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贵拉着闾欣蓉疾驰着逃走。

已经跑了好一段路,闾欣蓉才稍稍回过神。

看着周围之景极速地后退,闾欣蓉的脸色有些难看。

“喜贵叔”

轻声唤了一句,喜贵却根本没有理会她的意思。

他心里面想的,只有逃命这一件事。

尤万英的毒雾化身到底是什么实力,他喜贵比其他人了解多得多。

他喜贵使用出全力,想和这毒雾化身打个平手都难。

可是沈寒,直接将尤万英的毒雾化身斩灭。

那可是虚妄境强者的化身。

即便化身是吞虹境七层,可化身的操御之人可是尤万英这样的虚妄境强者。

化身带着虚妄境强者的经验,理念。

按理说,生擒下沈寒才是正常的。

可偏偏这毒雾化身,就是被斩灭了。

两人一刻未歇,一直赶路了好几个时辰。

停下之时,吞虹境七层的喜贵,都忍不住喘着粗气。

这几个时辰的赶路,他几乎是用迎敌的全力在赶路。

一旁的闾欣蓉连忙摸出一枚丹药,喜贵也没有纠结,直接将之吞服。

停了一刻钟不到,喜贵让闾欣蓉再度出发。

可以走得慢些,但是不能够停下来。

“喜贵叔”

看闾欣蓉吞吞吐吐地开口,喜贵叔偏头看了她一眼。

“是不是觉得这样逃走,有些丢脸,过于露怯?”

喜贵轻声开口,目光此刻却望向前方。

闾欣蓉不说,但是喜贵明白她就是这个意思。

“今日我们要是逃得晚些,喜贵和欣蓉你的命,都会丢在那荷丘山。

你们之前对沈寒的评估预测,完全谬误。

那个沈寒,至少都有吞虹境七层的实力。

而且,他似乎还有很多手段,高深莫测的手段!”

喜贵说到这里,脸上隐隐间还带着一丝后怕。

差一点,差一点就是他喜贵去迎战沈寒.

要是去的人是他,被斩灭的就不是那道毒雾化身,而是他的身体了。

半雾之前身死,灵堂就短暂地设立在九天府。

作为九天府的护卫长,喜贵自然也去看过半雾的尸身。

那枯萎破败的模样,令喜贵都有些胆颤。

要是出手的人是他,恐怕他也会这样枯萎的死去吧。

“喜贵叔,那这些仇怨,我就没法报了么.”

闾欣蓉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竟然现在还在提报仇的事情。

一旁的喜贵听到这话,都有些无语地看了她一眼。

“你两次遭遇这个沈寒,还能捡回一条命,已经是天大的幸运。

报仇之事,根本不是伱这个层级,我这个层级该考虑的事情。

要对付沈寒,至少也得吞虹境巅峰。

关键是,我们根本看不透这人到底是什么实力,还有什么手段。

毒雾化身,不该这么容易被斩灭。

可偏偏就是.”

喜贵不想再说更多,领着闾欣蓉快速地朝着九天府的飞去。

荷丘山。

那些围观的各宗弟子,全都鸟兽散地逃了。

一个个都吓得不行,都怕沈寒迁怒于他们,对他们动手。

这里面,有好多宗门其实已经和虎峰山庄协商好,会帮助寻找沈寒的踪迹。

他们担心沈寒会因为这个原因,对他们下死手。

事实上,沈寒没有那么无聊。

自己没必要再去给自己树立不死不休的敌人。

现如今对于自己而言,需要做的事情其实很简单,就是除掉虎峰山庄。

将虎峰山庄对自己,对自己身边人的威胁降到零点。

没有了虎峰山庄,又还有谁会无聊地再来对付自己。

自己一个修行旧法之人,不与他们争夺修行新法的资源。

可以说,与他们那些人根本没有利益冲突。

自己展示出足够的威胁,这些人思虑一下利弊,都是聪明人,知道应该怎么办。

在周围之人逃散之时,沈寒也向着喜贵和闾欣蓉逃离的方向追去。

给人一种假象,就是沈寒去劫杀他们俩去了。

事实上,沈寒中途便寻了一个隐匿之处停歇。

自己使用出《神渊诀》强行提升实力,反噬之力恐怖,不能一直开启。

更不可能这个状态去追敌。

此外,现如今自己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首先就是噬灵镜,自己对于噬灵镜的使用,还非常非常的基础。

它之前所展现出来的实力,和自己手中的发挥,天差地别。

将噬灵镜研究掌握娴熟后,才该是自己再度出手之时。

沈寒能够确定,噬灵镜会让自己的实战之力,有一步跨越式的提升。

依靠此物,自己对上虎峰山庄才会更有些底气。

尤万英的毒雾化身被破之事,在一个时辰内,就完全传开了。

此外,当时在现场亲见的人很多,且都是各大宗门的亲传弟子级别。

这些人看了全程,自然是将所见所闻,尽数汇报给了宗门长辈。

毒雾化身怎么被斩灭,尤万英的核心弟子怎么又死一个,全都被传了出去。

这么护短的虎峰山庄,投入了那么多资源对付沈寒的虎峰山庄。

今日,本以为是毫无悬念的终结。

可是最终,却落了个这样的结果.

一些宗门已经开始重新审视之前答应虎峰山庄的事情了。

能够斩杀吞虹境七层的强者,神出鬼没,难以找到他的踪迹。

手段未知,性情不明

这样的人,真的能够随意得罪吗?

不少宗门已经开始深刻反思,反思到底还该不该帮着虎峰山庄对付沈寒。

如他们所想,现在的沈寒,根本不是他们想象中的那个实力。

他们以为的,沈寒可能也就比半雾强出一截。

大概率在吞虹境三层左右。

可是现在来看,沈寒可能要吞虹境巅峰的强者,才能够应对了。

吞虹境巅峰,这等实力基本上都能成为宗门长老了。

对付这样的敌人,之前虎峰山庄送出去的资源,可就显得不值一提了!

之前看着那么大方,送那么多。

但那是对付吞虹境三层左右之人的价钱,现在看,哪有够。

一些性急的宗门,已经安排人,将资源送回给虎峰山莊。

精通隐匿,偷袭的沈寒,实力又有吞虹境七层左右。

这样的敌人,多数宗门还是选择不去招惹。

毒雾化身被斩之后,尤万英便失去了对现场的掌控。

她怎么也没有预料到,自己炼化出来的毒雾化身,会被沈寒这样斩灭。

毒雾化身被灭之时,尤万英已经感觉到了,肯定要出大事。

她拼了命地往荷丘山赶。

在两个时辰后,收到了传音。

吴刻身死,至于沈傲,说是没看到他在哪儿。

听到这个消息时,堂堂虚妄境的强者,竟然整个人一恍惚,从寥天上坠落而下。

地面上,被砸出一个硕大的坑来。

这种坠落之伤,对于尤万英来说,自然没有任何影响。

但是心头之伤,却是让她痛苦不已。

玉烟,半雾,吴刻

一个接着一个.

从坑中爬起,周围是一片荒野山林。

一些猛兽似乎也注意到了有东西坠落,看到尤万英从坑中讷讷地站起。

这些猛兽眼中带着一抹猩红,它们大概以为,来了一顿大餐。

下一刻,尤万英只是盯了这些猛兽一眼,它们便碎裂开了。

从坑中走出,尤万英根本都没有多看这些凶兽一眼。

现在的尤万英,感觉自己的身体有些重。

三个死去徒儿浮现在她的眼前。

尤万英试着去触碰他们,伸手之间,他们的身影却像水波一样荡开

虎峰山庄的长老,一辈子也就那几个徒弟,可不像有些宗门几十成百的后辈徒弟。

她的徒弟,都像是自己亲生之子那般。

可是这不到一年的时间里,她已经失去了三名徒弟。

恍恍惚惚地向前。

这应该是尤万英第一次浮起后悔之意。

对云府,对小遥峰出手,对付沈寒,其实是没有获利的。

她之所以出手,就只是单纯地替沈傲出气,想要帮他解决心中的桎梏。

可就是这么随性的举动,没有给虎峰山庄带去丝毫的利益,反倒是让她尤万英死了三个亲传弟子。

要是能够后悔,她尤万英绝对不会那般.

半雾,吴刻,玉烟身死,沈傲下落不明.

虎峰山庄宗门之中,山庄庄主亦是呼唤所有人回庄。

对于尤万英,更是催促她立刻回宗门。

沈寒的这些表现,已经表明虎峰山庄之前的安排,完全谬误。

虎峰庄主之前说的什么,要维持山庄的威严,什么名望。

现在都要重新盘算。

尤万英的毒雾分身都不是对手,那在虎峰山庄里,基本就只有长老辈才能对付沈寒了。

这样的实力,虎峰山庄再想对抗,已经没有那么容易。

山庄之中,长老就只有那么几位。

即便全部安排去对付沈寒,能造成多大的影响?

何况,沈寒修行的是旧法。

这次暴露,本就是个意外。

以后想要抓到沈寒,只会是更难。

别说抓到,就是发现沈寒,都难。

并且,沈寒能够斩灭尤万英的毒雾化身。

那么虎峰山庄长老之下的人,人人自危。

这是真真正正的人人自危。

长老之下的弟子,护卫等等。

甚至是山庄的堂主之类的,实力稍有不济,他们碰到沈寒,很有可能就会殒命。

想到这里,尤万英没有再赶往荷丘山,而是立刻转身回山庄。

她知道,这件事情的发生,影响会非常的大。

千尽殿。

消息传到宗门之时,千目凡和唐晨阳立刻收到了警告。

不准再去招惹沈寒,甚至禁止对外说对沈寒的仇怨,连说都不准说。

&|天才一秒记住 言情小说 s23us.c o mnbsp; 千目凡和唐晨阳两人,初听这个消息时,感觉整个人都是懵的。

沈寒的年纪,要比千目凡小。

但是这份实力,沈寒不知道超越了他多少

以前还想着,怎么盖过沈寒,解开心中桎梏。

来到这南天大陆才几年,反倒是沈寒这个未修行新体系之人,提升得比他们还要快出不少。

都说仙人境三品到二品,旧法至少要七八十年。

可现在,沈寒这才花了几年?

而且沈寒的出现,也让南天大陆的人,重新了解了一下旧法修行。

很多人不屑一顾的旧体系,并没有想象中的弱。

旧法修行极其容易隐匿身形,在实战之中,旧法修行者占尽了先机。

或许正面交手里,修行旧法并不占优。

毕竟修行新体系之人,实力境界通常要高出不少。

但是实战之中,旧法修行是完全有可能以弱胜强的。

对于宗门的安排,这一次千目凡和唐晨阳两人,完全没有异议。

沈寒所展现出来的实力,已经脱离了年轻一辈。

差距变大,嫉妒就变成了仰望。

犹如以前在大魏,千目凡对沈寒,也只有仰望,没有嫉妒。

千尽殿那边的反应,虽说很剧烈,但是比起五仙城来说,仍旧差远了。

按理说,现如今沈寒仍旧是五仙城亲传弟子才是。

这个名头一直都没有摘掉的。

五仙城很多人都认识沈寒,特别是和唐晨阳交手那次,大部分人都见过沈寒。

之前宗门几次摇摆,一会儿给沈寒亲传弟子头衔,一会儿又收回。

闹得沸沸扬扬的,沈寒的名字更是人尽皆知。

五仙城副宗主的授意之下,是准备帮助虎峰山庄去抓沈寒的。

但今日这些消息传来之后,五仙城各种反对的声音,开始不断涌出了。

之前答应虎峰山庄对沈寒出手,最大的一个原因,是副宗主贪图那一大笔资源。

同时,想着和虎峰山庄走近,可以少些麻烦。

护着沈寒,不如交好虎峰山庄。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副宗主的选择也有足够的理由。

当时众人的反对意见,主要集中在这样做太过于无情。

沈寒毕竟是宗门亲传,不护着也就罢了,还对付别人。

并没有人觉得,选择虎峰山庄,会给五仙城带来多少不利。

情义与利益,副宗主选择了利益。

可是今日这件事的传来,好像一切都不对劲了。

沈寒斩灭了尤万英的毒雾分身。

这等实力,已经不是普通的弟子,护卫,堂主能够对付的了。

万一沈寒记恨五仙城,反过来对五仙城报复出手.

虎峰山庄人少,集中保护还算是简单。

五仙城能保护得了吗?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