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峯倒也从未被人否定过,若不是穆离在旁边看着,他早甩手走人了。

治个毛。

任峯挥了挥手。

林源立马去桌旁倒了杯水过来。

银针刺过闻老爷子的手指,放了一滴血出来。

血在杯子里晕染开,渐渐的由红变成了黑色。

任峯看着将整个杯子染成了黑色的血液,轻笑了一声,“下手的人倒是挺毒啊。”

他忽然看向闻渊,“这里有中药储存吗?”

闻渊点点头,“有,爷爷常年喝中药,家里一直储存各种中药。”

“毒的主要成分是斑蝥和八厘麻,给我半个小时研制解药。”任峯说完,偏了偏眸看向穆离,“你给他手脚放血,可以暂缓毒素在体内乱窜。”

穆离知道他说的意思。

“杨助理,你带他们去中药储存点,再开辟一间空屋子出来。”话落,闻渊看向站在一旁的闻一,“闻一,你跟着帮忙,有任何问题,跟我说。”

“是。”

闻一他们离开之后,房间里少了一大半的人。

穆离将银针攥在手中,然后走到床边。

“喂,你想干什么?”闻珞媛看着穆离,眼底布满了敌意。

闻珞媛一直待在老爷子的床边,只是刚才屋子里人太多,她不怎么敢说话。

穆离挑着眉,然后偏眸看了闻渊一眼。

闻渊似乎从她的眼里看到。

快把这傻逼玩意儿拉走。

他低笑了声,还不等开口,闻珞媛就被闻霖给拉开了。

“哥,你拉我干什么?”

没人回答她。

穆离拉过老爷子放置在被子上的手,将银针插入指尖,过了几秒拔出。

发黑的血,从指尖冒出来。

她拿过一旁的杯子将黑血接住。

她蹲在床边给老爷子的指尖放血,这时,出去的闻城铭突然去而复返。

他身后跟着三个提着方形箱子的人,个个穿着医用白大褂。

闻城铭先是扫视了一圈屋内,发现屋子里少了几个人。

又看见穆离蹲在床边,手里还拿着针在扎老爷子。

闻城铭当即就走过去,可还未靠近,斜刺里一只手横过来挡住了他的去路。

他转过头,就看见闻渊拦着他,闻城铭的脸色彻底沉了下来,视线也变得危险,“闻渊,你难道看不出她在干什么?”

闻渊面色风轻云淡的,“二叔说笑了,我长了眼睛。”

闻城铭面色难看,“我身后是医学研究院的,我花了很大的一笔代价才将人请来,你如果真的是为了老爷子好,就别在这儿拦着我。”

话落,他直接推开闻渊的手,然后转头看向身后医学研究院来的人,“劳烦各位看看我家老爷子。”

闻城铭请来的,都是医学研究院的年轻成员们。

因为加入了医学研究院,一个个也都有些心高气傲的。

不过闻家在京城的名声他们也都清楚,能与京城闻家结善,对他们未来只有好处。

点点头,就直接越过朝床边的闻老爷子的走过去。

闻渊的嗓音轻慢,却没有丝毫的情绪,“如果不想被丢出去,就别再上前一步。”

听到他这句话,医学研究院来的几人都下意识的停下了脚步。

三人朝闻城铭看去,忍不住道,“闻二爷,看来我们是白走一趟了。”

他们是医学研究院来的人,平时看见他们都是客客气气的。

闻城铭眸色沉凝,“闻家是我做主,你们不用管他。”

有他这句话,那几人才面色缓和下来。

刚靠近床边就看见一个女生拿着针在给床上的老爷子四肢放血,有一位医生喝出声来,“你在做什么?怎么能如此医治?”

穆离懒得搭理他们,手指的血已经放完了。

站起身,手里端着一个装了半杯黑血的透明杯子。

似乎听到什么,微微偏眸看了一眼。

她眸色沉冷,没什么情绪。

只一眼便收回了视线,然后走到床尾,开始放老爷子脚趾处的黑血。

那三个医生似乎被她这一眼给吓到了一样,站在原地愣神了好一会儿。

过了好一会,中间的那名医生才找回自己的声音开口,“小姐,请您让开,不要打扰我们替老爷子检查。”

穆离没理会。

说话的那人蹙了蹙眉,但他们又不想动手去拉人。

转头朝闻城铭看过去。

闻渊慢吞吞的走到了穆离的身侧,靠在床边,眉眼冷凝的看着他们。

sdldwx/xs/97030067/1852092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