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洲。

地下盟办公室。

闻渊靠坐着椅子,半支着头。

医学组织的血清已经送达,只是要彻底抑制边境突然爆发的h病毒,还需要一点时间。

h病毒的传播,比想象中要快。

对于京城那边的事情,就算他不刻意的去关注,也会有人把消息发到他的那儿来。

这段时间,他不止在处理s洲,还在查背后投毒之人。

之前在边界那次出现h病毒,在得知是人制出来的毒之后,他一直在暗中查询。

但没从投毒的那个人口中查出有用的信息,再次出现,竟然是s洲边境。

s洲边境,他让人把白僮送去,接着白僮被人救走,很快h病毒又蔓延开来。

他不得不去想,这件事是不是有人专门操控。

可他的目的又是什么?

s洲发生动荡,接着爆发h病毒,他暂时离不开这边。

眉心抽着,总觉得会发生什么事。

办公室的门被敲响。

闻渊抬眸。

“进。”

夜彦走进来。

“主子,边境那边还在排查。”

闻渊漫不经心的应了一声。

夜彦见他提不起什么兴趣,又提起另外一件事来,“主子,我们盯着的那个拍卖会,他们最近好像有往京城那边靠拢的趋势。”

闻渊搭在扶手上的手一顿,抬头,“京城?”

“是的。”

夜彦点点头回应。

闻渊蹙眉,“他们往京城跑什么?”

夜彦没开口,他也只能查到一些外在的东西,因为他们跟拍卖会那边本就没什么交集,所以具体原因他并不清楚。

夜彦想了想开口问道,“主子,还要继续盯着吗?”

闻渊,“拍卖会那继续盯着。”

“是。”

夜彦离开没多久,手边的手机忽然响了。

瞥了一眼手机上的名字,挑眉,接通了视频电话。

懒洋洋的道,“哥,有事?”

闻谨看着视频里的弟弟,“确实有点事,有关于爸妈的,还有关于你妻子的。”

听到这话,懒洋洋的男人坐直了身体,“你说。”

闻谨笑了一声,挑着眉道,“想先听爸妈的,还是先听弟妹的?”

兄弟俩的长相有五分像,只是两人的气质不同。

闻谨比起闻渊,身上温润的气质更甚。

闻渊安静的看着他,没说话。

“咳。”闻谨轻咳一声,“上次我不是跟你说爸妈的消息查到了一点?他们最后失踪的地方是s洲。”

闻渊微愣了一下,“s洲?”

闻谨点点头,“对,只是s洲那边太远,我的手伸不到那么远,不好继续查下去,就算是军情部,也不行。”

闻渊手搭在桌上,轻敲着,“你把查到的资料给我,爸妈的事情我来查。”

“好。”闻谨没有迟疑,点头应下。

应下后,他笑了笑,“好了,再跟你说说弟妹的事情。”

说完,闻谨便没再开口了。

闻渊视线落到他的身上,没什么表情。

“好了,不逗你。”闻谨笑道,“因为陆家的人也来托军情部查一件事,查的是弟妹当年遭受绑架的那件事。”

闻渊动了动眉。

关于穆离那件事,他查了很久,没查出来太多有用的信息。

闻谨道,“我知道那是弟妹,所以也参与了,关于那场绑架中,出现过一个神秘人,是他救了所有绑架的女孩,但是没有透露出他的任何消息。”

“神秘人?”

闻谨点头,“嗯,那个神秘人没有留下任何的信息。”

闻渊蹙眉,“确定什么都没有吗?”

闻谨笑了笑,“好了,逗你的,以前那宗绑架案闹得那么大,只要是参与其中的,怎么可能一点痕迹都留不下。”

如果不是在聊跟穆离有关的话题,他已经把电话挂断了。

闻谨见他脸色不好,也正了正神色,“我可是军情部最优秀的情报员,当初的绑架案痕迹是抹得很干净,但是也留下来了几段监控,是我偶然得到的,但我看过,监控被人破坏过,需要花大量的事情去修复。”

闻谨离开闻家,竟然了z**情部,一待便是这么多年。

目的就是靠着背后强大的情报网一点一点的查这些线索。

闻渊眉眼敛下,“发过来。”

“行,等会儿就给你发。”闻谨一口应下,“查爸妈后续的事,就交给你了,军情部那边不允许我们擅自把手伸那么长。”

闻渊应了一声,“嗯。”

十分钟后,阿佑被闻渊叫到办公室。

闻渊将一个u盘递给他。

阿佑接过u盘,“这是?”

闻渊道,“里面有监控录像,但是被破坏了,修复它。”

阿佑点点头,“是。”

半个小时过去,阿佑有些受挫的抬起头,“主子,这个监控是黑客破坏的,而且时间久远,修复它我可能要花半个月的时间。”

闻渊蹙眉,“半个月?”

“……是。”他虽然很不想承认,但这是事实。

脑子里有什么东西闪过。

他抬起头来,眼睛有些亮,“主子你要不发给夫人试试?夫人的话,没准能减少一半的时间恢复这段监控。”

闻渊偏眸,面无表情的看了他一眼,“不准给她。”

如果猜得没错,那起绑架是穆离中毒的重要关键,抓她的人,就是下毒的人。

穆离表面上不在乎。

可中毒这么多年,怎么可能不在乎。

他不允许有任何的东西去引起她的不适。

“哦。”阿佑不敢再提把监控给穆离恢复的事。

他也很想不通,明明夫人的黑客技术比他好,为什么不让夫人恢复?

……

京城。

医学组织。

穆离不想去管yq集团的事情,网上闹得再凶也跟她没关系。

只是她想不通,师父为什么要那样做?

因为h病毒突然又出现在了好几个地区,任老头让她今天去一趟医学组织。

穆离让任峯抽了血,她懒洋洋的站在一边按着棉签。

任峯捣鼓着手里的仪器,瞥了她一眼,见到穆离总是话有些多。

他问道,“最近不少地区频发h病毒,甚至连s边境那边都爆发了h病毒,你怎么看?”

穆离摇摇头,随即想起什么,抬眸,“s洲?”

“是啊,不过s洲那边只有边境那一片区域染上了,不严重。”任峯道,“我就是想不明白,研制h病毒的那个人应该清楚。”

“医学组织已经研究出了血清,就算是他们投再多的毒,彻底抑制也不过是时间问题,而且注射过血清的,不会再二次感染,投毒的人,不会只是想要浪费医疗材料吧?”

话落,他也觉得自己这个想法有问题。

谁那么有病,研制出这个玩意儿来浪费医疗材料。

任峯说完,也没想她能说出个所以然来,放下手里的器皿看着她,“你最近有没有哪里不对劲?”

穆离知道他问的什么,“没。”

任峯眸光闪了闪。

因为真的很不对劲。

但这些他没跟穆离说。

解药研制不出来,他说再多安慰的话也没用。

随着花瓣的增多,按照之前关老头的讲述,花瓣越多,越会对中毒者的精神造成影响。

可穆离没有,还跟寻常没什么区别。

如果不是她脖颈后的花瓣,他都觉得她并未中毒了。

穆离在医学组织待到了晚上十一点。

回枫园的路上,闻一在前面开车。

穆离想起任峯今天说s洲那边也爆发了h病毒的事,拿出手机准备给闻渊打个电话。

这时,空旷的马路上突然几辆车窜到了穆离她们这辆车的前面。

对方仿佛不要命,速度极快,超过之后,又猛的飘逸车头车尾换了一个位置,挡在了她们这辆车的前面。

闻一忙踩下刹车,没什么表情的脸上,也各种变幻。

如果不是他刹车及时,就要撞上去了。

想下车骂人。

紧接着,又出现两辆车,停在穆离她们那辆车的前面。

三辆车的灯光照射着穆离她们这辆车,将这一块儿照得亮如白昼般。

不用想也知道,对面那三辆车是专门冲着她们来的。

闻一面色沉静,甚至在考虑等会儿要不要动手。

但是对面三辆车,很明显来的人不少。

不管如何,夫人绝对不能有事。

穆离眉眼沉凝,甚至都没掀起多大的波澜,只是安静的看着对面的三辆车。

没多久,‘咔哒’一声,那三辆车中间的那一辆驾驶座的门打开看了。

男人慢吞吞的从车上下来,一头黑棕色的头发乱糟糟的,却也让他多了几分凌乱的邪气。

他一双狭长的眸子,自带几分邪气。

无论是闻一,还是穆离都认识他。

之前在黑街,穆离被他带到那个别墅养伤。

闻一则是因为这个男人占下黑街,上次还随着闻渊去黑街找穆离,那次两方人马对峙。

闻城铭就是在这个男人的手上吃了亏,还让主子亲自去处理、。

于他们而言,算是敌人。

闻一转头看向后方,“夫人,我们……”

穆离眉眼沉沉,“先看情况。”

这个男人叫余晞,之前她被带到黑街,被关到那个地方去。

后来又是这个男人救她出来的。

“是。”

男人一步一步的走过来,来到后座,抬手敲了敲车窗。

穆离静默了两秒,摇下车窗,抬眸和窗外的男人对视。

他笑了笑,狭长邪魅的眸子染起几分明亮的笑意,“我找你有事。”

穆离对他不熟悉,但是能感觉到他没有恶意。

只是她想不通,因为她跟这个男人之间没有任何的交集。

而且上次之后,他们也没有再见过。

穆离,“大晚上的找我有事?”

男人双手搁在窗沿上,半佝着腰,把脑袋放在自己的手臂上,他歪着脑袋笑了笑,软着声音透着几分蛊惑,说,“我也想没事的时候找你的,但你好像挺抗拒跟我接触的。”

穆离不太习惯他这样子。

就像是和自己很熟,但她确实在那次之前没见过他。

明明上次还那一副高冷的样子,这次怎么跟变了个人似的?

见穆离没开口,眼眸微微弯起,他又说,“这大马路上的,不是聊天的地方,跟我去个地方吧?”

sdldwx/xs/97030067/1852059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