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1章 喷子出手杀宗师

“哎哟,就你那单细的模样,还杀老子?有本事你再看老子一眼啊。”

楚辰说完就对他做了一个国际友好手势。

不过可惜的是,朴不成看不懂啊,完全没有明白他是什么意思。

而周恒就可怜了,虽然他坐过楚辰的车,但也只是那越野车,这防爆车车门,他打不开啊。

只能在车里拍打着窗户,紧张的看着外面。

五人战在一团,而楚辰也骂得口干舌燥。

但骂久了,这效果就没那么好了。

那朴不成见两人联手所爆发出来的战力,竟然越来越强。

于是边打边退,就朝着那朴不远而去。

“弟弟,这两人交给你。”

说完一招逼退两人,转身就与那祝留香战|天才一秒记住 言情小说 s23us.c o m斗在了一起。

陈青玄和魏公公见此也深深的舒了一口气。

特别是陈青玄,此刻已经是快到了精疲力尽的地步。

只是强装着不让那朴不成看出来,才奋力的用全力攻击着。

这会儿换人了,两人就稍稍松了一口气。

但他们俩都忽略了一个问题,这朴不远虽然实力不如那朴不成。

可是他一直以来就以这蛮力著称,陈青玄和魏公公都是身法占优势。

单比气力,估计那朴不成都弄不过那朴不远。

这也是朴不成的套路,用自己的弟弟去削弱三人的耐力。

进而一举击杀。

只要他和弟弟两人有一方杀掉哪怕一人,这三人就没有威胁了。

此刻那些躲在暗处的暗卫们,虽然有弓箭和武器,也确实个个身怀武艺。

但此等高手对决,上来也只有送人头的料。

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这周世勋到此刻都没下达命令。

所以那些暗卫们,都是在原地紧张的待命。

那朴不远抓住了陈青玄的一个空档,对着他就是一锤子。

陈青玄急忙抬剑抵挡,虽然是挡住了,但他也被那巨大的力道捶着退出了好几步。

“魏公公,此人力量惊人,小心了。”

晃了晃发麻的手臂,陈青玄对着魏公公提醒道。

而魏公公此刻也叫苦啊,你还有那钢剑抵挡,老子就一拂尘,这兵器上弱了不止一个档次。

紧接着,魏公公也被那大大的铜锤击退开来。

这朴不远见逼退一个,顺手就对着冲上来的陈青玄甩出了一只铜锤。

但身体却灵活的朝着周世勋疾驰而来。

“哈哈,打架要看脑子,两个莽夫。”

这灌下一口水的楚辰见那大块头一下子就朝着自己来了。

也被吓了一大跳,瞬间将周世勋扒拉到身后。

对着那小山一般的身影就是嘭嘭嘭扣动了扳机。

朴不远懵逼了,原本以为那小子只会耍嘴皮子,为何突然释放出了如此暗器。

但此刻的他不得不承认一个事实,自己的身体,似乎漏了。

霰弹枪巨大的威力将冲过来的朴不远重重的击飞了出去。

肚子上,胸口上几个巨大的血洞正在朝着外面飚血。

陈青玄和魏公公以及那祝留香看到这朴不远甩开两人朝着周世勋而来。

一下子就想上来救援,没想到这楚辰又给了他们一个巨大的惊喜。

而陈青玄硬生生的扭转了身子,朝着被霰弹枪击飞出去的朴不成就追了上去。

然后简简单单的一剑,就抹掉了他的喉咙。

紧接着,两人又加入了围攻朴不成的队伍当中。

“弟弟...........那小子,我要将你挫骨扬灰。”

朴不成看到自己的弟弟本来要得手却被那不起眼的小子反杀。

顿时急火攻心就喷出一口鲜血。

紧接着,他爆发出一股强大的战力,一下就将祝留香三人给弹开而来。

一个闪身极速的朝着楚辰杀来。

楚辰见状又扣动了霰弹枪的扳机,但是那朴不成的身体以一种极其诡异的方式平移开来。

一下就躲避了楚辰打出去的霰弹。

“卧槽见鬼了。”

说时迟那时快,楚辰一把丢掉手里的喷子,从后腰掏出两把早已经上膛的乌兹。

正当他抬起手,朴不成那把利剑刺在了楚辰的肚子上面。

而就在这时,楚辰手上的两把乌兹都喷出了一片火舌。

哒哒哒哒不知道多少子弹打在了那朴不成的身上。

但楚辰也被朴不成那巨大的力道给击飞了出去,啪的一声就一屁股跌倒在地上。

周世勋见状立刻朝着楚辰跑去。

“楚娃子,楚娃子你怎么样了,快......叫太医,快!”

魏公公见状一个闪身就离开了院子。

那朴不成被子弹击中的那一刻,祝留香就来到了他的身后,一剑穿胸而过。

然而去势不减,将那朴不成钉在了大殿的大门上。

到此,新罗唯一的两位镇国大宗师,在这大夏丢掉了性命。

而周世勋此刻哪里像个皇帝。

搂着楚辰,一个劲的喊着楚娃子。

仿佛间,楚辰似乎看到了自己的父亲。

估计自己在现代的那具身体,坟头草已经老高了吧。

全村人吃完席后,会不会每年清明会去那坟头烧点儿纸钱,放个鞭炮啥的。

这时,陈青玄和祝留香也冲到了楚辰的身边。

“楚公子........你感觉如何?”

“二傻子,没事吧。”陈青玄一边说着一边将手向着楚辰的胸口摸去。

胡乱摸了一阵,见完全没有受伤的痕迹,于是对着正在紧张和悲伤的周世勋说道。

“陛下,他没事,没受伤?”

“好了,二傻子,快醒醒。”

说完又在楚辰的脸上来了几巴掌。

“没受伤?青玄道长,我亲眼看见那剑.........”

但瞬间他就反应了过来,脑子里浮现出了楚辰嘚瑟的样子说出的那句话:“我身子骨怎么了,我可是刀枪不入。”

“咳咳咳,酒蒙子别打了,再打就真死了、”

楚辰晃悠悠的睁开眼睛,入眼便是周世勋那张急切的老脸。

“额,周叔,放开我,我没事,等会儿给你整几把牙刷........”

“楚娃子你没事,真没事了?”

楚辰艰难的挣脱周世勋的怀抱,坐起身来。

感受着胸口传来的疼痛,心想这朴不成那力道还真的大。

要是没有穿防刺服,估计今天就芭比Q了。

不过眼前的这群人,似乎很关心自己啊。

看着周世勋那张老脸,楚辰觉得,这一趟值了。

sdldwx/xs/21638049/1919172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