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离揉了下眉心,看来今天是不得不说清楚了。

抬脚跟了过去。

穆离跟唐吣离开之后,凉亭里,就剩下老爷子,闻渊,闻一,还有穆小易。

闻一的视线下移,最后落地穆小易的身上。

这越看吧,越觉得这小孩跟自家爷长得相似。

看今天的架势,这就是自家爷的亲生儿子,没跑了。

这心情,尼玛就跟坐过山车似的,刺激啊!

闻老爷子视线瞅过去和闻渊的视线对上,冷冷的哼了一声。

然后给自己倒了杯茶,降降火。

面对着孩子也不好说什么,只得等后面回家了,再教育一下。

五年前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孩子都已经这么大了,他竟然才知道这件事。

虽然现在得了重孙很高兴,但是一想到这是自家孙子犯的错,甚至还让孩子单独的跟妈妈生活了五年,他就气不打一处来。

穆小易盯着站在跟前的闻渊,小家伙仰着脑袋似乎在细细的打量什么。

闻渊察觉到了,直接蹲下身,没有直接去拉穆小易,而是伸出了手,等着小家伙自己把手放上来。

穆小易迟疑了几秒,然后把自己的小手放到了那宽大温暖的掌心里。

这种暖暖的感觉,穆小易抿了抿唇,最后带着两分迟疑又奶声奶气的开口,“你……真的是我爹地?”

“嗯,我是你爹地。”闻渊点点头,眼底盛满了柔和。

穆小易细细的朝闻渊打量起来,本来这次回来只是想找到机会去调查一下亲生爹地的事情。

自从那日跟着零逍叔叔出去被抓包了之后,妈咪对他的定位做了进一步的加固,就再也没有机会了。

小家伙眨巴着一双漆黑雪亮的眸子,如雪山之巅高高挂着的一缕阳光,在一点一点的侵蚀着盛雪,让它融化。

闻老爷子见父子俩的互动,心底也有了两分安慰,幸好这孩子没有排斥他们。

……

穆离被唐吣叫到了自己的房间去。

中途还遇上了唐肖,唐肖看见她们直接就躲得远远的。

唐吣性子软,其实也说不出什么重话。

让穆离坐下,自己去泡了一壶茶过来之后才开口问,“想好这件事怎么跟我说了吗?”

穆离吸了一口气,二伯母性子极好,对待任何事情都非常的温和有耐心。

二伯母和穆沅也是她在穆家时唯一的寄托了。

对于这件事,之前她不想说,二伯母也没有非逼着她说。

现在事情已经到现在这个地步了,有些话不说不行。

“二伯母。”穆离看向唐吣,将五年前发生的那件事情具体的说了一遍。

关于寒毒和任务这些,她几个字带过,顺便把闻渊的那一套说辞给否认了。

在得知了来龙去脉之后,唐吣好半响没有说话,直到沉默了一刻钟才有了点反应。

唐吣头疼的按了下太阳穴,看着自家侄女欲言又止的,说出来的话也磕磕巴巴的,“所以……这,这件事,其实是……你的错!?”

“嗯。”穆离点点头。

她也没骗二伯母,当时情况紧急,寒毒发作得来势汹汹,当时那郊外就只有闻渊一人。

只是她怎么也没想到,自己被寒毒给坑了,就被迫的就做了那荒唐事。

回了m洲后,也是过了五个月,在一次做任务时突然不适,等结束任务跑去找了任峯她才发现自己有了身孕这事。

知道这消息时,她脑子里一片空白。

当时她不是没动过打掉孩子的念头,是任峯那老头说过,那时已经五个月了,孩子在肚子里已然成型,甚至还给她照了彩超,让她亲眼看自己孩子在肚子里的模样。

当时也不知道究竟是怎么想的,就把孩子给留了下来。

“所以,你一开始连人是谁都不清楚,你就把人给……”

‘睡了’两个字,唐吣实在是说不出口。

一开始她还能理直气壮硬气的教育两句,现在忽然来了个反转,是自家侄女的错,让她一时之间更难接受了。

这件事情的冲击力对她实在是太大了,朝穆离看了一眼,到嘴边的话她愣是给咽下去了,有些无力的说,“小离,你先出去吧,让我一个人安静一下。”

sdldwx/xs/97030067/1852102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