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蛟离开之后。

夜彦推了一下鼻梁上的单片眼镜,微微弯腰,“主子,这几日我走了一些地方,没有你说的血藤的消息。”

“继续查。”闻渊拧着眉心。

方才马蛟在面前那么来一通都没什么反应,听到这两个字倒是有了点反应。

夜彦点头,“我已经派人留意了。”

易天撑在办公桌上,看着自家主子,“主子,你难得回s洲一趟,一起去放松放松吧,而且你要找的东西,恐怕也没那么容易找到。”

“正好刚才阿佑不是说看网友去了,我刚才问了他地址,是去一个风月场所。”易天弯腰拖着下巴,“没想到他那么闷骚,去面个基竟然会选择夜店。”

夜彦瞥了他一眼问,“什么地方?”

易天掏出手机,给夜彦看阿佑的回复,“喏,这儿。”

夜彦看了一眼,“这是我们的据点之一,你整天脑子里除了装点枪,还能不能装点其他的?”

易天点点头,“哦,我们的据点啊,怪不得阿佑会选择去那儿面基。”

闻渊对去什么地方不感兴趣,而且明天就是国内的周五了。

他必须明天赶回去。

夜彦偏头看向办公桌前的男人|天才一秒记住 言情小说 s23us.c o m,他道,“主子,这个据点有几个势力要交一些东西,你这次回来露个面?”

闻渊回过神来,“不了。”

夜彦有些无奈了,“主子,您已经许久没回s洲管事了,这几年虽然我管得还行,但你也知道s洲这些人,而且外面一直有人猜测,你可能都不在人世了,你如果不出面,恐怕又要乱一段时间,你就只是露一面,让他们知道你还在就行了。”

易天附和,“主子,我觉得夜彦说得也不无道理。”

夜彦给了他个白眼。

这货估计就是想出去玩。

闻渊放下手中的钢笔,慢吞吞的整理着袖口,“时间。”

夜彦道,“现在就可以,他们已经在那边等着了,就在阿佑所在的那家娱乐场所,叫人间。”

闻渊点头,拿起搭在一旁的外套随意的披在身上。

……

下午一点,穆离就醒了。

零逍出去送货物,容榭也出去见网友了。

穆离准备明天再回国。

这里是s洲,不是m洲,以防再出纰漏,她只能在这边多待上一天。

确定零逍他们送货成功才行。

零逍和容榭他们都不在,整个别墅就只有穆离一个人。

她起身下楼,倒了一杯水走到沙发那边。

偌大的别墅中只有穆离一人。

这时,楼上突然传来轻巧的脚步声,穆离喝水的动作一顿。

她听力不错,更何况别墅只有她一人,别墅内的任何一点动静她都能捕捉。

穆离坐在客厅没动。

而楼上的动静则是越来越大。

接着还有开门关门的声音。

“人在楼下!”

一道男音从楼上传下来。

穆离抬眸,没什么太大的情绪,端着杯子,慢吞吞的喝了一口。

楼上的人从上面跑了下来,放下杯子看过去。

大概有五个人左右。

穆离偏头,视线落到他们裸露在外的胳膊上。

并没有看到龙的纹身标志。

很明显,这批人不是他们昨夜去抢的那批人。

几人跑到沙发这边,将穆离团团围住,然后看着穆离的脸,接着一人开口道,“就是她了,她就是穆离。”

穆离眉眼微敛,昨夜那批人并不清楚她的身份,更不可能知道她的名字。

那么这批人又是哪儿来的。

穆离靠着沙发,脸上并无惊骇之色。

因为刚睡醒,看起来似乎有些困倦,还慢吞吞的打了哈欠,微勾的眼尾挑了一下,眼睑处微微有些泛红。

“你们是什么人?”语气无波无澜。

“要你命的人!”

“哦?什么人想要我的命?”穆离将杯子磕在桌上,“既然要杀我,也得让我死得明白点吧。”

为首的男人眉目沉沉,“我们不会泄露雇主的消息,你的命,我们就收下了。”

除了昨晚那个龙帮,暗枭没在s洲招惹过任何的势力。

而且外人并不知暗枭首领真名,可这行人一来便道出了她的真名。

她的信息并不难查,去机场那边就能查到她的信息。

所以会买通人来杀她的,就只有认识她的人。

穆离想不清楚,想要她命的人,究竟是谁。

他们提了雇主,那么这几人看来就是雇佣兵了。

雇佣兵拿钱办事,甚至都是一群亡命之徒,不怕死,也是出了名的嘴严,所以她想要从他们的嘴里撬出点东西,恐怕还得费点功夫。

谁那么恨她,竟然找了雇佣兵要她的命。

sdldwx/xs/97030067/1852067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