了,无需紧张,问你们,丰安山的山匪,你们认识吗?”

“啊,大人,大人明察,我等就是一名小卒,如何敢与山匪沾染。”

“哦,既然如此,那就没什么事,看来这好事,得轮到别人了。”

楚辰听完悠悠一笑,摇着头说道。

好事?难不成,眼前的大人让自己戴罪立功,要知道,山上的山匪自己不仅认识,还跟着之前的县令,没事就一起喝酒呢。

这是机会,也可能让自己陷入万劫不复,要不赌一把?

常基伯心里纠结了一番,索性一咬牙:“大人,那些山匪,小人之前跟着老县令大人,确实去过几次......”

“哦,如此就好办,走,带我找他们去。”

说完楚辰站起身,就朝着门外走去。

见楚辰没有责怪,也没有降罪,只是让自己带路,常基伯拉了拉常鲁,赶紧站起身跟在楚辰的身后,朝着外面走去。

不久之后,常基伯坐在副驾驶里面,一边指着路,一边感受着此物的神奇。

但更多的是心里的拿捏不准,不知道这位爷究竟要干什么。

纠结了许久,最终他还是鼓起勇气问道:“大人,我常家叔侄,这辈子就跟定大人,我们此去,是.............”

“不用你们表忠心,你们还行,所以也不要担心会降罪于你们,好好为我做事就行。”

“本公子此次前去,是为剿匪,所以到了地方,你们就马山离开!”

“啊,剿匪,大人,要不要让益城主,派遣............”

话还没说完,感受到楚辰凌厉的眼神,立刻收回了话。

“放心,大人武功高强,区区山匪,如何是大人的对手,放心,此次我们只是陪大人出去逛了逛!”

楚辰一听,扭头对着他一笑:“嗯,不错,聪明人才能活得久!”

大约半个时辰之后,车子无路可走,楚辰停下车,跟着常基伯和常鲁步行上山。

走了又大约半个时辰后,常基伯指着远处隐约可见的山门:“大人,山匪的老窝就在那里,我们............”

“行了,你们走吧,到车子那里等我!”

说完楚辰一闪身,嗖一下就极速的朝着山门而去。

常基伯见状立刻拉了拉常鲁:“走,记住,想活命,今日什么都没看见,明白吗?”

“叔父,侄儿明白,一定保密!”

说完,两人撒丫子朝着山下跑去,恨不得爹妈没给他们多生几条腿。

丰安山西边山顶,此时一个木头搭建的寨子里面。

大厅的中央,几个人正在那儿议事。

“大当家,恐怕,整个丰安县,要变天了,还请大当家早做准备才是!”

“八妹,说说,到底惹到了什么人?”

为首男子听完,转头对着下面坐在最末尾的丰腴妇人问道。

“大当家,此人来头不小,估计是京官,据兄弟们回来的消息,骆索父子被杀,家被抄,就连益城主,也对此人非常恭敬。”

大当家听完深深的皱起了眉头,心里咯噔了一下。

自己这帮人,之所以能够这么多年在丰安县相安无事,全靠骆索罩着。

此时,惹到了大人物,只要朝廷有心剿匪,那么他们被灭是迟早的事情。

“既然如此,弟兄们,看来这丰安县,再也无法待下去,那就准备离开吧!”

说完,就站起了身,准备安排撤退事宜。

就在这时,从外面传来了一道声音:“怎么的,惹到老子,就怂了,要逃跑!”

话音刚落,一道年轻的身影瞬间就出现在了大厅的正中央!

大当家抬眼看去,心里正疑惑,丰腴妇人立刻就站起了身朝着楚辰跪了下去:“大人,当日的一切,都是我王八娘一个人的过错,还请大人放过其他人!”

楚辰一脸笑意的看着跪在地上的妇人:“哈哈,早如此聪明多好。”

sdldwx/xs/21638049/1919149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