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前这个漂亮女人的手就如磐石般锢着了他,让他动弹不了半分。

另一只手上传来剧痛,可他的手背完全被镶嵌在茶几上,疼得他根本做不了什么。

‘唰’手枪上膛的声音响起。

“放了他!”为首的雇佣兵用枪指着穆离,“否则别怪我们的枪不认人。”

他们是亡命之徒,可也惜命。

而且他们的兄弟还在那个人的手上便妄想恐吓一下这个女人。

但不知道为何,他们觉得没什么用。

穆离勾了勾唇,眼底的血色暴露出来,她将那个雇佣兵的手反剪在身后,手腕处的手镯折射出一抹冷光。

穆离将一根银针插进了那雇佣兵的脖颈处。

接着那雇佣兵瞪大了眼睛,他能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动弹不了半分。

穆离松开握着匕首的动作,随即慢吞吞的站起身来。

她眸微抬,“你们雇主是谁?”

若说刚才他们只是阴沟里翻了船,是他们自己轻敌了才落得这么个下场。

但现在,他们看见眼前这个女人,只是一根银针就让他们的伙伴任人宰割,他们不由得怀疑起这个女人的实力了。

可是雇佣兵有雇佣兵的规矩,出卖雇主,那他们也没必要在这道上混了。

穆离掀起眼皮,漫不经心的语气里都带了几分狠,“所以,你们是觉得雇主的信息,比你们的命都还要重要了?”

此话一出,雇佣兵们只觉得自己脑子一炸。

常年游走在危险边缘的人,自然能够很清晰的捕捉到危险。

几个雇佣兵心一横,“我们不会轻易泄露雇主信息,哪怕是用我们兄弟的命。”

“况且,这里只有你一人,我们也是轻敌了才会被你抓住我们的兄弟。”

为首的雇佣兵用枪指着穆离,事已至此,现在他们也顾不得开枪会不会引来其他的麻烦了。

他捏着枪,手指已经扣上了扳机。

他也计算了距离,这个女人的身法再快也绝对快不过枪的速度。

就在他扣下扳机的那一瞬间,他的手徒然僵住了。

五根手指再动弹不得。

接着一股麻意加剧痛充斥着他的手臂。

‘啪’手枪落在地上。

为首的雇佣兵瞪大了眼睛,“你……你……”

穆离在沙发坐下,眉眼漂亮又纯善,说出来的话,却让那群人从脚心凉了脊梁骨。

“你们现在是不是四肢剧痛,浑身无力。”

她话音落下,那几个雇佣兵便感觉自己忽然被卸了力气,而且四肢蔓延着剧痛。

“你……怎么做到的。”

穆离端起桌上的杯子,喝了一口,“现在我们可以再来谈谈,你们雇主的命重要,还是你们自己的命重要。”

那些雇佣兵看她的眼神仿佛在看什么魔鬼,这么不动声色的就废了他们所有人。

雇佣兵能屈能伸,为首的那个朝穆离九十度弯腰。

穆离挑眉。

接着,为首的那个雇佣兵颤抖着手从事身上摸出一个手机来,往前走两步,颤颤巍巍又恭敬的把手机递给了穆离。

他道,“雇主都是用专线账号跟我们交易的,我们并不清楚对方的真实姓名,|天才一秒记住 言情小说 s23us.c o m以及雇主的准确资料。”

穆离拿起他的手机看了一眼。

雇佣兵还挺上道,已经把他们接单的那个页面点了出来。

穆离接过手机,“那你们又是怎么找到我的?”

为首的雇佣兵开口说,“雇主给了我们你在机场留下的信息,而我们雇佣兵在s洲有专门的网,所以想要查到您的行踪,很容易。”

果然是机场那边。

机场那边是她的真实身份信息。

s洲不是在国内,有些途径是能得到一些信息的。

只是她想不明白,s洲她没有认识的人,谁会想要她的命。

穆离拿出手机,“把你的账号给我。”

“那个,需要下载一个软件,您把手机给我吧。”

为首的雇佣兵一口一个您的。

其他的雇佣人都不敢动。

穆离把手机给他,雇佣兵用自己的手机连接在穆离的手机上,亲手给她下载了内部软件不说,还把自己的账号登录上去了。

穆离接过手机。

眸光微闪。

只要是在网络上,那就是她的世界。

为首的那个雇佣兵想让她把他们四肢的那种剧痛消掉,见她认真的盯着手机又不敢说话了。

只能忍着。

为首的那个雇佣兵离得近,见她看着手机,踮着脚往她的手机上瞅了一眼。

然后就看到了一串串的代码。

还有这操作。

雇佣兵咽了咽口水,看着穆离的眼神,基本上跟看大佬没什么区别了。

sdldwx/xs/97030067/1852067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