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寒坐在一旁,听着众人的讨论。

沈业和沈傲两兄弟,都是同一种人。

心里面想着的,只有自己。

自己以前受过的委屈,自然是要一一还回去的。

“对沈业的这些,我告诉你们还只是小打小闹。

沈傲真正的报复,肯定是落在沈寒头上的。

他对沈寒极度仇恨。

在沈寒手里,丢过好几次脸。

之前有一段时间,这沈傲还有些疯癫,都是被沈寒给吓得。

听说沈寒踏入了仙人境,觉得自己一辈子都要被欺压。

整个人的心境都崩塌了。

你们看看,现在和沈寒走得近的势力都是个什么下场?

我看那,沈寒恐怕这一两年里,都不会再回来了,肯定在那边躲着呢。”

一群茶客的闲谈,沈寒听到这里,也就没有再往下听。

按照施月竹给自己的位置,继续赶路。

路途之中,沈寒想了很多。

有一点很是确定。

沈傲这人无比记仇,没有复仇自己,恐怕是不会放弃。

即便隐匿起来,小遥峰和云府仍旧是时刻面临着危险的。

不出意外的话,沈家那边,应该已经对外许下了一些好处。

只要能够让找到小遥峰,云家人藏匿之地,就可得些好处。

沈寒一路往前,同时也在不断地给自己心理暗示。

小遥峰和云家都选择离开居住之地,说明问题必然是很严重的。

小遥峰千年底蕴,都需要弃宗门离开。

足见这次的危机,是多么的凶险。

沈寒其实有些担心,担心他们现在过得非常糟。

正是因为这份担心,所以这段时间里,沈寒和云夫人传音,和施月竹传音。

都没有问她们的近况如何。

她们大概率,是不会将困难尽数描述出来。

但是同时,自己也不敢去听

距离施月竹所说的位置越来越近了。

周围都是农户的田地,就是村落的模样。

那个位置沈寒其实知道。

那里曾经是云家的药园,以前种了很多的丹药,雇了很多农户去劳作照料。

云家当初要是没有这些药园,最开卖那些低品丹药,便是要亏钱。

不过这些年里,这些药园早都荒了。

药园虽然离安阳城不远,但是很是偏僻,除了当年那些农户以外,应该没有多少人知晓。

按照施月竹所言,沈寒走到约定地点时,仍旧没有看见能住的屋子。

再往前走一段路。

眼前,是略显荒凉的山脉。

山脉绵延不绝,山体上虽然青翠,却全都是杂乱的荒草。

巡视之间,沈寒终于找到了一个山洞入口。

往里面走去,这个山洞竟然有些深。

虽然是夏日,但是这里面还有些冷。

一路往山洞之中走去。

似乎是听到声响,一道人影手执长剑拦在沈寒的面前。

两人对视着,周围的一切好像都静止了一般。

“我回来了。”

沈寒轻声说着。

声音落下之际,施月竹轻轻踏步

将沈寒抱住.

整张脸埋在沈寒的肩膀上.

看眼前的环境,沈寒已经知道有多难了。

“山洞之中,有多少人?”

两人抱在一起,感受着怀里的温润,沈寒却也忍不住开口询问。

“一起来的,不到百余人.

小遥峰的很多弟子都已经遣散,只有部分核心弟子一同来此。

云家这边,除了家族核心,其他人也都已经分散开。”

施月竹轻声说着,没有给沈寒说伤亡之事。

但是沈寒明白,这番大劫,不可能无人伤亡。

两人轻声交谈着,一步一步往山洞之中走去。

山洞在以前,是云家用来储存药材的地方。

这里面温度较低,还很是干燥,所以很适宜储存之用。

可储存药材的地方,又怎么可能适宜居住呢?

沈寒随着施月竹往里走。

这里面的居住环境,如何才能配得上云夫人说的还不错

“小遥峰遇到了些麻烦,但事实上,其他势力也过得不太好。

各方势力纵横百年,皆有仇敌。

若是仇敌那方,在南天大陆之中得了势,大的危机变数,也就来了。”

说话之间,沈寒忍不住驻足,转头看向施月竹。

“月竹,你与那虎峰山庄的人,交手过吗?”

闻言,施月竹面色严肃。

事情发生其实并不算久远,沈寒从千目凡那里听闻了消息时,事情才发生几日。

到现在为止,也不到一月时间。

此外,施月竹对此记忆深刻,又怎么会记不清楚。

“那人展露出来的威压,在大魏从未见到过。

和仙人境二品截然不同。

甚至挥手间的气势,我们都需数位仙人境强者,才能够勉强抵御。”

施月竹不想将事情说得太难。

可是,那日所遭所遇,绝对比她说的还要凶险。

“在那人面前,应该只有她才配被称为仙人。

我们,太过于渺小”

若是没有经历过,施月竹绝对不会说那些丧气话。

一路山洞之中走。

凹凸不平的山壁上,挂着好些油灯。

火光灰暗,但是总归能借一下光。

以前堆积药材的储藏室,现在在地上铺着干草,就是一个临时的床铺。

干草之上,便是躺着养伤的人。

顾思敏,岑云子

这些小遥峰的仙人境强者,甚至岑云子已有仙人境二品的实力,亦是伤得不轻。

“得了《不息功》的好处,我所受的伤势虽重,却也很快就痊愈。

但是师兄师姐,他们.”

仙人境的气血强盛,想要让仙人境重伤,在大魏时是很难的一件事情。

可是这一遭,几乎所有人都伤势不轻。

甚至可能已经伤及根本。

“是行川真人救了大家吗?”

“师尊燃烧自身精气,才勉强抵御住那人”

大魏强者之中,行川真人的实力绝对是最强的几人之一。

大魏皇室背后的那个强者,也就与行川真人实力相当。

可即便实力达到了这般,面对虎峰山庄来人,仍旧只是勉强抵御住.

两人走到一处空室。

行川真人疲惫地躺着,眼睛紧闭着。

比起自己上一次见到他时,不知道苍老了多少

沈寒和施月竹静静地退了出来,没有打搅其他人休息。

“云家在南侧的山洞,那边要潮湿不少,环境要糟糕很多。

把这里都让给了我们.”

看着众人的状态,沈寒已经能想到当时的凶险。

或许,能捡回一条命来,都已经很不错。

山洞里很黑,甚至让人分不清白天与黑夜。

沈寒与施月竹两人从山洞中走出,小心翼翼地往南侧走去。

“沈家那边,给出了很多好处,以换取我们的消息。”

施月竹轻声解释着,沈寒也明白其中原因,点了点头。

两人一路沉默,往云府所在的山洞走去。

这里的山洞,顶部在梅雨天常常有水渗进。

整个山洞显得阴寒潮湿,很是不适合人的居住。

沈寒和施月竹一起走进。

当看到沈寒之时,云家人都愣住了。

云夫人和小彩铃两人,顿了顿,随之一下子扑了过来。

“你怎么这么犟,让你别回来,偏要回来”

虽然抱着沈寒,眼泪花都要包不住了,但是嘴上都还是责怪。

身侧,云府还剩的人都围了过来。

沈寒偏过头左右看了看,也只有几十人了。

“进去坐坐,进去坐坐。”

说话间,云夫人领着沈寒施月竹往里面走去。

没有茶水,只有喝些白水。

山洞之中,好几处都在渗漏。

即便是住人的地方,都依旧很潮湿。

众人在一处坐下,相谈。

行走之间,沈寒注意到了很多云家人的神色。

他们的脸上,对自己带有很多的不满,埋怨。

沈寒明白,那沈傲之所以会引强者来攻击云家和小遥峰。

其实都知道是沈寒的原因。

是沈寒与沈家之间有仇怨。

他们这些府中边缘一点人员,和沈寒又没有太多感情。

实际上,即便是云霜这样的云家自己人,引来了这样的大祸,他们也是会埋怨的。

沈寒能理解他们的感受。

原本富足的生活,落得现在这般。

别说过得很好了,就是基础的安全都很难保证。

说不定哪一日,就会被从天而降的强者,一招灭掉。

时刻有丢掉性命的危险,精神高度紧张。

心中埋怨,生出恨意,太正常了。

寻了一个清爽些的地方坐下。

几人坐下相聊。

沈寒左右看了看,提取掉了几个【潮湿的】词条。

沈寒首先询问的,是目前的现况。

云家外祖父那边没有瞒着,直接将实情说出。

现如今最难的难处,就是安全难以保证。

所有人都活在危险之下,终日惴惴不安。

云家经营那么多年,现如今,倒不至于吃不饱穿不暖。

只是无论做什么,都必须小心翼翼。

若是被那强者知晓,众人可能顷刻间,就丢掉了性命。

上一次,有行川真人拼命相护,可是现在,行川真人的伤势都极重。

谁还能来保护

看众人焦虑,沈寒说了一个稍稍好一点的消息。

“其实不必太过于担忧这些。

我们这些休息旧法之人,实力掩藏身体之中。

不展露实力,便可如常人一般隐匿。

我想了想,我们应该换一个陌生之地。

没有人认识我们众人的地方,其他人见到我们,也对我们素不相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