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2章 努力修炼劈砍挑

闭上眼睛后,楚辰默默想到,这玩意儿能提升自己的实力。

不知道对别的人是否有用。

对于空间突然出现这些东西,楚辰也并没有感到惊讶。

连穿越的事都有,那还有什么不能接受的。

慢慢的,他就分析出了这泉水的规律。

小水洼装满也就四瓶水左右。

而装满这个小水洼,需要一天的时间。

自己喝了四瓶水,就达到了一品的力量和速度。

不知道达到酒蒙子的高度,需要多少?

看来自己这段时间,就每日蹲点进去喝水了。

于是,接下来的十来天,楚辰显得尤为的努力。

白天,总能在那小树林里,看到楚辰拿着那扁刀在里面呼和哈嘿。

晚上,除了二楼每个房间来回转之外。

总会趁着空档,进出空间。

楚辰还发现一个问题,自己的身体,仿佛又回到了二十岁的时候那般干劲有力。

无论晚上如何折腾,转多少个房间,第二天依旧生龙活虎。

人活一世,有什么比身体健康更重要呢。

十天时间,楚辰也进入了二品武者的实力。

代价就是他足足喝了四十来瓶那大力泉,耗时十天的时间。

对于那三招刀法的运用,也进步神速。

没事就招呼那陈青玄出去过几招。

陈青玄是被他弄得苦不堪言,但也非常的疑惑。

自己那三招不过是用来气这小子的,怎么他练着就能够提升实力呢。

又是二十天过去,楚辰每日都不间断的劈砍挑和去空间喝那泉水!

已然是进入了三品的行列,感受着自身力量和速度的变化,嘴角不由得露出了一抹笑容。

啪的一下捶烂茶室里面的椅子。

“这就是三品的实力吗?有些废椅子啊!”

说完就大步走出了茶室!

这段时间,整个马山村都已经习惯了那楚辰每日去那片小树林砍树。

用王德发的话说,那就是吃得太饱,消食呢!

而此刻,去往京城的官道之上,一匹瘦马吃力的拉着一辆残破的马车正在朝着京城而去。

大夏皇宫,御书房里,周世勋抬头看了看站在一旁的魏公公。

“老魏啊,那蓝的那重建家园,做得如何了?”

“回陛下,都交代下去了,而且百姓们也乐得如此,只要那红薯有了收获,这一关啊,就算是过去了!”

“呵呵,说起这红薯,就有些想那小子了!”

周世勋手上的圆珠笔顿了顿,紧接着又开口问道:“这几个月未下雨了,还是有些心神不宁啊!”

“陛下多虑了,距小人夜观天象,或许下月,就会天降甘露!”

魏公公朝着外面看了看,自信的说道。

周世勋瞬间就给了他一个鄙视的眼神。

这货天天没事就夜观天象,但这么多年了,从没见他看出来了个啥。

他说要下雨,那大概率又是大晴天。

想到这儿,周世勋不由得又忧愁了起来,如果再这么干悍下去,或许新一轮灾难又要来临了!

“愿你这张老嘴,准一回吧。”

周世勋叹了一口气,便不再说话。

而那赤燕飞一行不久后也是顺利的进入了京城。

看着那宽敞的街道以及来往的百姓。

赤燕飞对着身边的姑娘说道:“小四,这就是京城,怎么样,新不新奇?”

叫小四的姑娘透过马车的窗户东瞅瞅西看看,丝毫不用回答这个问题。

因为她的脸上全写满了好奇。

对于一个从小在塞北长大的姑娘来说,哪里见识过这热闹的场景!

比起塞北那寒冷的日子来说,此刻的她感觉非常的温暖。

“公子我们还要继续走吗?”

“是啊,还没到青云城呢,到了那儿,找到我们想找的人,才停下!”

小四听完点了点头。

紧随着马车的停下,老黑跳下车。

“公子且稍等,我去买点儿吃食,再上路。”说完身影就钻进那人群之中。

马车路过皇宫,赤燕飞掀开马车的窗帘,对着那皇宫深深的看了一眼,然后嘴角露出一副不易察觉的笑意,又放下了帘子。

楚辰这段时间哪儿都没去,依旧每日喝水,劈、|天才一秒记住 言情小说 s23us.c o m砍、挑。

这日,夜里发泄完身体里积攒的汁液,来到茶室的他,一闪身又进入到了空间。

收集完四瓶水灌下去后,走到自己从大夏收纳物资的区域。

突然,一把锈迹斑斑的破伤风之刃就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咦,这不是那甘蒲国师的兵器么?”

当时出于好奇就收了进来,此刻再看到,于是伸手就抓了过去?

由于当时是顺手收入空间,此刻一握,才发现此物竟然非常的重。

纵然自己已经达到了三品的力量,也堪堪才将那刀给举起来罢了。

楚辰见状鼓足力气,在虚空中挥舞了一下。

忽然就感觉自己全身的力量都被抽空了一般。

一屁股就坐在了地上,像大黄一样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卧槽,难怪当时那甘蒲国师一刀就将那防爆车砍了一道口子,真不知道这玩意儿是什么做的。”

坐在地上的楚辰自顾自的说道,到随即他就又想到了一个可能。

自己不是能够随意控制这空间里的东西进出,那么能不能控制这刀突然激射而出攻击!

说干就干,只见楚辰闪身就出了空间。

现在茶室的墙壁面前,只见楚辰心念一动,一把锈迹斑斑的刀就激射而出,直奔那墙壁而去。

只见那刀趋势不减,一下就穿透了墙壁,钉在了院子里的水泥地面里,发出一声巨响。

楚辰见状连忙跑到院子里面,挥手就收了那刀。

这一响声,瞬间就惊醒了别墅里的人和冯二家的大黄。

紧接着大黄的汪汪大叫,晚上值夜的人立马就开到了别墅的外面。

“楚娃子,没事吧!”

“没事,哥,睡不着放炮仗呢!”

而就在这时,陈青玄和牧雪琴也出现在了院子里。

四处打量了一下,牧雪琴转身就回了房间。

而那陈青玄则是鄙视了他一眼:“你不睡大家还要睡呢,要我说,就你那三招,练一辈子都打不过老子。”

说完也一闪身又回到了屋里,敢情这货以为他在半夜练功呢!

楚辰笑了笑,转身回屋,心里却是高兴了起来。

心里想道:此刀,一定不是凡物!

sdldwx/xs/21638049/1919168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