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沈寒的消息很快传开。

之前与沈寒一起做任务的众人,听到这个消息之时,都有些懵。

各种确认是不是真的。

当确认沈寒是个隐藏的强者,他们的脸色变得愈发难看。

一个个的,都开始回想自己当时,有没有得罪过沈寒。

有几位想起自己似乎在沈寒面前摆过臭脸,更是担忧无比。

伴随着这些传出来的,还有灵秀国的巨大变动。

老国主退位让贤,大皇子继承国主之位。

而沈寒,更是被尊为国师。

仅仅一夜,灵秀国的朝局便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对于外界的消息,沈寒却没有去多理会。

借此机会,在灵秀国的库房之中,看了看有没有什么合适宝物。

但是看下来,却根本没有发现什么好东西。

只有几株草药,有些提升身体的裨益。

除此以外,基本上没有什么好东西。

将草药炼制成丹药服下。

坐在庭院之中,静静地等待着结果出来,看看那个所谓的河山宗,是不是真的有自己要找的东西。

休息时,沈寒与施月竹的闲聊之中,听到了虎峰山庄最近的手段。

将大魏分成数块,地毯式的排查。

这个方式不会出现遗漏,但是有一个大问题,就是慢。

但最近,虎峰山庄的人,在正常排查之下,又安排了些人,随即抽取一块区域查探。

因为随机,所以就有可能,恰巧撞到云府小遥峰众人所在的区域。

这一个可能的出现,就会让人心慌,人心惶惶。

心里面会一直吊着,一直惴惴不安。

担心某天就是那般倒霉,正巧撞到。

这种手段,其实就是想逼得云府和小遥峰人犯错,逼得他们冲动。

只要一乱,就会很容易出现纰漏。

听到这些,沈寒亦是忍不住皱眉。

心里面,还真有些担忧。

保证云夫人他们的绝对安全,自己才能够安心。

想到这里,沈寒感觉自己更需要抓紧时间了。

若是能一步提升,自己回去吸引虎峰山庄的注意,或许才能让他们更为安全。

消息逐步传开,已经不仅仅局限在灵秀国。

听说宝月宫宫主的女儿殒命,这一方天地都为之震动。

平城这边,在听到之前有人想要整个城中百姓陪葬。

沈寒虽然已经将之终结,但城中百姓依旧开始疯狂地逃亡。

不少百姓甚至选择离开灵秀国,逃出灵秀国的地界。

宝月宫的名头实在是太大了。

宝月宫宫主死了女儿,可能不只是让平城陪葬,让半个灵秀国陪葬都有可能。

并且大皇子继位,整个灵秀国都有些人心惶惶。

选择逃离的人越来越多。

不过,那夜沈寒的出手,也让很多人对沈寒多了些信心。

或许,沈寒会比那宝月宫的宫主还要厉害。

事情发生的第三日,派去河山宗的人回来了。

前往之人抄录了图形模样。

沈寒拿出来和自己地图相对比,很是相似,大概率所指的就是那个地方。

“那个什么宝月宫的人,还没有来吗?”

沈寒原本想着,这里得不到线索。

那势力更为强大的宝月宫,或许可以让自己得到些消息。

但现在自己通过灵秀国就得到了对应线索,并不太需要宝月宫了。

沈寒心中之想并没有对其他人说。

若是其他人知道沈寒这番想法,可能心头都会为之癫狂。

宝月宫,是这一方天地站在最顶端的宗门之一。

甚至在最顶端的宗门之中,宝月宫也是属于能够排在前面的。

可是沈寒,竟然把宝月宫当成呼之即来,挥之即去的势力.

“尊者,宝月宫实力强大,我们这些人连靠近宫殿百里的资格都没有。

所以他们如何,我们外人很难知晓”

大皇子轻声解释着,脸上带着些为难。

其实不只是宝月宫,那种强大的宗门势力,都是设有禁域的。

禁域之中,未得邀请之人,若是自身没有什么身份实力。

敢涉入其中,很可能连性命都留不住。

甚至被直接绞杀,都是常事。

听到大皇子的解释,沈寒忍不住皱了皱眉。

“你们想个法子催一催,信函,传话,或者对外放话都行。

我可没有兴致,在这里一直等着他们。”

沈寒的这些话,周围听到的人都有些惊颤。

那可是宝月宫!

这样惹怒宝月宫,也着实太狂妄了些。

不过转念一想,沈寒连宝月宫宫主的女儿都灭了,还谈什么惹怒不惹怒。

仇已经这么深了,还管其他。

入夜,不少强大的气息快速地靠近。

感受到这些气息的到来,沈寒随之从屋子里出来。

让人通知大皇子他们,准备接客。

很快,周围已经燃起了无数火把。

漆黑的夜空之上,满是熠熠火光。

坐在庭院中,沈寒看向来人。

今日来的人有很多。

但是除了站在最前端那些人,其他人都很识趣地站得远远的。

不出意外,这些人是来此看热闹的。

宝月宫,这一方天地的顶尖强者。

他们出手,自然会吸引很多人前来观摩。

来人都浮于寥天之上,脚踏虚空,看起来真有几分高人模样。

“站在最前面,是代表着你是宝月宫的宫主?”

沈寒看着站在最前面之人,开口问道。

眼前之人,满头白发,白须凌乱。

展露出来的气息,确实比起其他人要厉害不少。

他已经有洞天之境七层的实力。

境界之上,能够比肩仙人境三品,算是能有一战之力。

闻言,站在最前面的老者却不回答沈寒的话。

手中一把长剑现出,提起长剑指着沈寒。

只是这把剑,没有出鞘。

“有没有人说一下,此人是宝月宫的宫主吗?”

看此人不开口,沈寒索性向身周之人询问。

片刻的沉默之后,围观的一个肥硕男子笑着开口了。

“光华尊者可不是宝月宫的宫主,但他是宝月宫第一的强者。

宝月宫上一任宫主有意让他接手宫主之位。

但是光华尊者醉心于剑,不愿当这宫主。

阁下之前那般狂傲,敢绝宝月宫宫主幺女之命。

今日面对别人光华尊者,不知道能不能将那把剑给逼出鞘呀。”

肥硕男人的言语之中,带着茫茫多的戏谑。

他这一番话说罢,似乎把其他人的话匣子也给打开了。

“这二十多年里,挑战宝月宫的那么多人,好像只有一人把光华尊者的剑,给逼出鞘了吧?”

“剑神乘风道人,就他将让光华尊者的剑出鞘,只是他的下场也最惨.”

此话一出,一些不知详情的人忍不住开口追问。

“光华尊者的剑出鞘之后,便不会留手。

乘风道人也没想到,剑锋出鞘,光华尊者的实力会提升那么多。

一只手在接剑之时,被震碎了。

所以现在,乘风道人的一只手是废的,连提起都不行”

不少人听到这些,都露出一抹同情之色。

剑神,剑中之神。

能得如此称号的乘风道人,竟然会落得这样一个下场。

听到旁边之人说的这些言语,沈寒依旧平静淡然。

但不少灵秀国的人,被吓到了。

剑神乘风道人,不过仅仅逼得他剑出鞘。

眼前这个光华尊者,应当是怎么样的实力

要知道,乘风道人的实力,都足以横扫整个灵秀国。

那就更不用说这位光华尊者。

说话之间,身后一个中年人向前冲出几步。

“尊者,让晚辈出手吧。

我那妹妹死在他的手下,身为人兄,自是该为妹妹报此深仇。”

这冲出来的中年人,是宝月宫宫主的二儿子。

也是死去府主夫人的亲兄。

两人虽同父异母,但自小一起长大,感情极好。

听闻自己妹妹殒命,他不听劝告,也要跟着来。

看着他往前,光华尊者却立刻拦住了他。

“少主若是信得过老夫,就别插手。

待擒下此人之后,自是有时间留给少主。

到时候,什么怨,什么恨,再行清算。”

听到他这般说,这位少主也只能停下。

他们絮絮叨叨地说了那么多,沈寒也踏上虚空,浮于寥天之上。

看到沈寒竟然主动上前,光华尊者似乎冷哼了一声。

“乘风之后,世间已经找不到能逼老夫剑锋出鞘的人。

听闻你也是用剑之人,希望,能够给老夫带来些许惊喜吧。”

说话之间,光华尊者再度向前一步。

周围之人,也都屏气凝神。

这般顶尖强者出手,着实少见。

“人言剑无极,但老夫一直相信,这手中之剑肯定有极致。

一生所求,就为这剑的极致。

今日你落于老夫之手,老夫会尊重你剑者的身份。

败于我之后,你的佩剑会随你一道下葬。

待老夫悟剑之极致,亦是会将这些感悟,坟前告知于你。”

这个时节,夜里已经没有吵闹的虫豸。

只有火把燃烧之时,偶尔弹出噼啪|天才一秒记住 言情小说 s23us.c o m响声。

每次跳出这般响声时,火光亦是跳动一下。

熠熠火光之下,光华尊者的身形动了。

这一方天地,拥有仙人境的实力,便是足以傲然世间。

手中剑锋仍未出鞘,他那张老脸上满是淡然之色,无比的自信。

只是还未靠近,数道剑影便如雨一般,坠落倾泻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