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xshuquge.CO m 蓝玉也注意到了远处的李伟大军,立刻警惕的调动兵马,列阵防守。

李善长等人也还没离去,见此也是疑惑不解。

不过当魏明杰满脸喜色的返回来的时候,他们就隐约猜到了什么。

“魏大人,你怎么又回来了?”李善长问道。

魏明杰下马来到几人身边,喜不自胜的道:“不用去了,李伟已经带兵过来了,我跟他已经说好了,他会助咱们攻破皇城!”

李善长和张凤仪等人闻言也是大喜:“他真的答应了?”

“当然!”魏明杰点头肯定。

李善长等人对视一眼,彼此也都暗自松了口气。

有了李伟的火器相助,他们破城便容易多了。

“那他们怎么还不过来?”陆仲亨有些急躁的问道。

现在他们还在不停的攻城,每多过片刻便会有成百上千的伤亡增加,这对他们来说是极大的损失,必须得尽快破城才行,不然若是损失太大的话他们即便成功联手李伟占领了皇城,最后也会失去话语权。

魏明杰闻言,迟疑了下说道:“李伟说他们在那里就能攻击到皇城,无需上前接阵。”

众人闻言纷纷皱眉,蓝玉更是脸色一沉,冷声道:“哼,他不会是想坐山观虎斗,等咱们损兵折将再上来坐收渔利吧?”

李善长等人闻言也纷纷脸色微变,这种可能还是非常大的,毕竟他们跟李伟本就不对付,若是易地而处,他们同样也会有这种想法。

魏明杰张了张嘴,一时也无法反驳,这事毕竟是李伟自己说的,他心里其实也没底。

“轰!”

正在这时,突然一声炮响打断了他们的交谈,炮弹以肉眼难见的速度越过五里的距离,直接轰城墙上,巨大的威力将守城的将士炸死了一片。

蓝玉和李善长等人顿时表情一滞,震惊的许久不语。

“这么远,他还真能够得着?”陆仲亨失神的望着那处被轰出一个缺口的城墙,轻声喃喃道。

蓝玉同样看着那被炮击出来的缺口,心里涌起一阵压制不住的惊恐。

他们现在连朝廷的那种火炮都还没用上呢,而李伟却已经拿出了更加厉害的,照这么下去,以后战场上哪还有他们这些武将的立足之地?

“诸位,机不可失,赶紧攻城吧!”

魏明杰回过神来,赶紧催促道。

既然李伟已经按照许诺开始了攻击,那他们也当趁此机会赶紧破城才是,至于其他的,可以等破城后再商量。

李善长和张凤仪也点头认同。

蓝玉看了看他们,虽然心里对李伟极为忌惮,但现在也不得不顺势而为,先破城再说。

“好,众将听令,立刻全力进攻!”

“是!”

陆仲亨和唐胜宗等勋贵接令,亲自带兵向皇城发起了总攻。

原本三五千人一波的冲锋,直接增加了一倍,凶猛的冲向还在震惊中的亲军。

“轰轰轰……”

在他们发起进攻的同时,李伟的火炮也在试射后调整好了角度,每一击都精准的命中城墙上的守军。

城上的防守的亲军顿时遭受重创,甚至一时不敢露头,城垛也迅速被一一打掉。

“怎么回事,哪里来的火炮?”耿炳文急吼道。

“侯爷,他们后方出现了一股军队,火炮是从那里打过来的!”

前面观望敌情的亲兵一边弯着腰躲避炮火,一边指着远方大声回道。

耿炳文焦急的走上前去,一把夺过他手里的望远镜,来到城墙边沿向他所指的方向中望去,只见远在五里之外,五万装备精良的大军列阵整齐,在军阵前方一排排造型精致的大炮不断的发出火光,打完一炮之后,旁边的士兵就从炮身后面抽出了什么东西,随后又塞进去一个,然后便能再次开炮!

就他观察的这片刻,这些火炮已经完成了一轮换弹射击,速度快的让他难以置信。

另外,他也看到了这支军队处在显眼位置的李伟!

耿炳文放下望远镜,脸色瞬间苍白下来。

朱棣兵败的消息他已经知道了,但由于时间紧急,具体情况朱棣也没讲太清楚,只是说李伟又有了新的火器,威力十分惊人。

现在他亲眼看到这些火炮,霎时明白了朱棣为何会败。

只是他不知道的是,李伟除了火炮,还有重机枪和步枪等等,不过这都不重要了,仅凭现在这种远射五六里,并且命中后还会爆炸的火炮,他就十分肯定这皇城是守不住了!

“快去禀报陛下!”

耿炳文向一旁的亲兵吩咐道。

现在城破只是时间问题,他必须得让宫中做好准备,万一失守,该如何应对,这事还得朱元璋亲自定夺。

亲兵领命匆匆转身下了城墙,向皇宫而去。

奉天殿里,群臣正在奏禀战后京中百姓的安抚事宜,战事持续了这么久,虽然城中重要区域一直在亲军的掌握之中,但京中的百姓还是遭受了不小的惊扰,昨日亲军已经夺回了京城,将叛军皆数困在京中,用不了多长时间便可全部剿灭,到时京师便可恢复正常。

只是他们没注意到的是,今天朱元璋的脸色却跟昨日有着巨大的差别,昨天还气定神闲的他,今日神色之中却隐有忧愁。

朱棣战败的事群臣还不知道,但他却是第一时间就知道了,突然的变故让一直掌控着大局的他也感到措手不及,李伟突然多出来的这些火器,彻底打乱了他的布置。

“陛下?陛下?”

詹徽奏事完后,见他没有反应,轻声喊道。

朱元璋怔了一下,随即回过神来,将目光落在他身上,不动声色的道:“嗯,就按你说的这么处置吧。”

“臣遵旨。”

詹徽也没多想,微微躬身行礼,然后便退回朝班之中。

然而还没等他回到原位,殿外突然响起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伴随着侍卫的高喊:“报!”

“陛下,长兴侯急报!”

战事紧急,侍卫直接冲进殿中,拱手大声道。

朱元璋眼神微变,心下已经隐隐有了猜测。

皇城一直由耿炳文防守的稳固如山,平时他都是到了傍晚休战后才过宫禀报战况,现在突然派人来急报,自然是出了岔子,再联想到朱棣兵败之事,不用问答案就已经呼之欲出了。

群臣也都不傻,见到这个侍卫神色慌张,顿时也都猜到了战事有变,纷纷把心提到了嗓子眼,紧紧的注视着这個侍卫。

朱元璋深吸了口气,事到如今,再隐瞒也无意义,于是便直接沉声开口道:“说!”

“是,”侍卫应了一声,急促道:“长兴侯派人来报,李伟率军炮轰皇城相助叛军,我军难以抵挡,恐有破城之危,请陛下早做准备!”

侍卫话音一落,殿中的群臣一片哗然:

“什么?皇城要被攻破了?”

“不是已经把叛军困在城中只等围剿了吗?怎么会突然如此?”

“陛下快调燕王和定远侯等人入宫吧……”

“完了完了,我得罪过李伟!”

“姜大人,其实我对李驸马极为推崇,待他入宫后还望姜大人能替下官美言几句……”

众臣惊慌失措,有的开始催促朱元璋赶紧调兵守卫皇城,有的从前得罪过李伟开始提心吊胆,担心李伟打进来之后找他们算账,而有一些脑子灵光的则是开始低声跟幸存下来的“李党”攀交情,一时之间大殿再不复从前的庄严肃穆。

朱元璋看着这些天天把忠孝仁义挂在嘴角的谦谦君子们,眼神冷漠无比。

开国之君的威严还是很强大的,慌乱的群臣在喧哗了一阵之后,但在他的目光扫视下渐渐安静了下来。

朱元璋这才收回目光,沉默了片刻,突然站起身来,朗声道:“既然挡不住,那就别挡了,咱这就亲自去迎接咱这位好驸马,你们可愿随咱前往?”

众臣闻言霎时大惊!

“陛下,不可啊!陛下万乘之尊怎能主动涉险?依臣之见,还是赶紧派人调燕王和武定侯等人进宫平叛吧!”

“是啊,陛下万万不可!”

“臣附议!”

群臣纷纷进言阻止,只是其中有几个是真的出于忠心那就难说了。

“哼,咱已经决定了,你们愿意跟就跟着,不愿意就留在这等着吧。”

朱元璋轻哼一声,说完挥袖便下了御台,直向殿外走去。

群臣见状面面相觑,一时之间手足无措。

朱元璋走出大殿后,群臣中有些人也跟了上去,其他的犹犹豫豫了半天,要么选择了快步追上,要么当起了缩头乌龟,按朱元璋说的留下来等消息。

朱元璋带领着群臣出了奉天殿便直接右转向西,经西华门向激战之中的西安门走去。

随着厮杀声炮火声越来越近,勉强鼓起勇气跟在他身后的众多臣子就开始忍不住手脚发抖。

战场上的枪林弹雨可不管他们是几品高官,就算是朱元璋这个皇帝,炮弹也不会绕着他走,什么天子万岁,一但被击中了,一样是粉身碎骨。

但是朱元璋此时却是毫无畏惧,战场他经历的多了,甚至好几次险死还生,现在这点小场面算不得什么。

西安门处正在竭力防守的亲军见到他率群臣而来,赶忙要行礼拜见,朱元璋远远的便挥手免礼,直接踏上了登城梯,登上了城门。

一路上见到圣驾亲临将士们顿时士气大涨,大吼着竭力与冲上来的敌军厮杀,给朱元璋杀出了一条宽敞的道路。

许多臣子被城上的厮杀吓破了胆,惊叫着便赶紧逃下了城墙,等朱元璋来到城门前见到耿炳文时,身后已经仅剩下寥寥四人跟随。

耿炳文见到他顿时大惊,匆匆上前道:“陛下,你怎么亲自来了,此处凶险,还请陛下赶紧回宫,臣会拼死守住皇城的!”

朱元璋轻笑道:“咱怎么不能来?咱来兵打仗的本事可不比你们这些武将差。”

“这……这是自然,不过陛下现在已经是圣上了,身负江山社稷,不宜以身犯险……”

耿炳文开口再劝,而朱元璋却是不耐烦的摆了摆手道:“别婆婆妈妈的,把望远镜给咱,咱要看看咱这个好驸马!”

耿炳文迟疑了一下,只能无奈的将手中的望远镜递给了他。

朱元璋接过望远镜,抬脚登上城楼的台阶,站得稍微高些举起望远镜向李伟大军的方向看去。

李伟这边,正在观察敌情的吕唐突然露出惊愕的表情,随即入下望远镜快步来到李伟身边:

“公爷,陛下来了!”

李伟闻言,有些疑惑的瞥了他一眼,吕唐便直接把望远镜递给了他。

李伟接过望远镜,按照他的指引向西安门的城楼上望去,只见此时朱元璋也正拿望远镜看着他。

两人相隔数里遥遥对望,彼此内心皆是复杂难明。

当初他们两人谁都没有想到,有一天会以这样的方式相见。

两军对垒,伱死我活,他们现在即是翁婿,又是死敌!

李伟沉默无言,内心久久难以平静。

远处的陈肃见状也走了过来,在向吕唐问明情况后顿时大喜过望,立即拱手向李伟道:“公爷,好机会啊!以咱们的火炮威力,只要瞄准城楼,一击便能将他轰杀!”

李伟缓缓放下望远镜,转头看向他:“然后呢?”

“然后……”陈肃语气一滞,顿时皱起眉来。

杀掉朱元璋后,他们必然会面对藩王和天下兵马的疯狂围剿,前方的魏明杰和蓝玉等人也会立刻调头向他们杀来,毕竟他们也只是想控制朱元璋为朱樉夺得储君之位,之后再名正言顺的登基,杀了朱元璋,他们就是天下公敌!

陈肃沉吟了一下,轻轻叹了口气道:“是属下莽撞了!”

李伟轻轻点头,随后便不再言语。

与此同时,朱元璋也收起了望远镜,将他交还给身边的耿炳文。

耿炳文接过望远镜后正要再劝他赶紧回宫,却听他突然道:“打开城门。”

耿炳文顿时呆立当场,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朱元璋转头看向他,再次道:“既然挡不住就别挡了,开城吧。”

“陛下,为何啊?臣等还能战!”耿炳文大声道。

现在打开城门不就等于投降了吗,让这些叛军冲进来,控制住大明京师,那他们就完了!

顶点言情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xshuquge.CO m。顶点言情手机版阅读网址:m.xshuquge.CO 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