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7章 当众斩首菜市口

不一会儿,几名官差就将骆索父子带到了楚辰的面前。

楚辰看着下面跪着的两人,瞬间意识到了一个问题。

特么自己不是官,根本就没有审讯过犯人,此刻那么多百姓们正看着呢。

大姑娘上轿头一回,连大夏律法自己都不知道呢。

早知道就悄悄杀了算了。

正在楚辰为难之际,突然,外面就传来了一声呼喊:“明珠城城主益正德求见!”

楚辰一听瞬间眉开眼笑了起来,这城主来的是时候。

于是对着下面喊道:“快快有请!”

不一会儿,一个看起来十分英武男子走了进来,对着楚辰一拱手。

“明珠城城主益正德见过楚公子,在鄙人地界,出现此等丑事,还请楚公子恕罪。”

其实昨日,房车一到明珠城门口,又带着方云离去之后,益正德就收到了下属的汇报。

正当他疑惑是何人如此大胆的时候。

今日一早就收到了京城陛下的圣旨,说让他全力协助楚辰处理好丰安县令的事情。

圣旨说得非常的清楚,表明了楚辰八皇子义弟的身份,还将骆索所做的事情说了一遍。

丰安县再怎么说都是自己的辖区范围,辖区里的下官惹到了京城的人,连陛下都过问了。

差点没给他吓尿了,所以立刻让手下一路风尘仆仆的赶了过来。

没想到一来,就发现骆索父子已经如死狗一样的被抓了起来。

于是连忙对着楚辰致歉。

“哈哈,益城主,辛苦了,你我后堂说话!”

说完,楚辰就将他拉到了后堂,给他说了一遍事由后。

楚辰就一个要求,那就是惹到自己的人,骆索父子必死。

益正德听完之后说道:“放心吧,楚公子,你做任何的决定,下官都无条件支持。”

“额,你去审啊!”

“啊,楚公子不亲自审问?”

楚辰听完尴尬一笑:“额,实话说,我不会啊!”

益正德听了楚辰的话,瞬间就想明白了过来,心说此人就是位高权重,但不是官,要他来审理的话,于理不合,那么自己表现的机会就来了。

于是赶紧行礼道:“既然如此,那就请楚公子在一旁旁听,你我共同审理!”

说完,两人就上了公堂。

益正德惊堂木一响,骆索父子顿时就被吓得瘫坐在了地上。

“丰安县县令骆索勾结山匪,残害百姓,助其子骆涛强抢民女,玷污民女,罪大恶极,本城主根据大夏律法,特判处骆索父子明日菜市口斩首示众,其家眷发配边疆,所有财产抄家公示。”

“其他参与人员待后受审。”

楚辰一听判决,嘿嘿一笑,对着益正德点了点头。

这一判决出来,外面的百姓瞬间拍手叫好了起来,大呼青天老爷。

让益正德一时间也脸上一副开心的表情。

要知道,人是楚辰抓的,所有的罪状自己都不清楚,这一波好人,妥妥的捡着刷的。

夏木和冬雪听到判决,瞬间领着家人齐刷刷的跪在下面,拜谢城主大人。

这让益正德有些受宠若惊。

心说特么这可是楚公子的丫鬟,丫鬟分很多种,谁知道是不是暖床的那种。

那可不能轻易得罪,有时候,一阵枕边风,足够自己喝上一壶。

但作为城主府的威严,让他不能做得太过,百姓看着呢。

于是开口说道:“众位请起,对于此事,我也有责任,为此,我益正德给丰安的百姓赔个不是。”

一边说着,一边站起身,走到案桌前,对着夏木和冬雪一家以及外面的百姓深深的鞠了一躬。

瞬间,外面又传出了一阵轰轰烈烈的叫好声。

楚辰见状瞥了撇嘴,心说明珠城的人怎么每个人都八百个心眼子。

这一波让你给刷的。

不过这些与自己都没关系,这件事情处理了,刚好益正德也在,那就该去看看黑石地的事情了。

第二日,丰安县菜市口被围得水泄不通。

听说有砍头可以看,整个丰安百姓们都朝着这边而来。

楚辰没有去,只是派老秦过去,确认人真的杀了,自己则是带着夏木冬雪一家人,在喝茶聊天。

作为一个主家的关心,楚辰做得还是比较到位的。

时辰一到,刽子手大刀落|天才一秒记住 言情小说 s23us.c o m下,骆索父子结束了阳间之旅,去了另一番天地。

而他的家眷却是被官差押着,发送边疆。

抄家这种事情,楚辰虽然喜欢,但看着并不豪华的骆府,瞬间就失去的兴趣。

县衙里,楚辰打量着眼前的四人。

“老叔、婶子,据说,你们家分到了一片黑石地,可否与我说说!”

“楚老爷,黑石地,地里全是黑色的石头,有时候遇见天火,还能够点燃呢。”

“如此的土地,种不出庄稼,要不得要不得!”

楚辰一听瞬间确定了个**不离十。

“好,既然如此,还有请这位大哥,带我去查看一番,我对此有兴趣。”

楚辰听完指着两姐妹的哥哥说道。

“楚老爷,章法这条命都是公子救的,任凭老爷差遣。”

楚辰听着他的名字,瞬间吓了一下:“你叫章法?不错,看上去挺有章法的。”

“好,你们暂时在此等候,我与章兄,立刻就去。”

说完带着章法就朝着外面而去。

考虑到山路崎岖,楚辰让章法稍等片刻,走到无人处,就拿出了一辆越野摩托车。

随着一阵突突突的声音,章法疑惑的看着楚辰:“老爷,这是?”

“这叫铁马,来,上马吧!”

说完拍了拍后座,章法虽然有些不明白,但还是尴尬的坐在了楚辰的身后。

紧接着楚辰一拧油门,摩托车一溜烟就射了出去。

章法被如此快的速度吓得够呛,但又不敢去抓楚辰,只要死死的抓着屁股后面的货架,心瞬间提到了嗓子眼。

摩托车大约跑了小半个时辰之后,楚辰就来到了一座看上去寸草不生,全是黑色的山头。

“卧槽,这特么就是一个大煤堆,直接开挖拉就是了,妥妥的老天爷追着喂饭呐,简直不要太方便。”

楚辰惊讶的在心里嘀咕着,停好摩托车就朝着黑山爬了上去。

sdldwx/xs/21638049/1919149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