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嶂没说话,沉默了半响。

他这态度已经很明显了,看起来不是很想把穆离开除。

话最多的女生又开口了,“校长,没有袁教授,我们对明年医学研究院的考核真的没有信心。”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沈嶂的神色依旧很迟疑。

‘叩叩’这时,门外忽然响起了敲门声。

沈嶂抬了抬眸,“进。”

“吱呀”一声门被推开了,最先走进来的是穆漩。

走进来先把门推开恭敬的站在一边,抵着门,门外,西装革履的袁酮就站在那边。

袁酮走进来,目光落到穆离身上时,下意识的就蹙紧了眉。

昨天他被这个女生气到直接甩手离开,今天他来指点穆漩,若非是看在穆漩的面子上,他根本就不想踏进京大一步。

穆漩跟他说校长办公室在处理昨天那个女生的事,所以他才勉为其难的来了校长办公室。

沈嶂看见袁酮立马就站了起来。

副校长,还有辅导员也都站了起来。

沈嶂朝门那边走去,伸出手,“袁教授。”

袁酮握了一下他的手就放开了。

袁酮不动声色的看了一眼办公室内唯一还坐着的穆离身上,心里冷嘲了一声没礼貌,眸光清冷的看向沈嶂,浑身透着股高高在上的气势,“沈校长,贵学校昨天的那件事准备如何处理?”

沈嶂也有点头疼,但若真是开除她,那她这辈子可能就这么毁了。

沉默了半响,斟酌着措辞开口,“这……袁教授,她还是个学生,你念在她初犯就别跟她一般计较了吧。”

“计较?”袁酮瞪大了眼睛,“你知道她是怎么在那么多学生面前诋毁我的吗?沈校长若是不能给我一个满意的答复,那我以后都不可能再踏入你京大一步!”

袁酮此话一出,沈嶂的脸色瞬间沉了下去,方德的脸色也变换了一下。

之前只是不再教穆离那一个班了,而这次他却直接说不会再踏入京大一步。

意思就是,以后都不会再来给京大授课了。

若只是一个班,问题还不算太大,可这间接直接影响到了整个医学系,那这问题就无限放大了十倍,甚至百倍。

还直接影响京大的学生以后进入医学研究院的概率。

穆漩倒是没想到校长一开始竟然还挺维护穆离,他明明很清楚穆离是穆家花钱塞进来的,像发生了这种情况,应该是第一时间就开除穆离。

算了,不管如何,穆离肯定是会被开除的。

袁教授说的这番话,直接就断了穆离所有的退路。

就算是校长想保她,也是保不住的。

穆漩往前走了两步,“校长,袁教授一直带着我,若是袁教授不带我了,明年医学研究院的考核,我也没有百分之百的把握能过。”

一旁,副校长沉默了半响,走过来凑在沈嶂身边道,“校长,这件事情的结果已经很明确了。”

若是没有袁教授,恐怕明年京大又会沦为笑柄。

穆离翘着二郎腿一只手支着脑袋,形状姣好的眸子和穆漩对上。

忽然手机震动一下,她垂眸,是林源回消息了。

告诉她半个小时就能到京大。

“这……”沈嶂的神色也很为难。

可袁教授的话都已经说到这个份上了,明年若是真的京大再没人能进医学研究院,那就真的要贻笑大方了。

取舍已经很明确了。

“呵。”一声浅淡的轻笑声忽然在一片安静中响起。

沈嶂下意识的看了过去,穆离神色淡淡的看着沈嶂,嗓音清冷的询问,“给我半个小时?”

“半个小时?”沈嶂愣了下。

穆离神色毫无波澜的嗯了声。

“好吧。”虽然不知道她想干什么,但沈嶂还是应下来了。

若非这个校长貌似还挺护着她,她不会说这句话。

穆漩眉蹙了下,穆离拖延半个小时的时间干什么?

袁酮也蹙起眉来,看着穆离声音冷硬,“我的时间可金贵着,可没时间看你在这儿拖拖拉拉。”

穆离手机在指尖顿住,她微偏了偏眸,落到袁酮身上,浅淡的笑了声,“既然都来了,半个小时后,你自然知道,究竟是我走,还是你走。”

闻言,袁酮面色沉了沉,也不回话,直接走到里面的沙发坐下。

他倒是要看看,她这话什么意思!

半个小时后。

门外响起敲门声。

sdldwx/xs/97030067/1852109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