闻渊蹙眉,“楚博是上一任的医子,那么那位医女又是谁?”

楚博主制毒,那么h病毒,还有穆离体内那罕见棘手的毒,必是他亲制的。

可他这样做的目的,难道就是为了逼陆焉出来了?

若仅仅只是逼陆焉出来,就只是给穆离下毒就足够了,可又为什么要研制威胁世界的h病毒出来?

“不清楚。”陆焉摇摇头,她道,“我查了那么多年,也只是查到了这些。

至于抓楚氏新一任的医子,也只是希望他能带我去见楚氏一族的族长,楚氏是医学大族,从来不跟外界有太多的纷争,若是有他们相助,对上楚博,我的胜算就会更大。”

楚博制毒厉害,他若是有心报复世界,以他的能力是有这个可能的。

h病毒的爆发和扩大,就已经证实了。

所以她不敢赌。

更何况穆离还身中其毒,若是动用f国那边黑手党的势力贸然动楚博,到时拼个鱼死网破,那么穆离的毒,可能就更无解了。

她不敢赌!

所以她在s洲蛰伏这么多年,开了一个拍卖场,就是希望在人来人往的势力中打听关于古武楚氏一族的消息。

皇天不负有心人,还真的让她打听到了楚氏一族那些人的消息。

楚博!

闻渊垂在身侧的|天才一秒记住 言情小说 s23us.c o m手不动声色的捏紧了。

深吸一口气,控制不可抑制发抖的手臂,他道,“所以焉姨,你这么多年没有出现,只是为了暗中查访楚氏一族吗?”

“是,我不敢赌,赌输了,或许我就会永远失去我的女儿了。”陆焉的眼底掠过一抹沉痛之色,“楚博知道我还活着,只要我不出现,他找不到我,那么他就不会对小离动手,小离是楚博唯一逼迫我出来的筹码,而我想要出现,也必须要保证万无一失才行。”

穆离站在楼梯处的位置。

一只手搭在木制栏杆上。

听到这些,她没有多大的感觉,只有平静。

多年跟死神搏命,除了自己的命,或者又是否还在这世界上活着,她已经没有追求太多了。

做事也从来都是随心而为。

只有近这一年,多了一些归属感。

多了朋友,亲人,还有……他。

一步,一步的朝楼下走去。

客厅的几人似有所感,都下意识的抬头看过来。

穆离最先跟眉眼沉敛的男人对上视线,稍稍移开,才对上另外一双已有些朦胧的眸子。

她顿了顿。

直到现在,她都有些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去面对自己的亲生母亲。

坐在沙发上的男人似乎看出了她的迟疑。

他站起身,朝楼梯那边走去。

见她穿得单薄微微蹙了下眉,捏住了她的手心。

天气已经在渐渐入秋了,在京城还好,s洲这边的气候温度却要低上几度。

手心是暖和的,闻渊这才松了一口气。

穆离最近经常有些赖床。

“听多久了?”闻渊问她。

穆离没说话。

他又耐心的问,“全部?”

这时,穆离才慢吞吞的回了他一声,“嗯。”

闻渊眸底闪过一抹无奈,拉着她的手往楼下走。

两人刚走到楼下,闻一已经去厨房端了一份早餐过来了。

闻渊拉着她走到客厅这边,然后带着她在沙发中央坐下,自己也在她的身边坐下。

陆焉坐在穆离左侧的单人沙发上。

穆离拿起面前的早餐慢吞吞的吃着。

陆焉欲言又止的想说话,可话到嘴边又说不出来了。

大概又过了几分钟,似是才鼓起勇气,有些忐忑的开口,“小离,我不是故意…抛下你的。”

不过一秒,穆离就放下手里的早餐,回她,“我知道。”

sdldwx/xs/97030067/1852056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