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枫园。

闻渊一边脱下外套,一边往屋内走。

见客厅沙发坐着人,他走过去。

外套随意的搭在沙发上,坐在了她的旁边。

伸出手捏着穆离的下巴,揽过来,亲了一口。

穆离对他的任何动作都没什么反应了,特别是结个婚因为应啸干的缺德事,反而让某人更加肆无忌惮。

每次她一有反抗的小动作,这人就会来一句。

全世界都知道我们结婚了,是夫妻,亲亲抱抱怎么了。

时间一久,穆离也就由着他了。

被他亲了一口之后,穆离的视线继续落到手中的剧本上。

闻渊不打扰她做什么事,之间捻着穆离颈侧的一缕发丝,慢悠悠的把玩着。

他最近也是清闲,s洲的事情几乎都交给了夜彦去处理。

见她不理会自己,随意的问道,“孩子们呢?”

穆离头也没抬,“睡了。”

闻渊看了一眼墙上的时间。

十点,也到该睡觉的时候了。

本来他可以早点回来,段临风缠人的本事有一套,弄得这么晚才回来。

漆黑深邃的眸转了转,一只手搭在她背后,挑眉道,“所以夫人是专门在客厅等我的?”

“嗯。”穆离也没否认,应了一声,“顺便处理一下辰星的事情。”

话落,她忽然又想起什么,“三天后母亲要过来。”

她口中的母亲,是闻渊的亲妈。

“嗯。”

闻渊应了一声。

穆离把剧本上的重点全都勾画好,第二天一早让闻一拿去辰星交给夏晚晚。

……

江家和文家在同一个别墅区。

两家也是邻居。

夏晚晚到江家的时候,才十岁。

一个孩子最天真无邪的年龄。

却就在十岁那年,颇有名声的夏家,泫然破产。

父母抵抗不住破产的压力,双双自杀。

就死在了才不过十岁的女孩跟前。

那晚是夏晚晚挥之不去的噩梦,她怎么也没想到,白天还在学校跟同学们嬉笑打闹。

欢喜的踏入家门,却看见地上一片鲜血淋漓。

江恩勉赶来的时候,正好让夏晚晚目睹了这一幕。

就在前一天,他的挚友就把女儿托付给了自己。

可他在外出差,终究没能赶到。

江恩勉将夏晚晚带回了江家。

以江家在京城的地位,多养一个夏晚晚根本不是什么麻烦。

初见江昱,男孩站在江家花圃中,手中拿着一本书。

口中振振有词,时而蹙眉,时而舒展。

刺眼的阳光洒下,明明让人睁不开眼,却在女孩灰败的眼底,多了一束移不开的光。

……

夏晚晚前一天晚上没睡好,到的时候眼下都是一片青色。

经纪人杨姐拉着夏晚晚,从包里掏出自己死贵死贵的护眼霜,给夏晚晚抹。

嘴里还不停的叨叨,“你什么情况?今天有个通告,你这样子怎么去?”

夏晚晚靠着椅背,想自己涂眼霜的,但杨姐不让。

有些疲累的开口,“杨姐,你让我休息会儿。”

杨姐见她实在累,“行吧。”

夏晚晚闭着眼睛小憩。

杨姐给她涂着眼霜想起一件事。

她说道,“对了,两天后我要请半个月假,工作日程我已经发给小朱了,正好是你这半个月的。”

小朱是夏晚晚的助理。

“好。”夏晚晚点点头,她知道杨姐要请假半个月的事。

杨姐继续说,“不是给你看了一部新戏嘛?十天后就是试镜,我赶不过来了,不过这十天只有两个通告要跑,其他的我都给你推了,你好好研究剧本啊,把角色吃得透透的,争取拿下这个角色。”

夏晚晚继续点头,“好。”

杨姐还有事要处理,给她涂好眼霜道,“剧本在茶几上,你等会儿看看。”

似乎有点急,还不等夏晚晚应声就匆匆的离开了。

夏晚晚又眯了一会儿,脑子里出现昨天的画面。

起身朝茶几那边走过去,拿起桌上的剧本。

既然阻止不了,那就用工作来麻痹自己。

手指要触碰到剧本的时候,夏晚晚眉心一皱,忙拿过旁边的包取出了一瓶药。

杨姐不在,她也不用偷偷摸摸的吃。

看着手中的药瓶,蹙了蹙眉。

很久不吃了啊。

嘴角挂起一抹冷笑,没想到不过见了文漫一面,就又想吃药了。

在盖子上倒出四粒,拿起旁边的水壶,瞥到旁边的剧本。

一边倒水,一边翻开剧本的第一页。

下一秒,夏晚晚的眼睛一亮,她看|天才一秒记住 言情小说 s23us.c o m到了熟悉的字迹。

因为昨天的事,宛若一潭死水的心脏,似乎再次跳动了起来似的。

是穆穆的字迹!

夏晚晚拿起剧本,多翻看了两页。

里面有一些批注,都是穆离的字迹。

有些微凉的心,似乎暖和了一点。

看来穆穆也很想让她接下这个剧本,一定是昨天她来公司这边,许哥给她说了自己最近要接的戏。

放下剧本,拿起桌上一旁的药。

刚准备放进嘴里的时候,突然响起敲门声。

夏晚晚蹙了下眉,将药倒回瓶子里,拧好盖子丢到包里。

做完这些,她才起身过去开门。

看见来人,瞳孔放大了一点,有些诧异的开口,“段少,你怎么来这儿了?”

sdldwx/xs/97030067/1852055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