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用吉普车上。

许谦老老实实的坐在角落不敢吱声。

以前在m洲,他就是一个落魄导演,若不是穆离在大街上捡到了他,他现在估计在m洲捡垃圾讨生活。

不止是他,其实辰星的所有人都是她‘捡回来’的。

只不过这个老板确实有点不靠谱,之前在m洲的时候就神出鬼没的,偶尔还联系不上人。

后来辰星娱乐稳定了之后,她就出现得更少了。

从那个时候他们就清楚,他们老板应该不是什么普通人。

现在回京城了,倒是经常能够联系上她,只是这越接触,越能感觉她不是什么普通人。

穆离支着一只手在车窗上,忽然,眉眼动了一下,想起了什么。

朝身侧的闻渊看去,伸出一只手,“把手机给我一下。”

闻渊毫不犹豫的将手机递了过去。

穆离接过手机,方才在医院没时间,这会儿有时间可以把微博给黑了。

反正她会黑客技术已经在闻渊的面前展示过了。

穆离点开微博,看了几眼,热搜上她的照片已经消失了。

她不喜欢麻烦,但是堵不住悠悠众口,而且当时在医院外面的人不少。

微博上虽然没有她的照片了,但是有一条热搜是裴枫的粉丝们向她道歉。

闻渊看她打开了微博就知道她要干什么,倦懒的靠着椅背,慢悠悠的说,“我让阿佑撤下了关于你的热搜,照片也删了,你的照片不会在微博上出现。”

穆离点着手机的动作一顿,随即抬眸看了他一眼。

行吧。

闻渊直接带着他们去了作战特训营。而不是去的京城警局。

他刚才也看见了,那两个警务人员在旁边就跟个透明似的。

京城作战特训营,未有上面的首肯,是不准随便进入的,可闻渊就是带着他们直接来了作战特训营。

闻渊突然调走特训营里的一队人,那么大动作,自然|天才一秒记住 言情小说 s23us.c o m惊动了特训营的所有人。

下了车,闻渊示意将那几个抓来的人关到审讯室去,今日太晚了,可以明日再审。

许谦从来没来过这种地方,在这里只是门口的人,他们手里拿着的玩意儿都是他从未见过的。

他被闻渊随便安排去了一个房间,而穆离被闻渊带着去了他单独的那间木屋。

从窗户看去,可以看见外面一整个训练场地。

木屋还挺大,外面是客厅,还有一个小门,进去有一张床。

洗漱过后,当三人站在这里的唯一的一张床前时,穆离沉默了。

穆小易站在两个大人的中间,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

然后直接伸出双手抓住了拉住了他们的手,奶声奶气的说,“爹地,妈咪,这里只有一张床,我们就一起睡吧?”

穆离没搭理他,掀起眸子看向闻渊,她问,“这里还有别的床吗?”

闻渊接收到下面的视线,果断摇头,“没有。”

穆离沉默了几秒,想起外面还有个不大的沙发,勉强能睡人,果断的往外走,“那我出去睡沙发。”

闻渊拉住她的胳膊,似是有些郁闷,无奈的说,“算了,我睡沙发,你们睡床。”

穆小易皱着眉头,有些发愁。

妈咪爹地分床睡该怎么办?

……

深夜。

闻渊心脏疼的毛病又发作了,身上盖着毯子,月光透过窗洒进来打在他的身上。

清冷的月色,一半打在他苍白的侧脸上,额间的密汗仿佛透着晶莹的光。

穆离半夜口渴,屋子里没水,便出来倒水。

一出门就看见躺在沙发上的男人。

他身高腿长,躺在那不大不小的沙发里挺憋屈,一双长腿一大半都掉在外面,这么睡一晚上肯定不舒服。

穆离倒了杯水,一边喝,一边看着他不知在思考什么。

“唔~”忽然一声状似痛苦的低低的呜咽。

穆离放下水杯,她听到声音就是从沙发那里传来的。

走过去,才发现他的脸色不太对,借着月光还看见了他额间那些密汗,已经将细碎的头发打湿。

sdldwx/xs/97030067/1852098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