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大。

因为是双休,京大的学生们并不是随处可见。

闻渊到实验室的时候任峯和关泓都在。

任峯看见闻渊的时候还挺惊讶,“你怎么来这儿了?”

“任老,问你点事。”闻渊知道任峯跟穆离比较好的关系。

任峯放下手里的事情,看着他,“什么事,你要找我单独说?”

“她体内的毒。”闻渊眸光微闪,没提昨天的事,若他提了,恐怕任峯他们什么都不会说。

他很清楚,任峯会见穆离,大部分的原因都因为她体内的毒。

所以有些事,也只有任峯清楚。

她不愿主动跟自己说,闻渊也很无奈。

而且昨天她那个状态,就是见了任老之后,变成那个状|天才一秒记住 言情小说 s23us.c o m态的。

任峯没有立马说话,而是看着闻渊。

“我跟她七八年的交情了,虽然表面我老顽童了一点,但心里也是将她当自己亲女儿宠着,我想问你一句,若是她体内的毒解不了,你准备怎么办?”

“不会。”斩钉截铁的两个字。

任峯愣了一下。

闻渊看向实验室的两位老者,“两位都是医学界德高望重的前辈,一生都奉献给了医学,你们不会见死不救。”

任峯回过神来,“你这小子,倒是会给我们戴高帽。”

闻渊眉眼垂下,说得轻慢,“两位以后的研究,只要是在资金上有需要的,都可以联系我。”

听到这话,任峯倒是来了兴致,“小子,你知道我是做什么研究的吗?敢说这话。”

闻渊垂眸,笑了笑,“一点小钱,我还是有的。”

“行,那我不客气了。”说完,任峯丢了一张卡过去,“这我银行账户,钱打这里面就行。”

闻渊接住,面无波澜的把银行卡收下了。

关泓在旁边一阵无语,才收了陆家一亿没多久,这人掉钱眼里了吗?

任峯走到不远处的饮水机给自己接了一杯水,然后才看向闻渊开口,“你究竟想问什么,问吧。”

闻渊捏着手机的手收紧,眸光明灭,眼底涌动着情绪,“我想知道关于她的一切。”

任峯看着他,“你为什么不自己去查?”

闻渊,“任老你清楚她的身份,关于她的事情没那么好查。”

“也是。”任峯沉默了半响,才开口,“那你从她十三岁那年开始查起吧,十年前的那场轰动的少女绑架案,她就是其中被绑的一个。”

闻渊没再开口,灯光打下来,竟有些看不清他的表情。

过了好半响,闻渊才终于找回了自己声音。

“绑架案?”声音很哑。

关于穆离,他没有动用自己的关系去专门针对她的调查。

因为他知道,她不喜欢。

她不喜欢,所以他从没去触碰过她的底线。

而是等着她自己主动的跟自己开口。

现在看来,好像不行了。

“我第一次遇见她的时候,是在一处森林跟她遇上的,那时候她浑身是伤,而那时候的她,才十五岁不到。”

任峯想起和她遇见的事情,到现在心里也充满了震动。

他是在m洲和z国之间一个边界处的森林跟穆离遇见的。

那时候的穆离跟野兽搏斗,浑身都是野兽留下的撕伤,他费了不少的心血,才捡回了她的一条命。

那时候小姑娘的性子太警惕了,他在给她治伤期间,也是多有磨合。

特别是在知道他是医生之后,第一时间是用一把由石头打磨光滑的匕首威胁他的命。

甚至还三分五次的逃跑,他也是花了半个月的时间才消掉了她的疑心。

让她留在自己的身边安安心心的养伤。

回想起这件事,任峯其实到现在都很疑惑一件事。

他说,“其实一开始,她对医生这个职业是抵触的,在知道我是医生的时候,是真想杀了我,后来也不清楚是什么改变了她,让她跑回京城开始学医。

我虽然跟她关系不错,但她身上的秘密太多了,就连我,也不是很清楚,如果你真的想知道,那就查吧。

不过有件事我确实没有骗你,她体内的毒若不能解,那么她下场就只有一个,那就是死。”

闻渊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就告辞离开了。

sdldwx/xs/97030067/1852076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