闻渊单手插兜,穿着黑色衬衫,面容昳丽清隽,薄削的唇角挂着浅淡的笑意。

他明明在笑,眉眼间却又带着与生俱来的漠然,再往下便是那一眼望不到底的黑眸。

姜阎常年在刀尖上舔血,一身的煞气,普通人看见他都会下意识的躲开。

看着眼前的一声矜贵之气的闻家小三爷,视线对上,不知为何,他莫名的感觉到一股心悸。

不管怎样,这位小三爷一声不吭的跟着他来到了这里,让他此刻很不爽。

语气也不太好,“闻小三爷,这里是我的私人地盘,你未经允许擅自跟进来,是不是太不尊重我这个老板了。”

闻一见自家爷没开口,他一抬眸,就看见自家爷一只手捂着自己心脏的位置,唇色苍白,本就凉白的皮肤更白了几分。

闻一脸色一变担忧的想要开口,就被闻渊的眼神给制止了。

掩盖下担忧之色,他转过头看向姜阎,态度挺好,“抱歉,姜老板,有人会在今晚对我家爷动手,事态紧急,姜老板你回绝了我们,这才不得已闯了进来,还请见谅。”

话落,他将手里提着的皮箱打开,“姜老板,这是定金。”

姜阎气笑了,“劳资差这点钱?”

若是平时,有生意有钱拿他自然不会推迟,不过今日大佬在这儿,这才把所有事都给推了,甚至有人闹事他都给草草解决了。

闻一是会看眼色之人,也知道姜阎是真的生气了。

他还想说什么,一只冷白色的手臂伸过来,闻渊的视线落在姜阎的身上,隽冷的嗓音微哑,“姜老板,打扰。”

他出声,姜阎这才将视线落到他的身上。

男人头微垂着,他的脸色不太好,逆光打在他的身上照得皮肤越发的白,弧度漂亮的轮廓清晰而撩人。

饶是场合不对,这样一个矜贵的人儿站在他们这么一大群大老粗里,活像下凡的天神。

姜阎知道这位京城闻小三爷的事儿,亲生父母失踪,现在掌控闻家的是他的二叔,这位闻小三爷在闻家的地位可不怎么乐观,空有名头,却无实权。

不过,他明明知道这些,此刻本人站在他的跟前,被那冷隽的眸子轻扫,莫名的有些心悸。

不待他深思,闻渊已经转过了身。

闻一还是很担心今晚的事,张了张嘴,“爷……”

“走了。”嗓音有些闷闷的。

话落间,他已经走出了好几步。

闻一埋头跟上。

走了两步,他还是想再试一下,他转过身看向姜阎。

“姜老板,报酬还可以再加,你就……”

他话还没说完,感觉身侧一道劲风掠过,等他转过头看过去的时候,就看见自家爷被一个女人半搂在怀里。

闻渊没想到心脏的揪痛来得这般来势汹汹,眩晕感袭来便两眼一黑,随着腰间传来一股力道箍住了他的腰。

穆离从容不迫的将人给扶正了,感受到手心传来的触感,又不紧不慢的收回了手。

嗯,身材不错。

颜值也不错。

挺养眼。

虽然白了点,但是个美人儿。

只是,有点熟悉……

方才她透过姜阎和霍域二人看着他,见他没走几步,整个人就晃了晃往后倒。

身体几乎是下意识的就冲了过去。

或许,颜值征服了她。

低低敛着笑意的嗓音响起,“小姐,我们见过。”

声音的主人已经站直了身子,苍白没有血色的脸上挂着浅浅的笑意,微敛的眉眼半眯着。

“搭讪?”黛眉轻挑,敛下了眼底的血色,笑问。

她只是觉得他有点眼熟,但并想不起来在哪儿见过。

他轻笑着,低哑的嗓音提醒,“墓地。”

虽是侧脸,但印象挺深。

时间并不久,经他提醒,也想起来在墓地那日,有个长得不|天才一秒记住 言情小说 s23us.c o m错的男人受欺负了。

她就顺脚教训了个人。

不过……好像并不是在墓地那一眼的熟悉,而是另外一种,似乎已经伴随了她好几年的熟悉感。

sdldwx/xs/97030067/1852123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