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色渐黑,冷沉的压抑让人有些喘不过气来。

这件事零逍突然告知她,她还等着m洲那边的飞机过来。

还不知道飞机会在哪儿降落,所以她坐在京大外面的公交车站。

等到天色黑了,零逍那边都还没有消息。

“叮——”穆离的手机响了起来。

穆离摸出手机,“喂。”

“首领,z国那边不知为何,边境最近查得很严,甚至有了限飞令,我们的飞机过不来。”零逍压得低沉的嗓音从手机里传来,很严肃,没有平时开玩笑的模样。

“限飞?”穆离眉眼沉沉,嗓音也哑得可怕。

零逍隔着屏幕都是心脏一跳。

他还是一五一十的把m洲这边的处境说清楚,“首领,我们的人从小少爷和小小姐身上的定位查到了一个位置,可等我们赶过去的时候,定位又消失了,容榭还在追踪,威斯那边想必也有高手在帮忙所以隐匿了小少爷和小小姐的踪迹。”

m洲那边的飞机过不来,可出一趟国走各种程序,还有海关那边都是问题。

可能会耽搁两三天的时间,她等不了那么久。

威斯的手段和狠辣,都不是国际刑警该有的。

可他却战功赫赫。

穆离冷冽的嗓音沉下来,“我知道,让容榭继续追踪,等我回来。”

“是!”

电话挂断,穆离呼吸冷沉。

刚挂断的手机又响起。

“老大,零逍给我发消息了,飞机不好过境,我已经买了你现在这个时间段最早的一班飞|天才一秒记住 言情小说 s23us.c o m机,只是……”

电话另一头,叶言垂眸看了看身边的小团子,深呼吸一口气,“零逍发消息过来的时候,小易少主就在我旁边……我刚给他也买了飞机票。”

那边沉默了半响,最后才听见她说,“知道了,送他过来。”

“是。”

任峯就在穆离的身边,也看到了穆离手机里的备注,知道她们在说什么。

任峯立马道,“叶言丫头,记得给我也买一张。”

他声音不小,叶言听见了。

穆离看着手机里出现的信息,有些出神。

任峯立马拦了一辆车,等穆离坐到后座,他坐到前座,催促着司机快点开车。

司机似乎被催得不耐烦了,一路上絮絮叨叨的。

若是平时,任峯就差跟他骂起来了,但他现在不敢多说什么。

直催促。

司机絮叨了一会儿,似乎注意到背后有些发凉,透过前面的后视镜他往后看了一眼。

絮叨的话瞬间卡在了嗓子里,不敢再吱声了。

……

京城航站。

进入候机室,不到十分钟,叶言便带着穆小易到了。

这个候机室只有穆离和任峯,穆小易跑到穆离的身侧,抱住了穆离的胳膊。

“妈咪。”小家伙喊妈咪的声音很软,可深邃的眼底深处,却布满了他这个年纪不该有的寒意。

穆离抬起头,淡薄的眸子落到他的身上,眼底却染上了癫狂之色。

她闭了闭眼,尽力的敛下,伸出手揉了揉小家伙的脑袋,指尖很凉,嗓音微哑,“别担心,没事。”

穆小易知道妈咪是在安慰他。

垂在旁边的一只小手,紧紧的捏了起来。

叶言一直替她们看着时间,尽管她已经是买的最早的一班了,可因为时间太紧急,买得也不是很早。

距离航班起飞,还要一个小时的时间。

时间等得越久,叶言越着急。

她垂眸看了一眼候机室,眼下表面最淡定的就是穆离和穆小易了。

两人都安安静静的等着,谁也没说话,甚至连时间都没有看。

叶言眼眶微红,她已经很久没有看见穆离这个样子了。

大概半个小时后。

【前往m洲的旅客请注意,您乘坐的me5544次航班因天气原因取消,航班不能按原时间起飞,很抱歉给各位旅客带来不便……】

后面的话穆离已经听不见了。

候机室里,所有人的视线都落到了穆离的身上。

她记忆力好,扫一眼短信,就记住了航班。

叶言看着她,穆离抬起头,眼底猩红,仿佛已经在暴走的边缘。

sdldwx/xs/97030067/1852091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