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离下午被叫去校长室的时候,就看见任峯坐在沈嶂的沙发上喝茶。

沈嶂在旁边,一脸笑意的给他倒茶。

穆离挑挑眉看着突然回京的老头,“你怎么回来了?”

“新细胞研究完了,我可不就回来了。”

任峯说这话的时候,嗓音拔高,颇有两分阴阳怪气的。

穆离:“……”

林源在旁边憋笑。

老师用了两天的时间把新细胞给参透,昨天凌晨的时候就直接飞回京城。

刚下飞机,就马不停蹄的来京大了。

也不为别的,就是担心穆小姐被人给抢走。

穆离走过去坐下,拿起茶杯自顾自的要倒杯茶。

沈嶂主动的给她倒了一杯。

穆离秉持着自己作为一个学生的礼貌,她说,“谢谢校长。”

任峯放下茶杯,他朝沈嶂看过去,“沈校长,你的办公室能不能借我单独谈话?”

“行,没问题。”

等沈嶂离开了自己的办公室后,才反应过来,那明明是他的专属办公室,怎么现在他被赶出来了?

算了,大佬惹不起,巡学校去。

沈嶂没直接提南部军医院的事情,而是递过去一份资料,“这是你体内新细胞的数据。”

穆离接过资料,看着一堆数据有些头疼。

丢到一边,“直接说吧。”

林源拿起资料认真的看了起来,没多久神色变得有些莫名。

任峯开口道,“每个人的体内大概有40—60亿细胞,而我这辈子也做了不少的细胞研究,你的这个细胞是出现在血液内的,而且出现得很奇怪,数据也很奇怪,我试过一些研究,它没有再生系统。”

“哦。”穆离平淡的应了一声。

任峯见她这么淡定,有些不解,“不是,是你身体上的问题,你就这么平淡?”

穆离说,“会死吗?”

这也是任峯第一次说没把握的事情,他摇摇头道,“这个说不准,因为你的这个细胞没有再生系统,我不能继续把它研究下去,你什么时候有空,再让我抽点血样研究吧。”

“嗯。”穆离点头应了一声。

这时,任峯突然话锋一转,“好了,我们再说说南部军医院的事。”

穆离:“……”

任峯说,“关于南部军医院我也还挺了解的,京城最有名的医院,那地方也不是普通人就能随便接触到的,虽然比起医学组织还差了那么一点吧,但也还不错了。”

话落,他端起茶喝了一口,不紧不慢的说,“老实交代吧,南部军医院的人单独约你出去干什么?”

穆离把茶杯放下,有点懵,“不是,你怎么知道我被单独约出去了?”

“你管我怎么知道的。”任峯也来劲了,一提起南部军医院他就来气。

竟然趁他不在的时候,竟然挖他内定好的人。

穆离也懒得跟一个老头一般见识,慢吞吞的说,“那边让我过去。”

“那你没同意吧。”任峯倏的看着她。

林源见自家老师气得智商都没在线了,当即开口,“老师你别担心,如果穆小姐真的答应了那边,现在她就不是坐在这里了。”

任峯点点头,“也是,你连我医学组织都看不上,还看得上他们南部军医院那边。”

林源:“……”

这优越感是怎么回事?

sdldwx/xs/97030067/1852081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