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xshuquge.CO m 他们四个在藏珠会租了一百年的洞府,打算闭关,专心地修炼,争取把修为提升上去。

苏婉和谢景尧的目标是闭关后,修炼到渡劫期再出关。

她对苏璃要求比较低一些,只是要求她闭关之后,修为能有所提升。

闭关前需要做不少准备,他们在准备防身法器和灵丹的时候也没有忘记打探消息。

在第三天的时候,他们买了东西出来后看已经是中午了,他们打算去酒楼吃午膳。

一路上看到不少修士。

繁城虽然繁华,但那天他们刚进城的时候还没有这么多修士。

现在大量的修士涌进城内,不同寻常,大大小小的客栈住满了人。

小商贩们生意非常好,还有各种商铺,卖出去的灵丹、法器也非常多。

还有不少家族的人也都往城中来。

这种情况不是有秘境即将开放就是他们要举办什么大会。

原本苏婉他们觉得不管是举办大会还是有秘境开放都不关他们的事。

就算是有什么秘境开放,他们也不打算去了。

现在他们身上的好东西很多,不用像以前一样去闯秘境寻天材地宝了。

现在对于他们来说提升修为是最重要的,其他事情要先放一放。

等他们去酒楼吃饭的时候,听到周围修士的谈话才知道附近有秘境即将开放,就在半个月后,所以不少人都赶过来了。

他们都在等秘境开放,好进去寻宝。

他们四个虽然不打算去,但并没有放过那些消息,边吃饭边听他们谈论秘境开放的事情。

有些修士消息比较灵通,能打探到秘境里会有什么宝贝。

要真的是有什么罕见的异宝,不管有多远,他们都会跑过来进秘境寻宝。

每当一个秘境开放时,五湖四海的修士都会闻讯赶过来。

苏婉他们四个吃好午膳打算回去时,突然就听到一个对他们很重要的消息。

那些修士说千夜秘境里有十阶的释迦罗灵草。

谢景尧和苏璃都沉默了,两人内心都有些波动。

他们离开酒楼时,苏璃道:“阿姐,看来这次我们要把闭关修炼的时间推后了,千夜秘境我们必须去。”

谢景尧也点了点头,“对,我们去找释迦罗灵草。”

闻言,苏婉瞬间明白释迦罗灵草可以用来医治谢景尧。

难得有了释迦罗灵草的踪迹,他们自然不能放过。

反正他们已经租了一百年的洞府。

闯秘境需要的时间大概是在三个月到半年,时间也不算很久。

延迟点时间再闭关对他们并没有什么影响。

他们决定先不闭关了,等半个月后的千夜秘境开放。

虽然不闭关,但还是要修炼的,对于修士来说修炼就是一种习惯,不能懈怠,不能停止。

想去秘境找灵草,就要做好准备,打探具体的消息。

司泽有些担心,问道:“他们说的消息可靠吗?我们会不会白去。”

“不管消息是不是真的,我们都要去,去了还有可能能找到释迦罗灵草,要是不去,就会错过,再说了秘境里还有其他宝贝,我们去了也不会白去的。”

“好吧,你说的对,我对于去闯秘境还是很感兴趣的。”

谢景尧温声说道:“虽然刚才我们听到了不少消息,但还是需要去打探一番,我们分开去查探消息,再把消息总和在一起。”

他们都觉得这个主意不错,随后就各自分开去打探消息了。

半个月后,他们四个前往千夜秘境,秘境打开后他们四个与其他修士一同进入千夜秘境。

他们是奔着释迦罗灵草去的,并没有与其他修士争其他东西,他们也不愿意把时间浪费在那些东西上面。

进去半个月后,他们进入了一处地宫。

他们在地宫探索的时候,突然看到一间茅草屋,茅草屋门前还有一口井。

当他们查看那口枯井的时候,意外就发生了。

他们感觉到有一股强大的气流涌上来。

这时候围在井边的是苏婉,谢景尧原本是站在她身旁的,不知道他是感受到了什么。

他拿出探测器,走到一棵大树旁。

至于苏璃,她看到茅草屋前有一块药田,但药田里的灵草长得并不是很好。

她蹲下去捧起一些土,查看土质。

而司泽早已经推开门,进屋子里查看了,他本来就闲不住,当看到有一间简陋的茅草屋时,他就很好奇。

他也不管有没有危险,就上前打开门,就进屋里了。

意外发生得太突然了,所以他们都来不及反应。

苏婉感觉到了空间的挤压,有什么在挤压她的身体。

她大喊了一声小心,但她的声音被吞没了。

她看不到其他人的情况,只看到团团朝她扑过来。

它还喷出了一层白色的像水雾的东西,那东西就像泡泡一样。

然后苏婉整个人被罩住了,这时候苏婉已经意识到了他们掉到了空间裂缝里。

修士的身体根本承受不了空间之力的挤压,承受不了它的伤害。

她有片刻的昏厥,等她意识清醒过来时,她就已经回到了灵天大陆。

苏婉很清楚现在她安然无恙,没有受伤是因为团团。

空间之力很厉害,她刚开始很担心他们三个,但仔细一想,谢景尧本事很大,他能在短短的时间内就把被毁掉的根基给养好。

他人又很聪明,一定能挺得过,不会有生命危险。

有阿渊在,她的直觉告诉她,阿渊不受空间之力的影响,是不会让苏璃受伤的。

但司泽就不一样了,他身上的法宝根本抵抗不了空间之力的伤害。

他很有可能会受很严重的内伤,就比如像她当年流落到梦云大陆红海洲那样身受重伤。

她想起司泽乐观的模样,他时常把他有福运挂在嘴边。

希望这次他真的有福运,没有生命危险。

她在心中祈祷,祈祷他们三个能安然无恙。

“苏道友,你可是想到了办法?”

没反应。

梁屿继续叫道:“苏道友,苏婉……”

他这个人声音没有一丝起伏,他人不仅长得冷峻,说话也冷冷的,让人觉得不好相处。

不过苏婉与他相处过一段日子,觉得梁屿并不像他外表那样冷。

虽然他不像他们佛宗的那些弟子一样非常热心肠,但看到什么不平的事,他也不会袖手旁观的。

就比如她一样,没有和她相处过的人都觉得她不好亲近,觉得她高冷。

苏婉突然回过神来,有些迷糊地看着他,问道:“梁道友,刚才你说了什么?我刚才走神了没听清楚。”

“你在想什么?心不在焉的,莫不是担心你妹妹的安危,我觉得你不必太担心,虽然她资质不好,修为低,但她聪明机灵,应该不会被人欺负。”他一板一眼地说道。

虽然梁屿和苏璃不太熟,但毕竟相处过一段日子,她的处事作风他还是很清楚的。

一个筑基的都能打伤化神修为的人,她法器符箓那么多,而且那些宝贝都是最好的。

她不欺负人算好了,哪有人敢欺负她。

这个想法梁屿只是在心里转了个圈,他并没有说出来。

那次苏璃大出风头后,关于她那些不好的谣言都减少了。

不知多少人羡慕她拜了一个好师尊。

他们都觉得阆吾天尊大方,什么好东西都给他徒弟用,还护短。

他们也想要这样一个强大又护短的师尊。

可惜他们没有这个福气,只有羡慕的份。

言归正传。

苏婉点了点头,“我知道,我担心也没有用,现在最主要的是想办法出去,找到阵眼,破解阵法,我记得你们佛宗也修习阵法,你就没有什么办法?”

“暂时没有,再看看吧。”

他们佛宗主要研习佛法,修阵法只是辅助。

林茹茹突然说道:“要是观月宗的人在就好了,这次观月宗的人和玄天宗的人来得都挺多的,灵韵仙子,你怎么不与你们宗门的人一起。”

“师妹别问这么多问题,灵韵仙子又不是从玄天宗出发的,她是和苏小师叔在一起。”

李宁忧只顾注意苏婉了,她又一副和梁屿很熟的样子,两人一直在说话,他都插不上话,他有些失落,所以没有注意别的事情。

这时候他才发现苏璃不在她身边。

“灵韵仙子,苏小师叔这次没有来吗?”

“阿璃是同我一起来的,不过我们发生了一些意外,我被迫与阿璃分开了。要是出去后你们要是看到她,麻烦你们告诉我一声。”

“要是我看到苏小师叔一定会告诉你的,请放心吧,我相信苏小师叔现在在一个安全的地方。”

“借你吉言。”

说完后,苏婉就去别的地方转了。

看到李宁忧跟了上去,林茹茹连忙跟上去。

她问道:“师兄,你是不是知道什么?灵韵仙子不是一直在闭关吗?”

现在苏婉出现了,李宁忧没觉得有什么好隐瞒的了。

“上次师尊找束道师叔的时候我刚好在场,当时师尊问他怎么不见苏小师叔,师尊还说平时苏小师叔就像一个隐形人一样。

没有想到她没有参加宗门大比的比赛,反而是去看热闹了,还大出风头,师尊还问关于她的修炼情况。

还感叹她终于筑基了,又问束道师叔苏小师叔的修炼进度。

束道师叔说苏小师叔外出历练了,当时师尊非常惊讶,说束道师叔这么疼苏小师叔,把她当闺女养,她才筑基初期的修为,他就这么放心她独自一人外出历练。

当时束道师叔说让师尊不要小看苏小师叔,不能只用修为资质看人,说苏小师叔的情况与别人不一样。

他还说阆吾天尊说过不能一直拘着苏小师叔,要让她出门,看外面的世界这样对她才好。

他又说她是和她姐姐一同出门历练的。”

“那是哪个造的谣?说灵韵仙子为情所困,所以在闭关修炼,我觉得她闭关修炼是真的,但不是为情所困。

她明明那么洒脱,那么利落的就退婚了,我听说了秦钰霄很后悔,一直想让她回心转意呢!我呸!他也配。

还好灵韵仙子知道了他的真实面目,没与他成亲,宗门大比的时候,玄天宗的弟子一直在传,说宗门大比结束后。

卫掌门就要替他们两个举办合籍大典了,玄天宗的弟子一直在炫耀这件事,觉得他们是天设地造的一对。”

李宁忧有些激动地说道:“胡说八道,什么天设地造的一对,秦钰霄他不配!”

看到他这么激动,林茹茹并没有怀疑什么,反而觉得他们想到一处了。

“师兄,你见过阆吾天尊吗?”

“没见过,估计只有师尊和各位长老们见过,连束道师叔我都没见过几回。”

“他们那一脉在青云宗好特别啊,都那么神秘,名声却很大,不过阆吾天尊和束道师叔名声很好,而苏璃名声却不好。”

“我和你说了多少次了,说话注意些,不能直呼苏小师叔的名字,那样对她不尊重,那些不过是以讹传讹,别人嫉妒她拜了一个好师尊,才那么诋毁她。

要是苏小师叔和灵韵仙子一样资质好天赋高,你看还有没有人敢诋毁她,肯定是要把她捧上天。”

“说的是,我之前也不服气,觉得她不配当我们青云宗的弟子,总觉得她踩了狗屎运。”

师兄妹二人并不敢说得太大声,说了几句后就改成传音了。

十天后。

苏婉终于找到办法破解阵法了。

“我知道阵眼在哪里了,来二十四个人,听我指挥,站在不同的方位上。”

有些修士抱着怀疑的态度,有人问道:“灵韵仙子,你真的知道怎么破解阵法?那这个是什么阵法?”

苏婉淡淡地说道:“爱信不信,我没有义务替你们解疑,别浪费时间。”

梁屿带着佛宗的几个弟子站到她面前。

“我们六个。”

“灵韵仙子,还有我们青云宗的弟子,一共是十一个人,现在还差七个人。”李宁忧道。

“还有我们。”

“还有我。”

又站出来了几十个人。

“不用太多人,七个就可以了,最好是阵法师。”

顶点言情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xshuquge.CO m。顶点言情手机版阅读网址:m.xshuquge.CO 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