焚天大殿后方不过三里外,有一座楼阁,是为藏经阁。

圣地里的藏金阁不止一处,这一处尤为特别,因为此阁内储存的武技均为天阶。

此地又有天阶阁的名号。

当李易拿到内门第一后,唐海便亲自将他带到了藏经阁外,对他述说了此阁的特殊。

李易抬头看着不甚伟岸的三层红砖青瓦楼阁,不由得深吸了一口气。

不愧是圣地,好强的底蕴。

唐海拍了拍李易的肩膀,深深地看了他一眼,“去吧。我还要回去继续主持排名战。”

“有劳伯父引路。”李易笑着道。

唐海也微微一笑,“若我家那个傻小子能有你三分,我唐某人就再无憾事了。走了走了。”

很快,唐海化成一阵风离去。

他再度回到了焚天大殿,与众弟子对视道:“继续。”

第一已出。

第二到第九十九,倒是如同添头一般。

不过,众人并没有任何的嫉妒心,毕竟,李易一身实力,已是让他们心悦诚服。

唐玉看着老父亲回来,同时抿了抿嘴唇。

自己和李易差的还是太多了啊。

藏经阁。

李易向大门走去,本来紧闭的一丈高的石门应声开启。而后,李易看到了空旷的房屋,以及一位打着哈欠的老人。

老人看上去很是疲倦。

只是略微扫了李易一眼,而后便道:“一到三层共有五十七卷天阶武技,你可随意取走一卷。从现在开始,你有一炷香的时间进行选择。”

李易微微一愣。

他从这位老人身上看不出半点修为与实力。

随即,他顿了顿,直接躬身行礼道:“敢问前辈如何称呼?”

老人奇怪地看了他一眼,随口道:“老头子我姓曹。”

“曹前辈。”李易立马道:“晚辈斗胆,请曹前辈为晚辈选择天阶武技。”

老人用手指轻叩木桌,“为何?”

“这里天阶武技繁多,晚辈怕是选不出好坏。前辈既然在此,倒不如借您慧眼。”李易态度愈发恭谨。

他听着老人随手叩击木桌发出的声音,心底里平静的剑意竟是忍不住喧嚣起来。

这位老人家,不可小觑!

李易心中明白过来。

心脏之中的人间楼在他踏入藏经阁的瞬间,便与他断了联系一般。

银月妖狼,许三更,以及白芷师父……

均没有任何的回应。

所以,李易更加确定眼前这位老人的不凡。

老人听着李易的奉承,忍不住轻笑几声。

“有意思,真的有意思。”

“原本以为你得了赤阳的传承剑印,应当如他一样,是个执拗的性子。但没想到,你倒有一颗玲珑心。”

“唔,原来是这样,难怪难怪。”

老人伸出干瘪的手指,戳向李易的额头。

手指虚弱无力。

动作迟缓无比。

但李易此时却是汗毛倒竖,有些紧张起来,不知怎的,随着老人的靠近,他体内的剑意更是喧嚣,像是要破体而出一般。

轰。

下一个瞬息。

剑意出体。

迎着老人的干瘪手指,沉沉撞了上去。

老人还是老样子,单纯地向前伸出手指。

“剑神剑意。”

“还有无敌剑意。”

干瘪的手指轻轻一挥,李易体内不受控制的剑意立马老实了不少,不再有任何的挣扎。

随后,楼上有风声响起。

很快,一卷天阶武技出现在眼前。

老人淡淡地道:“若是信我这个老头子,你应当学这门天阶武技。”

李易将武技书籍捧在手里,扫过一眼,忍不住读了出来。

“《轮回剑》。”

短短三个字。

李易恭敬行礼,“多谢曹前辈指教。”

“好好好,不必这么多虚礼。你且先看看,若是觉得不好,可以再去调换。”老人淡淡地道。

李易倒是没有换秘籍的心思。

他翻开《轮回剑》,从头到尾,仔细看了三遍。

所谓《轮回剑》,却是以生气与死气为引,从而成剑,剑法大成时,轮回境自成。

这倒是他需要的剑技!

李易的脸上多出了几分笑容。

老人瞥了他一眼,“《轮回剑》有三层,第一层你倒是可以现在练练。”

三层。

一层生玄。

二层死玄。

三层自然是轮回境了。

如今的李易生玄境中期,倒是有资格练这《轮回剑》了。

他再度看了两遍剑技秘籍,这才握着手中的青蛇剑,调动体内的生气,化形成剑。

不过,以《轮回剑》为基础,这生气的运转却是犹如倒行逆施一般,让李易很快冒出一身冷汗。

他长呼三次浊气。

定了定神。

继续研习剑技第一层。

第一层也叫生剑。

老人虽是时不时地打哈欠,但目光从未离开过李易,眼神里有数不尽的光芒闪烁。

好像要将人看穿一般。

想不到,竟是如此。

老人心中惊叹。

那就看一看,这位后天神体有没有资格修《轮回剑》了。

“人间楼。”

“倒是让人想起往日的许多岁月。”

老人心底暗道。

他随即眯着眼睛,假寐起来。

时间快速流逝。

眨眼间已过去了半柱香。

李易的生剑仍旧不得要领。

非是他愚笨,而是这《轮回剑》仿若是半成品的剑技一般,每一次让生气游走体内经脉血肉,总是让他感觉到阵阵痛苦。

好似,在用钝刀子割肉一般。

“傻小子。”

老人轻声提醒道:“要把生气看成自己的一部分。犹如自身手脚一般。”

“不要硬逼着它动作,要感受,要体悟。”

李易微微点头。

“你以为生玄境的生气是什么?”老人继续道:“你以灵气转为生气,那原来的灵气好操控,如今的生气怎会成为你的绊脚石?”

“心思不要太多,纯净些便好。”

李易听进去了。

他持剑而立。

体内的生气笔走龙蛇,经脉血肉再无异动。

而后,生气化为生剑。

向前刺去。

正冲着老人所在的方向。

老人先是一怔,继而露出了笑容。

这小子的悟性倒是难得!

不过,后天神体也的确是好用啊!

“小子,你敢对我用剑?”老人笑了笑,笑容灿烂,仿若是遇到了什么好玩的事情一般。

李易神色平静,“还请前辈指点。”

sdldwx/xs/51866388/1919149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