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关金蝉宫的威严,金蝉宫副宫主来得很快,丝毫都没有耽搁。

“绝尘,住手。”

金蝉宫副宫主冷声喝止道。

再任由叶逸尘这般布置下去,一切就很难再重新恢复过来了。

“我为何要住手?”叶逸尘淡淡问道。

说话间,他继续勾勒着符纹,完全没有要听对方话的意思。

金蝉宫副宫主的脸色变得很不好看,叶逸尘实在是太不给他面子了,简直是在当众打他的脸。

不由得,他沉声道:“空罗山乃是空罗城几大势力所共有,此乃我金蝉宫制定的规则,你是想与我金蝉宫对抗吗?”

“既然空罗城无主,本座为何不能占领?金蝉宫有什么资格插手进来?”叶逸尘强势以对。

今时不同往日,他还真是不怵金蝉宫。

金蝉宫副宫主的脸色完全沉了下来,寒声道:“敬酒不吃吃罚酒,既然你执迷不悟,也就别怪我金蝉宫不讲情面了。”

“既然想动手,又何必说这么多废话,尽管来好了。”叶逸尘毫不畏惧的回应道。

金蝉宫副宫主不再多说什么,当即便是出手,只见他的身后浮现出一对透明的蝉翼,轻轻扇动,激射出无数凌厉的锋芒。

这些锋芒的威力极强,所过之处,将空间都切割出一道道裂缝,简直是无坚不摧。

看到这一击,周围的强者都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因为要是换做他们的话,恐怕随便一道锋芒都能致命。

“哼。”

叶逸尘眼神转冷,重重的哼了一声。

只见他一挥手,满天剑气浮现,对上了激射而来的锋芒。

“轰。”

一时间,虚空震动,狂暴的力量席卷四方,而后又快速湮灭。

“挡住了。”

很多人都露出极为震惊的表情,感到难以置信。

出手的可是金蝉宫的副宫主,一尊名副其实的大罗金仙强者,叶逸尘居然有能力将其释放出的攻击给抵挡住。

所有人都看的出来,叶逸尘虽强,但也只是太虚金仙大圆满的修为,与金蝉宫副宫主的修为差距是很大的。

以太虚金仙大圆满的修为对抗大罗金仙初期,这种事情是难以想象的,只存在于传说之中。

大罗金仙是质的飞跃,几乎是不太可能越阶而战的。

倒不是说世间没有那样的妖孽,而是亿万年也很难见到一个,黑神绝地更是从古至今也没有出现过几个。

金蝉宫副宫主表情微凝,不敢再对叶逸尘有丝毫轻视,决定全力出手,绝对不能够出现任何的差错。

只见强大的道韵从他的体内弥漫而出,继而有可怕的罡气迸发出来,让周围的空间出现密密麻麻的裂纹。

紧接着,一只巨大的金蝉法相显现,盘踞于虚空之中,可望而不可及,散发出摄人心魄的恐怖威压,似要将诸天都给压塌。

下一刻,所有人都清晰听到了一声高亢的蝉鸣,虚空随之泛起可怕的涟漪,向叶逸尘席卷而去。

叶逸尘显得十分平静,毫无花俏的一拳轰出。

“轰。”

空间崩碎,席卷而来的涟漪随之溃散。

继而,叶逸尘主动发起了攻击,他从来都不是一个喜欢被动的人。

斩仙剑出现在他的手中,轻描淡写的斩下,斩出一道耀眼夺目的璀璨剑芒,让人睁不开眼睛。

大罗金仙又如何?还不足以让他感到惧怕。

在魔龙岭一举修炼到太虚金仙大圆满,如今正好可以验证一下修炼成果。

越阶挑战一直都是他所擅长的,哪怕如今到了金仙境,他也自信能够办到,眼下便是一个极佳的验证机会。

“轰。”

顷刻间,叶逸尘与金蝉宫副宫主激战在了一起。

两者战斗形成的冲击力极强,简直可以毁天灭地,让周围那些围观之人纷纷快速倒退,生怕被波及到。

“嘶,绝尘的实力怎会变得如此强?”莫仁桓倒吸了一口凉气,眼中满是骇然之色。

这才过去多久?仅仅千余年罢了,叶逸尘居然就从太乙金仙境修炼到了太虚金仙境大圆满,实力更是能够与大罗金仙相匹敌,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

若非亲眼所见,他无论如何都是无法相信的。

莫锦心的表情亦是变得十分凝重,她严重低估了叶逸尘的实力。

还好这次是金蝉宫副宫主亲自出手,如果是她请动金蝉宫的长老出手,那问题恐怕就大了。

“达到金仙境,修炼速度怎么可能会如此快?”莫锦心充满了疑惑。

金仙境不比其他境界,每一个小层次提升起来都是极为困难的,需要耗费大量时间。

绝大部分金仙提升修为,所耗费的时间都是以亿年为基数的。

叶逸尘的这种情况,完全打破了常理。

按理说,就算叶逸尘得了大机缘,但要大幅提升修为,也得本身道之境界足够才行。

而道之境界绝非是随随便便能提升上去的,再怎么天才妖孽,也无法做到一蹴而就。

任谁都明白,叶逸尘的身上必然隐藏着非同小可的大秘密。

“噗。”

一道血光溅起,金蝉宫副宫主的胸口被斩仙剑生生斩出了一道长长的伤口,可怕的剑意侵入,使之血流不止。

之前在魔龙岭修炼,叶逸尘专门让斩仙剑吸收了大量龙煞,如今的斩仙剑已然是成为了一件顶级的极品大罗仙器,锋利无比,无坚不摧。

金蝉宫副宫主极速倒退,与叶逸尘拉开距离,他的心中惊骇莫名,万万没想到自己竟会不敌叶逸尘。

不是他自身弱,而是叶逸尘的实力太强了,强得匪夷所思。

而且这种强不是单质某一方面,而是全方位的,肉身、元神、法则、道韵等等,每个方面都不在大罗金仙之下,甚至犹有过之。

正因如此,再激战数十回合后,金蝉宫副宫主才会支撑不住,受到叶逸尘的碾压。

叶逸尘持剑而立,眼神睥睨,所谓的大罗金仙,也不过如此。

金蝉宫副宫主深深凝视了叶逸尘一眼,什么话都没有说,很干脆的退走了。

现在这种情况,说的话越多,他的颜面便越是受损严重。

叶逸尘也并未出手阻拦,任由金蝉宫副宫主离开,主要是在他看来,他们之间还没有到需要拼个你死我活的地步。

当然,如果对方再来找他的麻烦,那么下一次,他就不会再客气了。

“快走。”

莫锦心脸色巨变,连忙招呼莫仁桓离开。

第一时间,她激活了一道遁空符,想要遁空而去。

很幸运的是,遁空符顺利激活了,包括住她和莫仁桓,没入虚空之中。

但下一刻,他们脸色的笑容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浓浓的惊恐。

因为他们发现虚空凝固了,遁空符并未能够带着他们逃离。

不用想也知道,肯定是叶逸尘出手了。

但他们不明白,叶逸尘怎会有如此厉害的空间手段,连遁空符都能够拦截,按理说这种事情只有仙王才能够办到。

“咔嚓。”

虚空破碎,一只大手显露出来。

莫仁桓和莫锦心不由自主的落入了大手中,根本就无法做任何反抗,实力的差距大到超乎想象。

他们抬起头来,仰望天穹,映入他们眼帘的却是叶逸尘那无比巍峨的身影。

与叶逸尘相对比,他们就像是两只小蚂蚁,显得无比渺小。

一时间,他们不禁生出了一种蚍蜉撼树的悲凉之念。

本以为这次可以看到叶逸尘倒霉,可没曾|天才一秒记住 言情小说 s23us.c o m想最后倒霉的却是他们,连金蝉宫副宫主都已经重伤退走,现在还有谁能够救得了他们?就算现场有熟人,恐怕也会退得远远的,将关系完全撇清。

“沈兄!”

“嗯!”

沈长青走在路上,有遇到相熟的人,彼此都会打个招呼,或是点头。

但不管是谁。

每个人脸上都没有多余的表情,仿佛对什么都很是淡漠。

对此。

沈长青已是习以为常。

因为这里是镇魔司,乃是维护大秦稳定的一个机构,主要的职责就是斩杀妖魔诡怪,当然也有一些别的副业。

可以说。

镇魔司中,每一个人手上都沾染了许多的鲜血。

当一个人见惯了生死,那么对很多事情,都会变得淡漠。

刚开始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沈长青有些不适应,可久而久之也就习惯了。

镇魔司很大。

能够留在镇魔司的人,都是实力强横的高手,或者是有成为高手潜质的人。

沈长青属于后者。

其中镇魔司一共分为两个职业,一为镇守使,一为除魔使。

任何一人进入镇魔司,都是从最低层次的除魔使开始,

然后一步步晋升,最终有望成为镇守使。

沈长青的前身,就是镇魔司中的一个见习除魔使,也是除魔使中最低级的那种。

拥有前身的记忆。

他对于镇魔司的环境,也是非常的熟悉。

没有用太长时间,沈长青就在一处阁楼面前停下。

跟镇魔司其他充满肃杀的地方不同,此处阁楼好像是鹤立鸡群一般,在满是血腥的镇魔司中,呈现出不一样的宁静。

此时阁楼大门敞开,偶尔有人进出。

沈长青仅仅是迟疑了一下,就跨步走了进去。

进入阁楼。

环境便是徒然一变。

一阵墨香夹杂着微弱的血腥味道扑面而来,让他眉头本能的一皱,但又很快舒展。

镇魔司每个人身上那种血腥的味道,几乎是没有办法清洗干净。

八一为你提供最快的万古炎帝更新,第1536章 一剑败大罗免费阅读。sS 2 3 u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