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着,粉丝们也立即朝摄像机那边鞠躬道歉。

“对不起!”

“对不起!”

“对不起!”

……

一声接着一声的道歉,都彰显了裴枫的粉丝们是有理智也有素质的。

尽管她们接着道歉了,忽然有人言辞犀利的道,“喂,你们一句对不起就完了?今天这件事闹得这么晚,严重影响了我们这些来看病的公民,若是出事了,你们担待得起吗?”

站在穆离身侧的许谦,立马朝那人看去。

每次这件事好不容易缓和了,都有一道声音又把矛盾给带起来,接着就是接二连三的起哄。

他眼光毒辣,早就看出真正起哄闹事的人是哪些。

他立马朝旁边的警务人员看去,然后伸手点了几个人,“警官,那几个人就是专门过来闹事的,你们可以将他们抓起来吗?”

以裴枫的知名度,在场的粉丝其实不是很多,网上也有人专门发了贴,不准裴枫的粉丝到现场去。

所以在场的,大部分都是来看热闹的普通人。

起哄的那人见许谦指到自己了,他蹙了蹙眉说,“喂!你什么意思,谁来闹事啊?这件事明明是你们的错,凭什么要说我们闹事?”

“对啊,我们都是遭殃的平民百姓,凭什么抓我们?”

“就是,以为自己有点名气就不得了了。”

有人冷笑连连,“也不想想,如果没有我们,你能火?”

许谦眉宇紧蹙,这些人是真的准备抓住这一件事不放手了。

警务人员都是秉公办事,警官有些为难的说,“这……他们确实也没做什么伤害人的事,我们不能随便抓人。”

许谦脸色沉了下来。

穆离指尖夹着手机,屏幕上是姜阎的电话。

正这时,不远处几辆军用吉普悄然停下,接着车上跳下来装备齐全的武装人员。

就在许谦急得有些不知该如何是好的时候,围得水泄不通的地方,突然离奇般的让开了一条道。

接着他就看着一群装备齐全的武装人员分成两队在人流中分开了一条道。

他们的手中的热武仿佛都发着冷光,没见过真枪支的人,下意识的都害怕了起来。

旁边不知该如何是好的警务人员们,看见突然出现的这一群武装人员,他们也懵了。

甚至无法置信。

只是这样的一件聚众闹事事件,应该还用不着一支武装齐全的队伍吧?

……

武装人员们分开站在中间的过道上,将在场的所有人隔开挡在了两边。

穆离捏着手机的动作一顿,没在姜阎的名字上点下去,而是微微抬眸朝空出来的那条过道看去。

微眯了眯眼。

黑色的奥迪缓缓地开进来,然后在过道前停下。

闻一从驾驶座下来,然后快速的走到后车门这边,当即所有人就看见,一个长相清绝的男人,怀里抱着一个与他有两三分相似的孩子从车里出来。

男人的样貌和气势成正比,所有人都下意识的屏住了呼吸。

他眉眼冷绝,没什么太大的情绪,表情有些冷漠。

可这样一个冷漠的男人,怀里却抱着一个对似乎对周围事物都挺感兴趣的小家伙。

小家伙左看看右看看,直到看见径直不远处的那道清瘦身影时,一双萌化人的眼眸亮了起来,仿佛盛着星辰。

男人一步一步的走过来,然后在穆离的跟前站立。

穆小易似乎挺能看得懂形势,当即从自家爹地的手中挣扎着要下来。

等下来之后,特别从善如流的抱住了穆离的一条腿。

在穆离跟前停下后,闻渊脸上的冷漠如春风拂过般消失不见,语气淡淡的,“能耐了啊,翻墙翻上热搜。”

穆离手腕翻转了一下,将手机黑屏。

耸了耸肩,语气颇有些无奈,“我也没办法。”

闻渊的眸子似有似无的略过穆离身后的裴枫,有些冷漠,两秒后轻笑了一声说,“离爷挺大手笔啊,手里竟然藏着这么大一家公司。”

穆离眉心跳了一下。

--

作者有话说:

闻小三爷:媳妇掉马了!

sdldwx/xs/97030067/1852098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