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bi xiasheng hua.c o m 山雀看着面前全副武装,正在清理战场的人,耳边还听着黑夜和昙花的汇报,眉头一直就没有展开过。

他很清楚,这次要不是有阮涟漪出手,他们的伤亡会更大,只是这位明面上年轻漂亮的女演员,怎么会有这么好的身手,或者说怎么会有这么厉害的杀人本事?她除了是阮家的大小姐,是否还有其他身份?

这些怀疑在山雀的脑海中挥之不去,他正在斟酌着到时如何开口询问。

黑夜讲述完以后,看了看有些出神的组长,和昙花对视一眼后试探着开口道:

「老大,需不需要带阮小姐回去问话?」

山雀瞬间回神,转头看向两人,苦笑一声问道:

「用什么理由带她回去问话?人家可是积极配合我们的工作,甚至整个家族险些被灭,出手救人的也是人家,我们用什么立场请她回去问话?」

「这...」

昙花也打磕了,说起来他和黑夜能全身而退,也是依靠阮涟漪,如果不是对方及时出手,别说来支援老大了,就是自保他们都有些困难。

「想问我什么?」

涟漪缓步从暗处走来,坦然的问道。

三人都沉默了,大概有五秒钟没有人接话。

涟漪抱着手臂,表情淡定的说道:

「你们的疑惑,我都能给出一个合理的解释,信不信在你们。

不过当务之急是对付阮继宏和青野惠子身后的势力,我故意放走了两个人,你们最好尽快安排人顺藤摸瓜,趁他们还没断尾求生时抓住真正的潜伏者。」

「咳,软小姐说的很对,这些不重要,我们只要知道阮家是站在我们这一边,阮小姐是我们的助力就行。

你说的放走的两个人,能详细说说吗?方便我们追踪。」

山雀经历过大风大浪,迅速就将话题转入了正轨。

「一个是带人在半路上围杀我的那个忍者头领,他被我的匕首刺中了,我的匕首有些特别,他受伤后伤口不会轻易愈合,而且还会开始溃烂发臭,无药可医,你们可以顺着这个线索查下去。

另一个就是刚才来攻击你们的人,他们的领头人我也放了,不过我削掉了他半个肩膀,这个应该很好追查,他不去医院也要去私人诊所。」

山雀听的很仔细,等涟漪说完就问道:

「阮小姐,被你特殊匕首刺伤的人,能坚持几天?」

「三天,这是他的极限。」

「围攻我们的那个人呢?」

「也是三天,这个人实力是所有人中最强的,能躲开我的致命攻击,估计是膏药国潜伏下来的重要杀器,应该会和青野惠子联络。

现在他们的计划算是彻底失败了,如果青野惠子够聪明,她现在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逃。」

「多谢阮小姐的提醒,我们会立即行动,不让他们有逃脱的机会。」

「我相信你们!那个内女干抓到了吗?」

涟漪关心的是这个,阮家的内女干她会清理掉的。

「已经被抓了,他似乎没有意识到他的所作所为会带来这样的后果,他说自己被骗了,以为炸药在你的车上,即便引爆也只是炸死你。」

山雀无奈摊手道。

「这种鬼话骗骗小孩还行,可敷衍不了我。」

涟漪冷笑一声说道。

「阮小姐放心,我们会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复,之后你再将他从阮家除名。」

山雀的意思很明确,先国法然后再是家规,涟漪点点头默认了对方的做法,她可是守法的好公民。

随后涟漪回了阮家给她的一处房产,泡了个澡就去

休息了,折腾了大半夜也是够累人的,外面有人帮她站岗,她睡的很安心。

第二天日上三竿时,涟漪才起床,起来后就看到手机上好几十通未接来电,还有留言。

涟漪一边洗漱一边听留言。

柳紫莹:「涟漪,你还活着吗?听说昨晚你家老宅被人炸了,你要是活着就给我回个电话,回信息也行!」

唐尼:「阮小姐,你是否安好?星辉娱乐的合同还等着你做最后确认签字才能生效,否则会连累你的直系亲属,请尽快给我回话。」

凤家父母:「涟漪,你还好吗?早晨接到阮老夫人的电话,听说阮家老宅出大事儿了,你最近没时间陪我们,我们虽然帮不上忙,也不会给你拖后腿,你不用管我们,做好自己的事就行。

要是得空就给我们回个电话,我们担心你!」

「大姐,你还活着吗?活着就赶快来总公司一趟!

不知道阮家出事的消息是从哪里泄露出去的,现在网上都在传阮家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被人买凶灭口了,一个主事的人都没有,我快顶不住了。」

最后一通留言涟漪都不确定说话是阮家的哪位,不过听声音有些耳熟,应该是在晚宴上见过的阮家人,听那口气正顶着压力在和某些人周旋。

涟漪笑了笑,只喝了一杯牛奶,换了一身红色职业裙装,就让黑夜和昙花送她去阮氏集团的总公司。

车子停在阮氏集团门前时,早就等待多时的记者们立即举着长枪短炮围了上来,可惜都被保安挡住了,涟漪下了车直奔二十三楼的会议室。

此时阮明冶站在前方,正在安抚诸位投资人:

「诸位,我们阮氏又不是空壳公司,我们是有实业的,即便阮家人没了,公司一样正常运转,你们的担忧是多余的。」

「可是我听说阮老夫人已经去世了,新的继承人只是在晚宴上露了一面,至于能力怎样谁知道?如果没有阮老夫人扶持,她能坐稳这个位置吗?|天才一秒记住 言情小说 s23us.c o m」

「就是!对于这一点我们深表怀疑,不能为了一个不确定的继任者,我们就搭上时间和金钱,让她用来练手,万一失败了,这个损失谁来承担?」

「对呀!损失谁来承担,我们在商言商,自己手下也有一大把的人要养,不能陪着阮氏在这里试错呀!」

「对对对!」

一时间会议室里都是七嘴八舌的议论声。

阮明冶松了松自己的领带,想说难听话,可还是忍住了,奶奶他们虽然没受伤,可是也受了惊吓,短时间应该不会露面,自家空降的大姐还没到,他至少要稳住这些人。

就在这个时候,会议室的大门被推开了,会议室捏一下安静了下来,所有人都将视线投向了门口,想看看是何方神圣。

免费阅读.最新网址:bi xiasheng hua.c o 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