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副宗主,自然也可以逼着沈寒去低头。

只是道歉这种事情,心不甘情不愿,容易多添些事端。

副宗主想要的,是沈寒向唐晨阳低眉俯首。

但是很明显,沈寒并不肯。

“还有多远?”

副宗主漠然发问,若是还有些距离,他准备就不去了。

“就前面那间院子,她们就住其中。”

伸手指了指宋小蝶的院子。

两人见到沈寒所指的院子。

那里分明就是内门弟子才能租赁下的小院。

“你这孩子带我们到这里,莫不是你要引荐之人,本就是我们五仙城的弟子?

还是内门弟子?”

副宗主已经不只是眉头紧皱,还有些生气了。

身侧,思治长老也忍不住皱着眉头,看向沈寒。

“沈寒,今日副宗主也在,你就别胡闹了。

本就是五仙城弟子,她们若是真有天赋实力,宗门自是早就发掘。

宗门的弟子身份,有着严格地筛选标准,并非随意而行。”

听到这话,沈寒也没有去争辩,只是轻声回了一句:

“但宗门,确实没有发现她们天赋.”

听到这些,副宗主似乎都被气笑了。

“你想要引荐的弟子,怕不是跟着你修习旧法之人?

老夫着实想多了些,浪费时间来此。”

副宗主说话间,更加快了些步子。

已经到门口了,干脆就看看。

顺道借此机会,斥责众人一番,撒撒心中的烦闷不悦。

最近一段时间,因为沈寒的事情,已经弄出了好多麻烦事。

副宗主有些时候,想要撒气。

想了想,却又感觉怪不到沈寒头上。

眼下这件事,简直就是在给他一个骂人的机会。

院门早已打开。

宋小蝶和宋小冰两姐妹,听说副宗主也一道前来,也做了些准备。

几人走入院中,副宗主抬眼便扫了扫两女,顺道看了看她们的实力。

这个年岁,这个实力.

眼前两女,并不是沈寒那样修习旧法之人。

虽然不是那种最差的情况。

但是宋小蝶宋小冰两姐妹,实力着实差了一大截。

其他亲传弟子,还不是那种顶尖的亲传弟子,都比两人的实力境界强出一截。

这也就说明了,两女的天赋一般。

“厚土楼内门弟子,宋小蝶,拜见副宗主,长老。”

“厚土楼外门弟子,宋小冰,拜见副宗主,长老。”

两女的自我介绍和问候,思治长老听闻后,皱了皱眉,但还是点了点头。

而副宗主则是一点反应都无。

顿了顿,转身看向沈寒。

似乎想说些什么,可以话到嘴边,却又咽下去了。

随之副宗主看向一旁的思治长老。

“思治,你现在能看到随手之举所带来的影响了吧?

将沈寒纳入亲传弟子,就是坏了五仙城的规矩。

之后,会有越来越多的弟子,自觉得天赋潜力超群。

吵着闹着,想要你将他们拔为亲传弟子。

到时候你当如何?

一个一个地解释么?”

副宗主平静地说着,言语之间,尽是责备之意。

“规矩就是规矩,想要踏入亲传弟子之列,至少就要解开六道束缚。

没有达到此条标准,便是宗门长老的后辈,都不允许。”

|天才一秒记住 言情小说 s23us.c o m 副宗主说这些话之间,宋小蝶和宋小冰两姐妹的秀眉早已是紧蹙着。

她们又如何听不出来,副宗主今日说的这些话,分明就是在针对沈寒。

解开八道束缚的天才,正常来说,已经狂傲得不行了。

但宋小蝶和宋小冰两人,她们确实是后天得来的天赋,要沉稳一些。

此外,她们俩都是看在沈寒的引荐,才会这般稳住。

解开八道束缚的天才,想去哪个宗门去不了。

眼前副宗主话中之意,已经有贬低她们俩的意思。

“思治,你觉得如何?

现在看也看了,可准备将她们俩纳入亲传弟子?”

听到副宗主这话,思治长老皱着眉头,朝着他微微躬身。

随后又看向沈寒和宋小蝶两姐妹。

“亲传弟子的要求严苛,可能你们在参悟功法之上,有着自己的独到之处。

但是正如副宗主所言,五仙城的规矩,就是规矩。

沈寒,寻觅弟子之事,你不必担忧。

老夫与思辛掌院可以处理。”

思治长老说完,便准备与副宗主离开。

思治长老有些失望,他以为沈寒引荐之人,说不定会有些异彩。

毕竟沈寒虽然不修行新法,但是确实是有些天分的。

可引荐来的宋小蝶和宋小冰,思治长老一眼看去,实在是瞧不出什么特点来。

此外,两人都是厚土楼的弟子。

要是真有天赋潜力,应该早就被厚土楼引荐上去了。

看到两人离开,宋小蝶和宋小冰两人却都很平静。

真正有实力有天赋之人,才不会在意其他人是不是看得起自己。

以前,她们俩可能还会想着,期望着,能不能来一个宗门高层看中。

投入资源培养自己。

但是现在,两姐妹都不在意这些了。

你们不愿,有的是人愿意。

沈寒看了看两人,迟疑了片刻,开口叫住了思治长老。

“思治长老,您今日来都来了。

还是看看两位的天资如何吧。”

闻言,思治长老未开口,副宗主却是眼神一横。

“沈寒,胡闹也是有限度的。

今日来此,已经浪费了很多时辰。

难不成,是觉得我们这些长辈,连识人都做不到?

她们两个小辈的天赋如何,还有必要去亲自测测吗?”

副宗主已经有些不耐烦,说话带着呵斥之意。

而沈寒听到这话,顿了顿接话:“或许,有必要.”

思治长老听到这话,连忙轻声劝慰副宗主。

随之向前走了几步,走向宋小蝶宋小冰两姐妹。

思治长老其实是听明白了的,沈寒都这样说了。

那肯定两姐妹是有些本事的,否则,沈寒不会这般说着,让他过去。

只是,这份本事足够优秀吗?

沈寒虽然是好心帮忙,但在思治看来,他还是希望,沈寒不要再来掺合这些事情。

“屏气凝神,不要抵御老夫气息探入。”

思治长老交代了一句,随即开始查看宋小冰的天赋潜力。

现在已经夏中,周围植株带着生机,青翠且茂盛。

气息探入,思治长老原本的脸上,是眉头紧皱。

因为副宗主的责备,他心情如何好得了。

但是很快,眉头虽然还在皱起,但是其中带着的,却是一抹疑惑。

思治长老,明显是发现有些不对劲。

收回手,他偏过头看了看宋小冰。

迟疑了一下,又重新伸出手,气息探入.

随着气息的探入,脸上的疑惑逐渐变成了诧异。

很快,脸上的诧异越来越浓。

转头看了看沈寒,发现沈寒望着他露出一抹浅浅的笑意。

此刻,思治长老终于明白了。

为什么沈寒会说那些话,会强调说,看看宋小冰宋小蝶两姐妹的天赋。

已经站在院门口的副宗主,看到这一幕之后,神思也浮起了一抹诧异。

“思治,有什么异况么?”

说话间,副宗主亦是向前走了两步。

走到宋小冰面前,伸手,准备自己亲自测试一下她的天赋潜力。

而看到副宗主有些粗鲁地伸手,思治长老一把抓住。

“副宗主你可注意些,别伤着孩子”

以前,思治长老哪敢这样和副宗主说话,言语中,言必称您。

这是最基础的。

但是今日,思治长老感觉自己有这份资格。

听到思治长老的语气变化,副宗主也隐隐感觉到了一些什么。

轻轻将气息探入宋小冰的身体之中。

很快,他也明白了,为什么思治长老敢这样与他说话。

“八道束缚.

是解开了八道.吗.”

不过倏忽之间,说这话时,副宗主的言语竟有些结巴,吐字都断断续续的。

闻言,思治长老亦是点了点头。

之前的诧异,此刻已经全都变成了惊喜。

看向沈寒,眼神中亦是投出一道感谢之意。

解开八道束缚的天才,十个唐晨阳也比不上她重要。

“孩子,你叫什么名字?”

“回副宗主,弟子厚土楼外门弟子宋小冰。”

“宋小冰,冰清玉洁,人如其名。”

听到副宗主这话,沈寒都忍不住想笑。

原来,副宗主也会说这些夸赞的话吗?

“孩子你之前,一直是厚土楼的外门弟子吗?”

副宗主此刻还处于震惊与惊喜混合的状态。

解开八道束缚的天才,然后在厚土楼当外门弟子。

“回副宗主,弟子一直在厚土楼的藏书阁登记记录,赚取些贡献。”

在藏书阁登记记录

副宗主明白是什么职位,就是厚土楼藏书阁的接待。

解开八道束缚的天才弟子,去做接待之人。

“这件事,老夫一定会彻查,给你这孩子一个交代。”

闻言,宋小冰却摇了摇头。

“副宗主您不必计较以前之事,我和阿姐只恳请您能照顾照顾沈师兄。

我与阿姐,多亏了他.”

听到这话,副宗主转头看向沈寒,脸上却满是难堪。

就在之前,他说的那些话,还一直在贬低沈寒呢.

此刻,着实有些打脸。

差一点,他这个副宗主甚至就离开了。

解开八道束缚的顶尖天才,很可能因为他这个副宗主的任性,从五仙城离开。

(本章完)