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一个公司里当翻译员。”姜南淡淡的说道。

她这话一出,好多人都露出了八卦探究的神情,还有几个面露惋惜,或是不屑。

毕竟谁都知道,这外交部的翻译官和公司的翻译员,还是有很大区别的,简直就是云端和大陆的区别,大家都比较好奇,这其中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言颂的目光很平静,和所有人都不同。

可惜姜南并没有要和大家坦明白的意思,说完这话之后,姜南便安静的吃着碗里的东西,没再搭话。

周知许看了她一眼,好歹是这么多年的朋友,她自然瞧出了她隐藏在心里的低落,于是打岔道:“你们关心这个?还不如关心关心我们小姜南如今的夫婿是谁呢?”

她带着玩笑的话语一下就把大家给吸引了过去。

“谁啊?”

“你倒是说啊周知许,别跟我们绕弯子。”

“是呀。”

“当然是我哥啊,姜南现在可是我嫂子。”周知许骄傲地说道。

“你哥?”

大家面带疑惑的表情瞬时开朗,一时间都记起来了,当年他们那个学校的风云人物,估计现在这个饭桌上前坐着的一半的女孩当年的梦中情人。

“天哪,姜南居然成了周政安的老婆,这也太梦幻了吧。”

“简直了,那可是老娘暗恋了三年的人物,从高一开始就喜欢了。”|天才一秒记住 言情小说 s23us.c o m

“我都不敢想象,高中男神年到三十是什么样的,我都多少年没见过帅男人了。”

“不用说,肯定成熟大气有魅力。”一个女孩露出了花痴的神色。

“告诉你们哦,我哥还是一如既往的英俊帅气,并没有变成胡子邋遢,大腹便便地糟蹋男人。”周知许傲然道。

饭桌前的几个发福发胖的男人不由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大肚子,默契的没有开口说话。

姜南的表情没有显得多高兴,只是附和着大家的玩笑话勾了勾唇。

“姜南,你是高中就和周政安在一块了吗?怎么藏得这么深啊?”

“不是吧,我记得周政安那时候不是有对象吗?就是那个美人顾盛微,听说他俩在一起好一段时间呢。”有人嘴快地说道。

她身旁的人立刻在桌下拍了拍她,女人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尴尬地闭上了嘴。

顾昭仪在一边冷冷笑了一声。

“年轻的时候谁不谈几段恋爱啊,关键是现在,能走到最后的才是真的牛,你们都不知道我哥有多宠姜南,他们恩爱的不得了。”周知许说着冲姜南扬了扬眉。

姜南知道这是在给她撑场子,可她心里好像有一团棉花堵着,怎么乐也乐不出来,勉强出来的笑容也变得很淡。

还好其他人的关注点不在这上面。

“姜南,周师哥可是我们心中的学神啊,你有空一定要把他带出来叫我们见见。”刀俊说道。

“怎么?活到中年热爱学习的基因突然醒过来了?”他老婆冷笑道。

一时间大家都笑翻了。

“看看看看,人老婆都看不惯了这死样子了。”

“......”

没人再注意到她们那边。

姜南的眼神在别人没有注意的时候渐渐的黯淡下去,仿佛那就是最原始的颜色。

吃过饭后,一行人慢悠悠地走到了一楼大厅处,男的大都开口说着自己可以送女同胞一程,有几个男的对顾昭仪尤为热情。

周知许小声和姜南说道:“听说顾昭仪是单身呢。”

姜南不由看了顾昭仪一眼,她对于男生的示好疏远又不失分寸,对每一个上去过问她的男人脸上都保持着得体的笑容,最后却是去问了对她表现最冷淡的言颂。

她问言颂能顺便送她一程吗?

言颂答应了。

在她们稀稀落落的闲聊间,已经有不少人离开了,在这时任羡之的车开到了酒店外面。

他拢着大衣快步走了进来,周知乎冲他招了招手。

还没走的几人,见到任羡之都不由停下了脚步,任羡之和当年也没多少变化,看上去依旧年轻俊朗,再加上他当初经常来找周知许,在他们班都成半个熟人了。

这些人心里都明白任羡之的身份,此刻不管任羡之认识不认识他们,都和任羡之打了个招呼。

任羡之一一回了。

这时顾昭仪和言颂刚走到门口,三人擦肩而过。

任羡之把怀里的大衣披到了周知许身上,对着姜南礼貌地打了声招呼,他随后贱兮兮朝着周知许说道:“走吧,公举?”

顾昭仪转过来的目光只停留在他们身上一秒便转头和言颂一块出去了。

周知许甚是满意地看着他道:“今天表现不错,赏了。”,说着她亲了一口在任羡之的脸上。

姜南瞬间避开了眼神。

这俩人,真是毫不避讳。

她觉得她很多余,姜南甚至想自己走着回去算了。

她最后还是上了任羡之的车。

车在马路上行驶着,旁边的路灯照在雪白的地面上,看起来莹白得发亮。

周知许心情很好的样子,伸了个懒腰:“真是不错啊,看见顾昭仪脸色不好我就开心。”

姜南微微蹙了蹙眉:“你怎么对顾昭仪恶意那么大啊?我可不相信真是为了我。”

“你个傻姑娘,你肯定是忘了,不过......我想任总一定是记得的吧,毕竟被人家那么情深意重的追过,换谁也忘不了啊。”

周知许皮笑肉不笑地看向任羡之。

恰好车子遇到红灯停了下来。

任羡之双手举手:“冤枉啊,我可是清白之身。”

“屁。”周知许白了他一眼。

姜南失去的记忆终于在这一刻重回了大脑,她记起来了。

高二那年,顾昭仪对任羡之展开了一段热烈的追求,最后被任羡之以不能早恋的借口给拒绝了。

那时候任羡之在周知许身边殷勤的火热。

周知许和姜南一块去食堂打饭的时候还被顾昭仪给拦下来过,她那时候已经是很时髦的打扮了,化着精致的妆,穿着改剪过的校服,一脸嚣张地和周知许说:“我就是喜欢任羡之,我想要什么就一定会得到的,你等着吧。”

当时给周知许气得够呛。

她们俩明争暗斗了好久,搞了好多名堂出来。

姜南有时候觉得,这个顾昭仪的性格和周知许还挺像的。

不过她不敢当着周知乎的面说。

这么多年了,她都把这事给忘了,没想到这两人还斗着的。

姜南心中的疑惑终于解开了,她可算明白周知许为什么总是要拉着她往同学聚会里凑了,才不是因为顾盛微呢。

......

任羡之把车开到了公寓楼下,姜南下了车,隔着车窗和俩人了拜了拜手,任羡之的车开走了。

姜南站在原地看了一会,便往楼梯间里去了。

这个时间段,周政安估计已经睡了吧,姜南心想。

等她开了门进屋,家里的灯还亮着。

周政安的确在卧室里,不过还没有睡觉,开了盏灯在看书。

见到她进来,周政安也只是抬眸看了眼便转开了视线。

姜南走进衣帽间拉上门换了睡衣。

她双手和双脚很是冰凉,此刻也不敢挨着周政安睡,乖乖地躺到一边去盖好了被子。

在她睡下没多久,周政安也合上了书,他把眼镜摘了,关了灯。

漆黑的夜里,只有衣服摩梭被子的声音。

“谁送你回来的?”周政安突然说道。

姜南愣了愣,回道:“任羡之,他和知许一起送的我。”

“哦。”

“......”

一阵沉默。

姜南今天有些累了,躺下没多久已是有了睡意,迷迷糊糊间,仿佛听到了周政安的声音,他说:“下次你也可以让你的丈夫去接你。”

姜南没有精气神再去回答他,眼皮困倦的睁不开,睡了过去。

......

姜南再次见到李晏之,是在一个品酒会上,李晏之一身金黄色的礼服,站在人群中十分显眼。

姜南没去找她,她反倒主动找上了姜南。

李晏之脸上挂着得体的笑容,眼神依旧那么高傲,看着她道:“怎么样姜小姐?这段时间过得好吗?”

姜南对她只有无语二字。

“李小姐若是能少搞一些雌竞,我能过得更好。”

“雌竞?不你误会了,你还算不上,我要真想弄你,比搞死一只蚂蚁简单。”李晏之笑了笑:“我只是想让你知难而退。”

“如果我不退的话,李小姐要做第三者吗?”

李晏之扬了扬眉,反应不大,她混的那个圈子做什么的都有,对于她来说,结婚证又算得了什么,在她看来,结了婚的男人有时候比没结婚的男人,反倒更有魅力。

“我知道姜小姐和政安之间的事,你们是相亲然后结的婚,彼此之间熟悉的时间不过半年,我并不觉得你们有什么感情,你也就不必拿这些来压我了,好男人谁都想要,有竞争很正常,只是最后看谁得到罢了。”

姜南的眼神很嫌恶,她觉得这样的人甚至没有三观。

“你放心,我还真挺怕你跟他告状的,所以我只是小整你一下而已,不会让你真丢了工作。”李晏之眼神里的笑没什么温度。

姜南一句多余的话也不想再与她交流,即刻转身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