闻老爷子现在心情特好,满面笑容的说,“好,好得很,我一点也不痛。”

闻渊:“……”

段临风站在一边愣是没吱声,经历了这么一场,他做个透明人也挺好的。

本来今天只是一时兴起的想要请穆离吃顿饭,没想到这饭没吃成,反倒直接见家长了。

段临风默默的在心里给闻小三爷竖起了大拇指。

闻老爷子看着穆离怎么看怎么满意,长得好看,还能让那个一点也不听话的臭小子吃瘪。

就是话少了点。

穆离的手机响了一下,她低头看了一眼,是没有辅导员的一个班级内部群。

有人在艾特她问她去哪儿了。

说是老师问的。

后面一句是‘有两节细胞生物学挺重要的,校花你能回来吗,不能回来我们帮你请假。’

上午是计算机课,下午前两小节是英语,后两节是比较重要的细胞生物学,英语课快上完了。

穆离看了一眼靠在床头的老爷子,沉默着把玩着手机。

刚才她看手机的时候,闻渊本来也只是随意的瞄了一眼,他视力挺好,就看见了她手机里的消息。

沉默了两秒,闻渊走过去拿过了老爷子手中的杯子,然后扶着他躺下了,“爷爷,你需要静养。”

老爷子顿时就不高兴了,刚想说什么,闻渊双手插在兜里又说,“她学校还有课。”

闻老爷子拢被子的动作一顿,“欸?丫头你还在读书?在哪里读?”

穆离没想到消息被他看见了,不过细胞生物学的课确实挺重要,她嗯了一声回,“京大。”

“京大啊,那还行。”老爷子知道不能耽搁别人学习,微抬头看向孙子,催促,“那你快送这丫头回去,今天肯定因为我耽搁了不少时间。”

闻渊点头,然后转身往外走,穆离眉眼敛着跟上。

段临风这时候才冒头跟老爷子打了声招呼,然后追上去。

小辈们离开后,老爷子给了杨助理一个眼神。

杨助理跟在老爷子身边多年,立马招呼还在屋内的两个女医护让她们先离开,然后吩咐佣人安排了上好的卧室给两人住下。

老爷子刚才不清醒,现在肯定是有不少的话想问他,方才他也是在一旁看完了全过程。

老爷子示意杨助理搬一张凳子在床边坐下。

刚坐下,杨助理有些心有余悸的开口,“老爷子,你这病来得十分凶险,差点……差点就……”

他话没说完,老爷子知道他想说的是什么。

今日犯病,他也一度以为自己今天这条老命是保不住了。

“不过,老爷子。”杨助理忽然想起什么,忙说,“现在你能清醒过来,还得谢谢小三爷带回来的那个女孩。”

“哦?”闻言,老爷子诧异的抬了抬眸。

杨助理说,“本来开始给你检查的是段少请来的医学研究院的袁酮教授给你诊治,可那位袁教授并不尽心,后来,是穆小姐请了一位姓林的医生来,照顾你的那两位女医护便是林医生留下来的。”

想起当时的凶险他现在还有点心慌。

“医学研究院。”闻老爷子冷笑了一声,嗓音发沉,“也不过都是一些看形势的人。”

话落,他又看向杨助理,“今天来的那穆丫头你有查过她吗?”

杨助理摇摇头,“还没有,小三爷是忽然带她回来的,我还来不及查。”

闻老爷子颔首,道,“不用查了,我相信那丫头对阿渊没什么坏心思。”

杨助理神色诧异的看着老爷子,平时小三爷的一些动向老爷子都会让他查,这次小三爷直接带了一个陌生女人回来,老爷子竟然不让他查了。

sdldwx/xs/97030067/1852116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