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离蹙眉,偏头,“出去!”

喻昇连忙将屋里的人还有自己给赶出去了。

闻渊站在一边。

他看着穆离的脸色,从未见她有过这样的表情。

“出什么事了?”

穆离摇摇头,“我不敢完全确定。”

话落,她偏眸看向闻渊,“离这边就近有医院吗?需要有检查设备来确诊。”

闻渊,“南部军医院离这边近,大概一个小时的车程。”

穆离眉眼敛下,“让他们带上专业设备,告诉他们,h病毒,有可能再次爆发。”

闻渊神色凝下来,点头示意自己知道了。

离开之前他问,“有多大的把握确定?”

“百分之八十。”

“好,我知道了。”话落,闻渊又看向她,“你跟我出去?”

穆离将手机揣进|天才一秒记住 言情小说 s23us.c o m兜里,偏头笑了笑,“不用,这玩意儿,我染不上。”

“行,离爷说染不上那就染不上吧。”

说完,闻渊就走了。

穆离看着床上躺的那个人,眉眼微凝。

h病毒当初在m洲边境爆发一次,但被压制下来了,怎么会又有人染上?

外面,闻渊打了个电话。

等他电话打完,喻昇才忙不迭的冲上去问。

“师兄,发生什么事了?刚才嫂子的神色让我有点心有余悸。”

闻渊手垂在身侧,眸色淡然,“她说,h病毒。”

“卧……病……”喻昇脸色一变,连忙止住话头,“不是,师兄,嫂子确定吗?”

闻渊,“她说百分之八十。”

喻昇眉宇蹙紧,“h病毒我知道,之前在m洲边境爆发过,死了一些人,但是医学组织研究出了血清,阻止了它的蔓延,作战营这边怎么会染上?”

闻渊抬眸,扫了一眼校场,“这h病毒来得蹊跷,你去查,这段时间他们接触的所有东西,都查一遍。”

“嗯。”

“人都分开没有?”

喻昇点头,“分开了,跟里面的兄弟有接触的,我都让他们待在隔壁木屋里。”

“嗯,我通知了南部军医院那边。”

喻昇刚要点头,这会儿想起了啥,忙看向闻渊,“等会儿,嫂子怎么没出来?”

闻渊眸微闪了下,“她说不会有事。”

“哦。”

喻昇心挺痒痒的,但又不敢问。

一个小时后,南部军医院的医疗车开进作战营。

车停在校场,南部军医院的医生下车,乔宴吩咐随行来的医疗组换上装备。

关泓是最后一个下来的。

喻昇跟关泓熟识偶尔也会有一些接触。

见人下来,他走过去,“关爷爷。”

关泓的脸色有些凝重,“小喻,你们这边刚有人打电话来说,这儿有人染上了h病毒?”

喻昇点头,指了指木屋,“对,就在屋子里。”

乔宴跟在关泓的身侧,听到h病毒眉皱了一下。

h病毒是爆发在m洲边境的,而且很快就抑制下来了,这里怎么可能会被染上?

乔宴偏头,让穿戴好装备的医疗组准备进屋。

自己也转身去了车上穿防护服。

等他穿好下车的时候,穆离正好从木屋里走出来。

医疗组的人来了,她也没必要再待在屋里。

而她现在已经百分百确定,里面的那人染上了h病毒。

乔宴看见他有些惊诧,没忍住问道,“穆小姐,你怎么在这儿?”

穆离没解释这个问题,而是开口,“失去意识,身体抽搐,面无颜色,嘴角如有轻微发紫,就是h病毒中期。”

乔宴听她说这话,面色也凝重下来。

“穆小姐,你确定吗?”

h病毒这事儿不小,很容易引起恐慌。

“嗯。”穆离颔首,“我已经联系了医学组织的人送血清过来,大概明天下午能到,你让医疗组的人给基地的其他人做检查,确定阴性阳性,阳性的立即隔离,设备带够了吗?”

她说话的时候,不慢也不急,甚至很有条理。

乔宴顺着她的话几乎下意识的点头,“带够了。”

“好。”

两人的对话,关泓站在旁边没有插嘴。

等他们对话说完,他才看着穆离。

上次无功而返,后来对穆离不加入南部军医院的事耿耿于怀。,没想到又在这儿遇上这丫头了。

关泓看着穆离,眼睛有些亮,“丫头,你怎么确定里面的人是患得的h病毒?”

穆离眉眼微敛,“我看见过。”

乔宴在不远处喊了一声老师,关泓也没问太多,离开了。

穆离还站在原地,看不出来心情怎么样。

但闻渊就是觉得,她现在似乎有些不大对劲。

sdldwx/xs/97030067/1852078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