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浪剑客谢雨,兰玉国的顶尖强者。

在兰玉国,谢雨的地位不比莫万水低。

并且刚刚的比试也很直接地告诉众人。

他和莫万水交手,赢的人是他。

谢雨的实力,是超过莫万水的,比起莫万水,他还要胜上一筹的。

连莫万水自己都选择认输,自认输给了谢雨。

可是现在,这么厉害的谢雨,直接被沈寒踩在脚下。

谢雨想要挣扎,可是当他想要挪动身体之时,却发现自己想要动一下都难。

都不说反抗,就是想动一下都办不到。

他谢雨,在沈寒的面前,好像整个人的身体都失掉了控制.

场地之外,一众围观之人像是被吓傻了一样。

整个比试场地静悄悄的,没人敢弄出一丁点声音来。

谢雨,兰玉国的流浪剑客,就这样被直接踩在了地上.

踩在他身上的人,众人更是第一次见到。

别说其他国家的人,就连苍野国这些人,都不认识沈寒。

诚王这个王府王爷,看到沈寒都只知道称沈寒为先生。

至于沈寒叫什么名字,他听下面的人说过一次。

没记住,之前,他觉得也没必要记。

但现在,诚王开始后悔了。

“趴着别动。”

沈寒轻声说着,随之提剑走向兰玉国的执旗者。

轻飘飘的一句话,却好像重万斤,压得谢雨丝毫不能动弹。

众人都以为,最后的较量。

是莫万水和谢雨的较量。

他们俩谁胜,哪一方就会得到最后的胜利。

可是现在看来,根本不是这样。

苍野国的旗帜被放在一边,沈寒已经走到了兰玉国的旗帜旁。

“你也别动,就站那儿。”

沈寒这话不是对兰玉国的执旗者所说,而是对莫万水说的。

看着沈寒向前,莫万水竟然想出手偷袭,斩断苍野国的旗帜。

此刻,沈寒一句话好像有魔力。

恐怖气息瞬间就笼罩着他,想要向前走出一步,都感觉无比的困难。

仅仅一句话,就让莫万水停止了行动。

众目睽睽之下,沈寒就这么走到兰玉国的旗帜面前。

信手一挥,旗帜直接被斩断。

比试大会。

结束。

周围静悄悄的,入夏,万物都已经复苏。

可是此刻,好像周遭万物都被吓住了一般。

连虫鸣鸟叫声都停止了。

“他们的旗帜已断,应该是我们赢了吧?”

沈寒回过头,看向场外的诚王。

听到沈寒这话,好一会儿诚王才回过神来,随之连连点头。

“应该是我们赢了”

“那就好。”

话音落下,沈寒随之纵身离开比试场地。

回到人群之中,周围的人却都有些慌张,不自觉地就让出了些空隙。

他们此刻也才反应过来,原来自己身边,一直有一个比莫万水还要厉害的强者。

“先先生”

此刻,诚王颤颤巍巍地走到沈寒的面前。

“王爷有事去忙碌便是,不必顾忌我。”

即便展露出实力,沈寒依旧如之前那般随性,并没有像莫万水那样奇葩。

“先生有什么需求,还请与小王说,小王立刻去办。

小王之前怠慢”

诚王现在稍稍庆幸的,是自己一直以来,态度语气都还算客气。

这是他的习惯,礼贤下士。

他现在太感激自己能够保持这个习惯了。

沈寒顿了顿,随之看向场地中的莫万水。

“暂时倒没有什么需求,若是可以的话,让那位莫尊者去洗洗吧。

他身上的臭味,站在此处都能闻到。”

话音落下,沈寒似乎也想到什么。

“哦,对了,你们两人可以动了。”

沈寒一句话,场地中的莫万水和谢雨,好像卸掉了万斤重的担子,身体终于恢复控制。

看到这一幕,众人更是面面相觑。

没有沈寒开口,这两个强者,竟然连动都不敢动一下.

“若是没事的话,我可以先离开吗?”

“那是自然,先生为我们苍野国拿下胜利,肯定有些疲惫。

快,快去酒楼给先生安排一间上房。”

诚王招呼着,让他的手下立刻去城中安排。

沈寒也不扭捏,安排上房自己自然就住上房。

至于修行功法什么的,等回到诚王府再说。

自己帮着苍野国拿下这场比试的胜利,没理由不能提要求。

刚刚的比试,沈寒只觉得毫无意义。

那位流浪剑客谢雨,实力太差,对剑招的理解非常浅显。

他们这些人比试较量,基本上就是看谁的实力境界更高。

以境界压制对手,压制到了,也就能赢。

功法招式上,着实过于普通。

在与谢雨交手时,根本没有兴致和他交手下去。

也没有什么值得回味,值得思考的地方。

比试场地中。

在沈寒离开之后,众人才感觉轻松了一些。

沈寒展露实力,众人在沈寒的面前,感觉连呼吸都有些不畅。

一个个都在压制着,让自己呼吸都不要太大声。

特别是之前,还有些人在沈寒执旗时,在背后嚼舌根。

现在想起来,更是后悔无比。

他们现在都在寄希望于沈寒没有听到,或者沈寒没有注意到是谁说的。

比试大会已经结束。

苍野国拔得头筹,兰玉国第二,傲风国第三,紫舵国排在最后。

诚王作为代表,前往处理资源分配的问题。

苍野国这边,一众参与比试的人,都被请到酒楼中休息。

今晚,肯定还有庆功的豪宴。

之前被众星捧月的莫万水,此刻却没人招呼他。

在比试之时,莫万水想要偷袭斩断苍野国旗帜的事情,众人还记得。

莫万水之前的那些言论,众人也还记得。

在人前,直接辱骂沈寒及其他王府谋士。

自己身上满是臭味,还好意思说别人臭,说别人是狗粪。

还有,在比试场地当中的那些话,众人也都记得清楚。

莫万水竟然对沈寒说,说沈寒在修行上没有天赋潜力。

偏要走上修行之路,只会撞得头破血流。

现在看来,只是他莫万水的眼界不够,他看不明白。

他根本没有能力看透别人的潜力,就开始胡说八道。

现如今,一群人都在看他的笑话。

莫万水,莫尊者,狗屁尊者。

苍野国众人离去,没人去叫他。

大家都看得明白,谁现在和莫万水走得近,谁就是走在沈寒的对立面。

莫万水,连和沈寒过招的资格都没有。

谁会在现在,为了这个莫万水,再去得罪沈寒?

比试场地当中,谢雨悻悻地起身,偏过头看了一眼莫万水。

心里面,谢雨有些埋怨。

都是莫万水之前对沈寒的态度,才让他也跟着看轻沈寒。

才这样丢脸。

&nb|天才一秒记住 言情小说 s23us.c o msp; 只不过最后,谢雨还是一句话都没说,独自离开了比试场地。

看莫万水失魂落魄的样子,自己再说什么,他大概都听不见。

兰玉国那边,在谢雨归来之后,立刻便被人簇拥着。

言语中有关心关切,亦是有着浓烈的好奇。

要知道,刚刚在比试当中,沈寒仅仅一招,就将谢雨控制住了。

雪山境巅峰的谢雨,在兰玉国的地位极高。

驻颜有术的他,虽然看着年轻,但是实力基本上只弱于那些宗门宗主,长老。

可是这样实力的强者,就连沈寒的一招,都抵挡不住。

面对众人的关切,谢雨没有回答,自己一人独自走进了营帐之中。

谢雨其实还好,他并没有太多的在人前讥讽沈寒。

相比之而言,莫万水才更显得无比的滑稽。

莫万水仍旧在比试场地中站着。

一直喜欢装高人的他,现在像是戏曲中的丑角,无比的可笑。

他莫万水在和谢雨过招之时,都落了几分下风。

而谢雨在面对沈寒时,却是一招落败,众人甚至都没有看清谢雨是怎么败的。

只是回过神之时,已经看到谢雨被踩在了脚下。

谢雨都不是沈寒的对手,这样的实力差距,他莫万水又能够如何?

比试开始之前,他不止一次当着众人的面,去侮辱沈寒,羞辱其他王府的谋士。

说别人是狗粪,说别人臭,其实都不过是他在装样子。

还有他那什么等死的说法,现在回想起来,更让人觉得傻乎乎的。

什么打扰到花草等死,这种话在他莫万水退掉光环之后,只会令人发笑。

别说其他人,就连莫万水自己,此刻也觉得他无比的可笑。

比试之中还去说沈寒在修行上没天赋,让别人放弃。

实质上,他连沈寒的威压都抵挡不住。

威压落在他身上之时,他连挪动一下都感觉要命。

沈寒在修行上天赋,不知道比他强了多少。

脑海里浮现自己刚刚说的那些话,莫万水有种想要用头撞墙的冲动。

去指点别人,殊不知自己的实力,远远不如别人。

场地周围,看着失魂落魄的莫万水,众人指指点点。

之前对莫万水,那是言必称尊者。

但是现在,这些看客们提及他,都是直接称呼他的名字,直接道莫万水。

看台上,莫万水带来的那位传话小童,此刻也瞬间失势。

之前靠着莫万水,他即便只是一名孩童,也是被众人推崇,尊重。

莫万水的失势,其他人对这传话小童的态度,都立刻变了。

或许这一番经历,能让他这个孩童明白,这个世界没有那么的轻松。

得势时能多傲气,失势之时,就会多么的难受。

临城酒楼,现在已经开始忙碌起来了。

诚王府这边,已经让酒楼准备一场豪宴。

苍野国今日,可是夺得了比试大会的头筹。

这庆功宴,自是要准备的。

此外还有很重要的一点,这次的大功臣,并非是莫万水。

令人意想不到的,竟然是靠着沈寒,才得到了这次胜利。

但是在比试之前,沈寒不知道受到了多少委屈。

诚王回想之前,虽然他的态度还算不错,但是在遇到事情之时,他都是让沈寒吞下这些委屈。

这份得罪,他必须要想法子赔罪。

原本今日还有很多的事情要处理,特别是赢下的诸多资源,利益,都需要诚王前去。

但诚王心里面一直挂着事,最后还是把这些事情都交给了别人处理。

他感觉,自己现在的首要任务,应该是要想法子,尽可能交好沈寒。

这么轻易的就胜过了谢雨,沈寒的实力,已经可以和那些宗门的老怪物相提并论了。

即便他是王爷,也非常期望能与这样实力的强者交好。

说交好或许都不太合适,应该被称为讨好才对。

等待之间,王府师爷匆匆忙忙地冲来。

“王爷,这位先生姓沈,单名一个寒。”

此刻,师爷无比的庆幸,庆幸最初还做了登记,还好他也带着册子在身边。

要是连沈寒的名字都不知道,这讨好根本无从说起。

诚王亦是长舒了一口气。

之前他称呼沈寒,一直都是称先生,前面都没有冠一个姓氏。

幸好还没有暴露,否则可就真的有些尴尬。

“你先回王府,准备好赏赐,待沈先生回去之时,立刻送到他的房里。”

诚王一语说完,忽然间又想到些什么。

“哦,对了,还得准备一间上房。

之前那个莫万水捣乱,谋士们都被赶到了府外。

记得给所有谋士都备好一间上房。

当然,沈先生的一定是最好的那间。”

“王爷放心,小人知道该如何做。”

师爷说着,亦是退了下去。

对于这个跟了自己多年的师爷,诚王心里还是放心的。

这些内务之事,应该能处理得很好。

现在的关键,还是他自己。

晚上的宴席,才是最重要的。

酉时,众人已经走进酒楼阁楼。

临城这边的酒楼都有经验,每年的这一天,总有一国的人要开办庆功宴。

所以在之前就有准备。

相比起莫万水各种各样的怪异,沈寒没有说任何奇葩的要求。

到了时辰,沈寒便随着众人一道前往。

之前沈寒走在众人身边,大家可能没什么感觉。

但是现在,似乎都有些不自在。

相处也有那么多天的谋士同伴,在沈寒面前也是不自觉的低头。

沈寒展露出实力开始,一切就都变了。

不用言语,不用什么行为。

其他人看到沈寒,也绝对不可能再像之前那般。

这样的实力,已经不再是同一阶级。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