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离在后院喂白团儿。

有穆离在的时候,闻一坚决不去喂白团儿。

他可不想白团突然就扑上来把他给生吞了。

陆雯和陆承到了,闻一直接带着他们到了后院。

任何人,只要是人,看见白团儿都能被吓得半天说不了话。

陆雯和陆承也不例外。

穆离手里拿着一块闻渊托人运回来的进口黑牛肉,白团儿盯着她手上的肉都在流口水了。

可愣是不敢扑过去。

只敢大脑袋拱过去,蹭蹭穆离的胳膊,让她把肉给自己。

穆离手里拿着黑牛肉在考虑给不给白团儿,在枫园,不像在m洲那边,偶尔还能带它去森林转转。

这才多久,那肚子已经整整圆了两圈。

白团儿的胡子硬,穆离被它的胡子给扎到了。

直接把它的脑袋给推开,漫不经心的瞥它一眼。

白团儿看她几眼,又看了几眼她手里的肉,但也不敢放肆。

直接在原地趴下,踹着手看穆离手里的肉。

闻一第一次发现,动物竟然还会搞区别对待。

陆雯过了好半响才找回自己的声音,“离……姐姐。”

站在原地没太敢靠过去。

而陆承则是满脸的惊奇和震惊,甚至还不怕死的靠过去了。

因为穆离在旁边,陆承更是胆子大,甚至还伸出手想要|天才一秒记住 言情小说 s23us.c o m去摸摸白团的脑袋,确认一下这是不是真的老虎。

他甚至想起上次来枫园,听到的白虎两个字眼。

当时还以为听错了。

没想到这后院还真养着一只白虎。

白团儿本来就不喜除了穆离和三个小主人以外的人靠近。

陆承胆大的刚靠近,甚至还敢伸手过去。

白团儿已经张嘴了。

“白团儿!”穆离的声音响起,压着,莫名的有种威压。

就连站在远处的闻一都被吓到了。

因为白团儿已经将陆承的手给咬在了嘴里。

就连陆承也被吓了一跳,可是手上并没有传来剧痛感。

白团儿叼着陆承的手,被穆离喝了一声,过了几秒它就吐出来了,还有哈喇子挂在陆承的手上。

穆离把手里的黑牛肉丢到白团儿吃饭的盆里。

行,给你吃,撑死算了。

白团儿心满意足的吃上了进口黑牛肉。

陆承看着手上的哈喇子,他也是没想到自己的胳膊刚才差点就没了。

若不是离姐喝得快,估计他的胳膊当场就无了。

穆离走到不远处的水槽洗了手,陆承也跟过去洗手。

看了一眼不远处的陆雯,然后瞥了一眼陆承,“你们怎么过来了?”

陆承一边洗手,一边回,“明天和雯儿回部队了,雯儿说想来你这儿。”

说完,他时不时的打量着穆离。

不知道为什么,经过这段时间的接触,他总觉得穆离就是很神秘。

根本就没有之前他在父亲书房看见的关于穆离的资料那么没用。

陆承不由得想起今日过来的时候,奶奶她们在客厅提起的那个,南部军医院那边最近好像是在招人。

他记得离姐的资料上,她现在好像是京大医学系的学生。

学医的人,就是为了这辈子以后能够有个好的工作。

陆承没多想什么,直接看向穆离,有些兴奋的问道,“离姐,南部军医院那边我有朋友,你要去吗?”

穆离拉着旁边的帕子擦擦手,闻渊见她手红了,立马去客厅拿了个手炉。

捧着闻一递过来的手炉,她挑挑眉回,“不感兴趣。”

“哦。”陆承也想起穆离才读大一,“那下次我再问你。”

他和陆雯十八岁的时候,读的少年班,大学早就毕业了。

现在就是在部队历练。

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穆离现在还只是在读大一不太对劲。

但是有些话他又不太敢问……

那双眸子斜过来的时候,给他一种莫名的压迫感。

这种感觉,就算是奶奶都没给过他。

穆离把手焐热就把手炉给了闻一,“去楼上找你家爷拿两把枪下来,消音。”

“是。”

sdldwx/xs/97030067/1852083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