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我没感觉到那丹药有问题,但不熟的人给的东西不要随便吃,这是三岁小孩都懂的道理啊’

&|天才一秒记住 言情小说 s23us.c o mnbsp;云禾心中嘲讽,啐了一口,将先前宁曼柔给他的丹药原封不动地吐了出来。

但他也不得不承认,宁曼柔和蒋长老所选的时机很好,连续以很快的遁术飞了三天,就算是以结丹修士的法力也绝对到了这时候有些匮乏了,这时候送上一枚品质不俗的三阶回元丹,心思没那么细致的人,还真不一定忍得住。

重点是。

其实这丹药本身没什么问题,哪怕是作为三阶炼丹师的云禾,也并未发现丹药有任何的问题,因此哪怕是一些较为小心谨慎的修士,也未必能反应过来。

看着别古铜金砖砸飞的蒋长老,云禾毫不犹豫地掐诀施展“五行遁术”,与对方拉近距离的同时,祭出“朱雀环”。

唳——!!

嘹亮长鸣,火焰瞬间腾起,照亮了大片夜空,也将脚下云海渲染成了绯红之色。

“去!”

就见云禾抬手一指,“朱雀环”所化的火鸟便毫不犹豫地冲了上去。

见此情形,尽管蒋长老有很多事情都没想明白,但也知道此刻不是犹豫和迟疑的时候,当即将手中一对墨色吴钩丢出,掐诀成印。

下一刻。

那一对吴钩竟然也随之化作两只黑黢黢的巨大蝎子,伴着金属铁链的摩擦之声,朝着火鸟勾去。

“轰隆隆”的巨响传来!

伴着剧烈的轰鸣,一只通红的圆环自碰撞的尘埃中倒飞而出。

看到这一幕的云禾不着痕迹地蹙了蹙眉头。

“朱雀环”虽然也是法宝,而且威力并不算弱,甚至从属性和相性上而言,其实对上蒋长老的那对吴钩也有优势。

但他仅仅只能发挥出此宝七成的威力而已,这便是结丹修士在没有本命法宝时,对上拥有本命法宝的修士所处于的劣势。

这也是云禾一直想要快点炼制本命法宝的原因。

而同样看到这一幕,尽管受了伤,面色惨白,但蒋长老还是忍不住冷笑了声。

他们为什么选择云禾?

不就是因为云禾只是刚刚突破结丹不久的结丹初期修士吗?

而且他一直在寻找“血晶木”,在蒋长老他们看来就是在为了炼制本命法宝而做准备。

这等刚刚突破结丹,却又还未能炼制成本命法宝的结丹修士,对他们而言就是绝佳的目标。

唯一算错了的,可能是没想到云禾居然会这么小心,并未中毒,而且还抓住了他们松懈的刹那,对他发起了偷袭。

‘差一点,若非是有内甲,真的差一点.’

想到这里,蒋长老的表情越发狰狞,体内的法力疯狂宣泄而出打入到吴钩之中。

那两只黢黑蝎子也在将“朱雀环”击飞后,目标锁定到了云禾的身上。

只是,当蒋长老再次看到云禾时,心里却又陡然一突。

危险之感油然而生。

‘身后?!’

他的神识猛地扩散而出。

可令他意外的是,他的身后明明空空如也,甚至神识范围内都没任何的敌人或威胁。

突兀的。

“唔!!”

蒋长老闷哼一声,本就惨白的面色又白了几分,他只感觉脑袋仿佛遭受到了什么剧烈的撞击一般,恐怖的疼痛过后,伴随着而来的便是意识地短暂混沌。

神识攻击?!

他的灵觉告诉他有危险,但云禾明明就在前方,所以他猜测攻击可能来自身后,却不曾想,攻击竟然源自无影无形的神识!

更让他骇然的是。

明明对方仅仅只是一名突破结丹都没有多久的修士,为何神识会那么夸张。

连他这样已经在结丹初期滞留许久的修士,都无法抵挡!

而他的神识遭创,他的那对法宝吴钩自然也他就停下了动作。

当他好不容易挣扎着回过神时,恰好看到云禾猛地将一块古铜色的砖头掷出。

砰!!

“哇——”

蒋长老猛地吐出一大口血。

云禾有些意外,“这都不死?”

他成功突破结丹之后,终于是可以自如地使用古铜砖头这件古宝了,也终于是能将此古宝的威力完全发挥出来。

虽然这块古铜砖头有些许破损,但毕竟是古修士专注威力而炼制的古宝,它作用单一,使用简单,所为的就是换来极为纯粹且强大的威力。

这样两砖头下去,竟然都没能解决掉此人?

不过没死,也残得差不多了。

云禾掐诀身形一阵模糊,遁光闪烁间,已然来到了那眼中满是骇然之色的蒋长老身前。

但当云禾看到蒋长老那破裂的胸口时,瞳孔猛然一缩,心头更是震惊不已。

“傀儡?!”

他忍不住失声道。

蒋长老的胸口破开了个大洞,丝丝缕缕的肌肉纤维之中,交织着一道道细密木质纹理,他甚至都能看到其内脏上所攀附着的一条条蠕动的根须。

“不,不是普通的傀儡,普通傀儡不可能具有血肉,这是‘人傀儡’!”

到这一刻。

云禾也终于明白,为什么宁曼柔和这蒋长老会找上自己,并要将他骗到此处了。

对方。

也想将他制成“人傀儡”!

同时,也说明,这蒋长老并不是主导这一切之人,他的背后另有别人操控。

而此人,很有可能便就在那座云岛之上!

脑中思绪万千,实则不过电闪一瞬。

他一把抄过储物袋,随后一脚将蒋长老从空中踹下。

并掐诀曲指再一次祭出“朱雀环”。

唳!!

火鸟长鸣之中,携着火焰重重地将其狠狠砸在云岛之上。

轰隆!!

整座云岛晃动,震起层层云浪。

啪嗒。

云禾轻盈落地。

一只脚轻轻踩在了一颗人头之上。

“不,不要!云道友,此事非我所愿,我也是受人胁迫,恳请道友”蒋长老哀求出声。

“还剩一个脑袋竟然还能说话。”

云禾莫名的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这便是“人傀儡”?

“住手!!”

与此同时。

怒吼之声自远处传来。

先前宁曼柔所捏碎的木牌,正是通知不远处岛上修士的特殊信号。

两座云岛的距离并不算远,以结丹修士的遁术,不过五六个呼吸便可抵达。

但谁也没想到,云禾这么个刚刚结丹,连本命法宝都还未炼制的结丹初期修士,竟然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解决掉蒋长老。

当然。

最关键的,其实还是云禾那出其不意的偷袭。

“金影符”不仅仅是在逃跑的时候有奇效,斗法时迷惑对手的效果看起来也相当不错。

而且源自“千蛊万虫诀”的神识攻击,也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

“嗯?”云禾的神识扫去。

便清楚地感知到了两名结丹修士,正飞速地朝着此岛而来。

并且与他们一起的,还有大量的傀儡。

而就在云禾被远处的呼喊所吸引时,被他踩在了脚下只剩下了一个脑袋的蒋长老眼中阴狠之色迸发。

那悬在空中的一对吴钩这次并未化作蝎子,而是以一种极快的速度,悄无声息地朝着云禾后背射来。

嗡嗡嗡——

忽的。

轻微的蜂鸣声传来。

就在那对吴钩锁定云禾时,突然从云岛的地底下,从云禾的身后,钻出了一大群的赤影金翅蜂。

并且毫不犹豫地便迎上了那对吴钩。

见此情形的蒋长老眼中冷色更重。

但他所设想的吴钩轻易破开蜂群阻拦的一幕并未出现,反而是在吴钩靠近蜂群时,那无法细数的密密麻麻的赤影金翅蜂便萦绕在了这对黢黑吴钩的周围。

只是一瞬,这对吴钩便被染成了赤金之色。

随后响起的,便是刺耳酸牙的“咯吱”之声,让人听得心惊肉跳。

而前一秒还阴狠至极的蒋长老,此刻的眼神却呆滞如同傻子。

法、法宝.他的法宝竟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失了?!

“这是.”

砰!!

云禾没理会蒋长老的震惊,只是蹙着眉头一脚下去,那脑袋变如同西瓜一样爆开。

可以看到,那碎裂的血肉、骨头之中,同样遍布着木质纹理。

随后云禾抬手一摄,那自蒋长老脑袋中遁出的一颗光团,便也其牢牢地抓在了手中。

蒋长老的元神!

而云禾的行为,特别是那蜂群吞噬法宝的一幕,让冲过来的两名结丹修士身形猛地一滞。

悬于云海之上的他们,看向那攥着蒋长老元神的云禾,眼中带着惊异。

那是什么鬼虫子?

竟然连法宝都能吞食?

云禾则侧头看向了不远处,表情呆滞的宁曼柔。

显然。

刚才在几息之间所发生的事情,让她这位在场唯一的筑基修士,有些无法接受。

似乎是感受到了云禾所投来的视线,宁曼柔猛地一个激灵,原本娇美的俏脸瞬间煞白,连忙磕磕绊绊道:

“妾、妾身、妾身真的知道、知道哪里有‘血晶木’。”

嗯?

说实话。

在对蒋长老发起偷袭的时候,云禾已经对他们所说的“血晶木”放弃了希望。

但此时此刻,宁曼柔面对自己还能说出这样的话,让他又有了那么一点点的希望。

毕竟,她应该很清楚她现在的生死就在云禾的一念之间。

欺骗自己不过是稍稍拖延.

拖延?

云禾陡然一惊,猛地朝那悬于半空的两名结丹修士望去。

只见,其中一人的表情居然变得狰狞扭曲起来,甚至他的模样也在极短的时间里发生了变化。

更令云禾惊骇的是,那人给他的感觉。

令他后背寒气大冒,一个大胆的念头忽然从他心底冒出。

元婴修士?!

那座岛上,莫非有一名元婴老怪?!

“小辈.”

模样变成了个佝偻着腰小老头模样的结丹修士,发出了沙哑的声音。

而在他旁边的另一名结丹修士也同样面色大变,惊骇不已,却不敢有任何出格的动作,甚至连拉开距离都不敢。

‘不对!’

云禾很快反应过来。

如果那元婴老怪真的在对面的云岛之上,以两座云岛之间的距离,对他而言不过是瞬息的事情。

却那么麻烦地降临在那具结丹期的人傀儡身上。

只能说明一件事情。

对方暂时无法离开那座云岛!

而且。

否则堂堂元婴修士,一方天地称王做祖般的存在,何至于在此地煞费苦心地设下陷阱算计结丹修士?

云禾的表情慢慢变得怪异起来。

似乎不是元婴修士?

还有那么一缕.阴气?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