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发神只和天使神只目光不善的注视着狂热称颂洛凡尘的战士们,

纵然是在当年的神界,祂们也是地位显赫,绝非普通神只可以比拟,现如今人前显圣,竟是被一个年轻人抢了风头。

那进入神只之境的后生晚辈,竟然还凝着凤眸锁定着祂们,如同在看敌人一样提防,让两大神只着实不悦。

神凰女帝这些强者可没有人在乎两大神只的心情,

都是魂武大陆位高权重的人精,谁还看不出这两个家伙心中的小心思,逆风局没担当,顺风局出来当好人,出风头,纵然是心胸狭隘的强者也不妨碍心中对祂们做法的鄙夷。

于此同时,纵然是心胸狭隘的强者,又或是两大神只,嘴唇蠕动,憋了半天,纵是心中再是不爽,也很难从洛凡尘身上挑出一星半点的毛病来。

“吾等拜谢洛状元,拜谢诸位大人!”

不知道谁先高呼了一声,紧接着满是血腥战火的西北战线上,无数魂师战士纷纷单膝跪在了地上,仰望着天穹的谪仙青年。

其他强者被概括,唯有洛凡尘单独被拿出道谢,

但众强者很难闹什么意见,

因为在他们这些超凡强者之中,教皇付出是最多的,教皇都没在意自己被洛凡尘抢风头,满意颔首的看着,似有着宠溺的模样,他们哪有脸吭声啊。

这一刻,

洛凡尘精神莫名的恍惚起来,似是灵魂要被拽离身体一般,好似沉浸在母胎,被温暖包裹着,四肢舒泰。

耳畔传来不知道多少狂热声音。

这……

洛凡尘有些迟疑,感觉很奇妙,

这种感觉不是第一次了。

第一次是他将资源分给天武王城的百姓,

第二次是世界大赛后,在那黑沼秘境牺牲自己。

第三次是军区比武,教皇为他塑造的雕像重新升起。

第四次是斩杀十大序列,力挽狂澜。

排除掉一些若有若无的感触,算起来,如今已经是第五次了。

洛凡尘曾经询问过天武王还有老乞丐等强者,

突破超凡,又或者是突破到神只之境与民众信奉是否有关,他们的回答都是没有,所以他很奇怪别人到底有没有体验过自己此刻这种感觉。

洛凡尘耳畔有绵柔的话音响起,似乎在远方进行着呼唤,但是他很快清醒过来,先前大战之中出现的精神损耗,神奇的在此刻完全恢复。

望着地面跪拜施礼,目光真诚崇敬的战士们。

想着魂武大陆无数的黎民百姓,

洛凡尘双手抱拳,拱手施礼,掷地有声,中正雄浑。

“此战之胜,绝非我一人之功。”

“吾与诸君共勉。”

“洛某如今实力不济,仅能尽微末之力,若他日修有所成,必定不负诸位,不负苍生。”

洛凡尘铿锵有力的声音响彻天地,绝无半点虚假,宛若许下立命大誓,天穹风云汇聚,似有雷鸣震荡,做出回应。

便是连神只都忍不住看向高空,神色惊咦。

魂师战士们眸子发亮,目光灼灼,无声的注视着洛凡尘,不发一言,但心中早已有了千言万语。

神凰女帝众强者心中感慨颇多,

交战之前,

他们都觉得洛凡尘相比超凡还是过于稚嫩,这一战根本没有参加的必要,潜龙在渊,沉潜便好。

都劝洛凡尘离开战场避一避,韬光养晦为妙,

结果谁能想到,

真正影响到战局走向的,偏偏就是他们不看好的弱小魂圣。

这血魔教主如同百足之虫,死而不僵,每一次计划都天衣无缝,让人忌惮畏惧,却偏偏在屡屡打破常规的洛凡尘手上连连吃瘪。

便是连帝薇央都以为洛凡尘参战是为了施展禁忌手段拼命,没想到早就胸有成竹,能逼的四大圣兽献祭。

想到洛凡尘体内现在还储存着未来得及吸收的四大圣兽魂环和魂骨,众强者心头一颤,这配置未免太豪华了一些。

更有甚者,眸子直接火热起来,眼红的不行。

但教皇往那里一站,明摆着要维护功臣,谁敢动歪心思。

魂武大陆各处城池之上,血魔教的魂圣血煞长杵在投影镜旁边,整个人从头凉到脚心,人都麻了。

坏了,

我们成小丑了!

教主!

我们知道您走的急,但先别急,

咱是不是忘了带点什么走!

我们还在这儿呢!

本以为这一次血魔教注定扬威天下,这回直接给洛凡尘扬名做嫁衣了。

偏偏他们现在虚弱到了极致,

献祭激发投影镜消耗极大,到现在也没恢复多少。

帝薇央开口:“此战已了,便将这些余孽也一并处理了吧。”

“唰!”

她分出无数道精神投影分身,撕裂虚空消失。

“轰轰轰!”

一道道分身投影出现在魂武大陆的各个城区之上。

如秋风扫落叶一般无情,

将所有虚弱的魂圣血煞长覆灭一空,焚烧炼化。

各大超凡强者尽皆被教皇这一手惊艳到了,

他们的确可以施展投影分身,但分出来的越多,实力就越差,能像教皇这样分出成千上万道投影还能击杀魂圣,太难了。

便是连两大神只投影面色都凝重难看了许多。

这女人的实力有些不对劲啊。

教皇出手,犁庭扫穴,血魔教余孽尽皆清除,整个魂武大陆阴云都消散了去,所有人感觉身体和心灵一轻。

不过大家也都很清楚,

血魔教主和那些强者损伤巨大,但终究未死,更有诡异一族虎视眈眈,

看上去像是因为某些原因才无法进入魂武大陆,所以才借助教主这些人间接出手,但日后必然不会善罢甘休,如今魂武大陆的魂师都必须要争分夺秒修行,未来还未必会能赢来一线生机。

那压制魂武大陆位面之力,延伸侵袭来的诡异霸道黑雾,还有那一根根诡异恐怖的触手,每每想起都让人心肝震颤。

这一次有教皇和洛凡尘兜底,下一次呢……

有可能下一次需要面对的就不是血魔教,而是传说中的诡异一族……

“你就是洛凡尘吧,好,很好。”

高空传来破空声,

一件件宫殿类型的神器落了下来,金光闪闪的光明神殿之内,传出苍老威严的声音,话语虽是赞叹,但话音却尤为冷漠。

洛凡尘面对压迫感十足的光明圣殿,内里不知道藏着几尊老怪物供奉,眸子依旧平静淡然的注视着。

“大供奉御敌有功,有何指教?”

周围气息变得微妙起来,那天使神只也勾起嘴角看热闹。

“本供奉四弟叛逃,其罪可诛,本供奉不怪你,但他那光明圣剑和神只臂骨在你手上吧,你非神殿中人,此物乃我神殿之物,你要还回来。”

洛凡尘温和笑道:“大供奉好一个不怪罪。”

“您教弟无方,我替您清理门户,您一声谢没有也就罢了,怎么反倒是怪起我来了。”

“至于这圣剑和神只臂骨,神物有灵,既然是您之物,您若是叫它们一声,它们答应,我不拦着。”

光明圣殿内大供奉冷笑,

他乃是拥有顶级天使武魂,而且是武魂双生,实力通天,他若是想要利用秘法召回神器,岂是这小鬼可以拦住的?

帝薇央冷眼旁观,并未说话。

大供奉此举着实高傲,但他忽略了一件事,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此刻不展现出格局,会失去民心。

当然,以这些人心中的傲慢,也不在乎什么民心不民心的东西……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s23us.co 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2.s23us.co 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