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彦只是去跟那边说了一声,中午的时候就收到了那边送过来的邀请函。

跟邀请函一起到的,还有容榭零逍。

两人到的时候还有点拘谨。

毕竟这地方,可不是随随便便什么人能进来的。

两人到的时候,容榭淡定点。

零逍就跟个刚从村里来的似的。

虽然这小庄园没什么特别,可这里是地下盟,可不是随随便便谁都能来的。

之前他们在s洲不敢太张扬,就是因为地下盟的原因。

结果搞半天,都是一家人。

晚上的晚宴七点开始。

闻渊也没想很早去,六点的时候,唤家里的厨娘准备了晚饭。

等晚饭吃完,也差不多七点了。

一般这种晚宴都会提前到场,他们这种吃了饭才去的,也只有他们了。

阿佑不去晚宴,容榭对那晚宴也不感兴趣。

两人留在小庄园,阿佑不去,多出来一张邀请函就直接给了零逍。

去晚宴的路上。

夜彦开车,副驾驶坐着易天。

后面坐着穆离和闻渊。

零逍,闻一他们开着车跟在后面。

易天捏着手里的邀请函,他说,“不得不说,这谢睿还挺嚣张,去晚宴的,还必须人手一张邀请函,真是好大的架子。”

夜彦也难得心情好的应他的话,“主子不管事这几年,外界不一直都在传主子已经死了,所以这几年他就嚣张了起来。”

听他们的话,穆离偏头,“甩手掌柜啊。”

闻渊挑眉,“彼此彼此。”

穆离:“……”

闻渊似乎从她的脸上看出了什么,说道,“很少看你处理暗枭的事情,而且我记得,你还有一家娱乐公司,也没见你处理过有关于娱乐圈上的事情。”

穆离:“……”

她刚才到底是为什么要说话。

她认为自己的智商已经不低了,但这个人做事说话总能在一个很重要确切的点上。

有些事情她不太会处理,确实跟自己的情商有关。

所以她不喜欢去掺和那些自己不太会的事情。

直到到举办晚宴的会馆,穆离都没再说一句话。

晚宴在s洲某个寸土寸金的会馆举办。

与此同时,晚宴内。

白僮是第一次参加s洲这边的晚宴。

她在s洲待的这段时间也算是了解了一些格局。

s洲这边不是被一个国家所掌管,而是由一个叫地下盟的势力掌管着。

因为没有那种大家都提在嘴上的统领人,所以s洲这边的格局比京城要乱多了。

在没有太大的钳制管辖地,若是能发展起来,对整个白家来说绝对是个质的飞跃。

关于s洲这边,白僮已经跟家里人提了。

等她促成这边,白家在京城就没有人再看不起。

而闻渊,也绝不会再看不上她。

她也大概知道自己的一些问题,她不会因为爱去卑微的摇尾乞怜,她只会提升自己。

到时候自然会看到她的好处。

她之所以会有这样的自信,也是因为谢睿看似在叼着白家,其实也已经确定了要合作。

他想要在京城打开市场,白家绝对是目前最好的合作伙伴。

对对方来说,是双赢的局面,谢睿不应该拒绝。

确定这件事之后,她心情确实好了不少,只是这两天不知道怎么回事,就莫名的会心慌,好像有什么事要发生。

还有她找的那一伙雇佣兵,她一直都联系不上,因为在跟谢睿周旋,没有时间去联系,也不知道他们究竟得手没有。

想起这件事白僮就很烦躁。

其实那天在机场见到穆离也是偶然。

那张脸长得太过扎眼,她也确定自己绝对不会认错。

刚开始她确实有一番挣扎,以前在特训营做任务的时候,手上不是没有沾染过血腥。

在京城的时候,她从来都没有想过要穆离的命。

只是来到了这个没有束缚的地方,她才突然有了想法。

s洲乱,发生点什么意外,就算是京城那边都管不着。

若是没有了那个女人,闻渊一定会将其他的注意力放在别的人身上。

确定之后,她就联系了s洲的雇佣兵,然后透露了穆离的信息。

这件事交给雇佣兵去处理,她是放心的。

这几天也忙,所以她没时间去确认。

也准备等晚宴结束后再去联系雇佣兵。

这时,谢睿端着酒杯走了过来。

对白僮道,“白小姐的才见跟胆识确实让我欣赏,合作愉快。”

白僮笑了笑,|天才一秒记住 言情小说 s23us.c o m端着酒杯跟他碰了下,“合作愉快。”

接着谢睿开始跟白僮介绍自己的朋友,毕竟以后会有合作,白僮将这些人的身份面孔全都记在了心里。

sdldwx/xs/97030067/1852063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