闻渊看了他一眼,不紧不慢的说,“什么事?”

闻霖正了正脸色,“其实也没什么大事,就是我查到闻俞在暗中挪动闻家的钱款,只是现在数额不大,我爸还没察觉出来。”

闻渊的手在石桌上轻点着,笑得轻慢,“被别人牵走的狗,没想到也有反咬主人的一天。”

“闻俞虽然姓闻,但血缘上跟我们闻家没关系,他胃口倒是挺大的。”闻霖笑着说。

闻渊漫不经心的道,“你可以盯着他,他的动作肯定不止挪动钱款这么简单。”

闻霖点点头,“好。”

应了一声之后他完全没有要离开的意思,双手撑在石桌上,支着下巴,他说,“好了,堂哥,正事谈完了你跟我谈谈私事呗。”

他这话是对着闻渊说的,但目光却一直在穆离的身上。

眨了下眼睛,他道,“喻昇哥之前跟我提过,我还不信,现在我信了。”

穆离没那心思听他打哑谜,但喻昇的名字她倒是挺熟悉的。

抬眸看了闻霖一眼。

和她的视线对上,闻霖下意识的坐直了身体。

不过穆离并未说什么,只看了一眼便移开了视线。

没有之前那么冷漠了。

闻渊扫他一眼,“你可以走了。”

“行!我走,不打扰你们夜色约会了。”话落,闻霖站起身便离开了。

石桌上有清洗干净的茶杯茶壶,穆离伸出手提了下茶壶,里面是空的。

她放下茶壶,眼角微抬了下,问,“他是闻城铭儿子。”

闻渊拿着手机让闻一送热牛奶过来,听到她的话,应了声,“嗯。”

穆离:“你和闻城铭关系不好。”

闻渊:“嗯。”

穆离没问了,但他大概猜出她在想什么。

潋滟的眉眼抬起,溢满了杂糅的笑意,“这个呀,你就当我策反了他儿子。”

穆离毫不犹豫的说,“关系真乱。”

京城不比m洲小,各大势力关系错综复杂。

她回来没想跟任何一个势力纠缠上,闻渊完全就是一个意外。

闻一过来得还挺快,闻渊接过牛奶递过去,对于她的话,他只是笑了笑并未回应。

……

昨晚应付寿宴比较累,老爷子是早上醒来才开始拆昨天穆离送的礼物。

至于别人送的,他并不关心。

一大早便让杨助理把穆离送的礼物搬到了书房。

穆离送了两个礼物,一个长盒子,一个小的方形盒子。

小盒子打开里面是一串菩提手串,老爷子平时也会鉴定一些古玩物,别人送的收藏的古玩物倒是居多。

这手串,他可以天天带在身边。

杨助理看老爷子爱不释手的模样,心道。

更好的礼物,老爷子也不是没有收过,爱屋及乌吧。

老爷子催促道,“快把另外一个盒子打开。”

杨助理打开另外一个长形盒子,一打开便愣了一下,是一件毛呢大氅。

杨助理摸了摸,忍不住赞叹一声,“手感真好,这应该是真的动物毛吧。”

老爷子将菩提手串戴上,就就看见杨助理在摸穆离送他的礼物,立马道,“你摸什么摸,松爪。”

杨助理:“……”

今天下午穆离就回了学校,温遥他们那边的数据还没有弄清楚。

所以到学校在之后,她就直接到实验室那边去。

穆离刚走到门口,便听到柏祁发沉的声音,“事情还没有弄清楚,你们不要随便冤枉人。”

一个女生的嗓音比较尖锐,“我们冤枉她?当时实验室里就只有她一个人,监控也拍到这个时间段只有她一个人进出,我们怎么冤枉她了?”

穆离眉头微蹙,走进实验室。

实验室里几个人将柏祁和温遥围在中间,但她还是一眼就看见他们了。

柏祁将温遥护在身后,被他护在身后的温遥眼眶红红的,抿着唇没说话。

sdldwx/xs/97030067/1852093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